對不起最近囉主忙著回顧舊愛Merthur沒時間填坑對不起XDDD
不過可能偶爾會有些Dunkirk小短篇⋯
It's ok to judge me.XD

【Pinto|RPS】Now That I Know This Is Love 7

【RPS注意!Zachary Quinto/Chris Pine】
#年齡差注意!Pinto相差18歲請注意!

7.

在打工咖啡館偶遇高中同學Joseph之後Chris和他恢復了聯繫,現在Chris又多了一個愛嘲弄他“嫁入豪門”的朋友了⋯。

好消息是Zach已經和Joseph簽約了,Chris知道他一根筋衝到底的老友一定會成功的。

壞消息是Zach三不五時就會拿演戲這件事調戲他,時常在Chris沒有防備的時候突然丟出一句經典電影台詞,想看Chris會怎麼應對。

一開始Chris的回應統一都是給Zach一個白眼,直到某一次Zach丟出“真善美”的台詞,Chris忍不住唱起了“Do-Re-Mi”,誰叫他就是太愛唱歌了沒辦法。Zach為他的歌聲大驚小怪起來,說什麼他是天籟美聲,此後無所不用其極的逼他唱歌,就再也沒拿電影台詞煩他了。

今晚,Chris要陪伴Zach一同前往一場慈善酒會,雖然Zach沒有逼迫他,但Chris看得出來Zach滿心期盼他答應,Chris沒有猶豫便同意了。

結婚六個月以來Zach第一次提出這樣的要求,Chris這才發現Zach過去都獨自出席商業酒會。以Zach的已婚身份來說,出席重要場合總是未攜伴侶似乎面子掛不住⋯即使Zach再三保證自己單獨出席不是問題,Chris還是責怪Zach太晚提出要求。

「如果你需要我,只要說一聲就行了,用不著處處為我設想。」Chris看著鏡中的自己,與平時截然不同,他身著Zach為了今晚的酒會替他量身定做的定制西服,三件套正裝,窄身收腰的西裝和貼合腿部曲線的西褲,像個貴公子的他幾乎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我總是需要你,但我不能這麼自私。」Zach傾身在Chris耳邊耳語,順手撫平他的領帶才退開,欣賞Chris面紅耳赤的腦羞神情。

「說話就說話,犯不著裝神弄鬼在我耳邊說,混蛋。」Chris嘟噥著,以他自以為Zach聽不見的微弱音量。

他們乘坐豪華禮車前往會場,Zach在有可能攝入酒精的應酬場合都會讓司機來接他。

「我以為你只有三台車。」Chris按耐著驚嘆,好奇的四處摸摸看看,他沒想過自己有一天能親自坐進只在電影裡看過的加長禮車,這兒還真的有冰櫃和洋酒!

「我從沒駕駛過這輛車,有時候我都遺忘它了。」Zach解釋道「它平時都待在保養廠,需要它的時候我的司機會去取,我也不介意借給需要它的朋友,如果你喜歡就送你了。」

「也不是喜歡⋯就只是很酷。」Chris堅定的用力搖頭,拒絕接受這麼奢侈的禮物。

「你就這麼不需要我嗎?」Zach把臉埋進手臂,一副難過想哭的模樣,滑稽的演技讓Chris咯咯笑出聲。

「我需要你呀,是你不是其它東西。」

Zach抬起頭愕然地看著Chris,後者歪著頭,然後才驚覺自己說了什麼頓時滿面通紅。

「我是說——」Chris慌亂的揮動雙手,但馬上就被 Zach禁錮在懷裡,雙唇被拽進一個濕熱又暈眩的舌吻之中。直到Zach放開了他,Chris還是感到暈乎乎的。

+++

Chris本以為自己今晚會顯得格格不入,舉辦在五星級酒店的慈善晚宴肯定會使他尷尬的無地自容。實際進入會場後,其實沒有Chris預想的那樣糟糕。

許多衣著正式的商業人士主動上前向Zach打招呼,而Zach也毫不避諱地將“我的丈夫Chris Pine”介紹給他們。

Chris無從得知Zach的商業夥伴是怎麼想的,每個人都掛著完美的有禮表情,少數人甚至帶著讚賞的目光與他握手致意。

雖然場面不糟糕也不尷尬,但相同的場景重複了10幾次之後Chris感到頭昏眼花,他根本記不住任何人的名字和長相。Zach顯然早就發現Chris待不住了,他安撫性的揉捏Chris的肩膀,在他耳邊低聲說道:

「去自助吧台等我,我很快就過去。」

「自助吧台?」Chris的雙眼亮了起來,用興奮的眼神詢問Zach:「這裡有提供食物?」Zach哈哈笑起來。

「當然,酒會的基本要素就是提供酒水和開胃菜。現在去吧,我相信有你喜歡吃的。」這是當然,Zach可是親自確認菜單的主辦贊助商。

Chris露出亮麗的笑容朝Zach揮手離開了,他倉促的背影寫著大大的“解脫”兩字。Zach難忍笑意,Chris實在是太可愛了。

到了自助餐吧台的Chris興奮極了,雖然每道小點都是易入口的袖珍大小,但都是他的最愛!不知道是不是所有賓客都跟Zach一樣忙著互換社交辭令,幾乎沒人靠近自助吧台,Chris覺得很自在,每一樣都拿來吃,鮭魚卵扇貝、鵝肝醬脆餅、鮮蘆筍鴨胸,15種開胃菜他全都吃了一輪之後燕尾服侍者主動遞上香檳,Chris驚嘆著酒會無微不至的餐飲服務,咧開大大的笑容向侍者道謝,困惑地看著對方紅著臉匆匆離開。

「我說你啊,你是演員吧?」陌生的男聲叫住Chris,他下意識朝聲源轉過身去,一個看起來和Zach同年的男人就站在他身後。

「我?我不是演員。」Chris有些不安地答道。面對陌生人容易緊張的個性尚未根治。

「你不是演員?這怎麼可能,你看起來就是。」男人對於自己的誤解堅定不移。

「我真的不是,我只是個咖啡館店員。」Chris禮貌的微笑,成功地隱藏了他的緊張。

「咖啡館店員?真是暴殄天物。你跟誰來的?」這個男人心直口快,聽起來有些粗魯,但Chris不討厭他,比起那些帶著面具、看起來都一個樣的貴賓,這個人真實多了。

「我跟——」

「Karl!」Zach突然出現打斷了他們的對話,右手保護性的緊緊摟著Chris的窄腰「你想對Chris做什麼?」

「Zach⋯」扶額,Chris對Zach的保護慾實在很無奈。

「原來這就是大名鼎鼎的Quinto夫人,比傳說中的還要亮眼,難怪我誤以為他是一名我沒見過的演員。」Karl用研究的目光仔細掃描了Chris一遍。

「Well, Chris確實是你沒見過的演員,他高中時可演過不少校園舞台劇—」

「Zach!!!」Chris摀住Zach的嘴,羞紅了臉。這種丟人的黑歷史哪能拿出來說嘴,還說什麼他是一名演員!Zach簡直比那些盲目的驕傲傻爸爸還糟糕!

Karl卻像聽到什麼不得了的消息一樣眼露精光。

「我果然沒看走眼,你天生就該站上舞台。我是Karl Urban,我剛才觀察了你一陣子,覺得你就是我最近在找的男主角人選,你該來試鏡。」

「Karl Urban⋯!」Chris瞠目結舌的看著Karl,即使他對好萊塢圈沒有太多關注,他也知道著名的鬼才導演Karl Urban!他剛才說了什麼?男主角?試鏡??

「Chris你該去,Karl一向不會看走眼。」Zach馬上說。

「這麼多年來你總算是稱讚了我一句啊⋯」Karl翻白眼。

「等等⋯等等!」Chris慌亂極了「我怎麼可能⋯我不行的!那只是高中社團活動哪算什麼戲劇底子!」

「這話就不對了,只要你在演戲都是演戲,沒有場合之分,甚至你只是假裝自己不緊張都是在演戲。」Karl眼神犀利,Chris的心臟驚跳了一下。

「你還有時間考慮,這是我的名片。」Chris拿著Karl精美的硬質名片感到不可思議,他這輩子都沒想過他能接觸到奧斯卡獎得主名導。但也不是那麼難以置信,畢竟早在和Zach結婚那一刻起他的人生就再也不平凡了。

Karl離開後Zach和Chris坐在吧台旁小酌,Chris點了威士忌加冰,因為他迫切需要一些烈酒壓驚,然而一波未平一波又起,Chris注意到吧台附近有一位超有名的好萊塢女星正朝這裡走來,他正想尖叫告訴Zach:“Zoe Saldana也在這裡!”的時候,她徑直走向Zach並給他一個友好的頰吻。

「Zach。」她纖細的手肘擱在Zach的肩頭,他們似乎關係不錯「這位一定就是Chris了,也太可愛了,難怪你把他藏得那麼好。」她充滿興味的看著Chris。而Chris傻了眼。

「Zach,你們認識??」暨Karl之後是Zoe!Zach該不會有很多好萊塢圈的友人吧?所以Zach才不明白為什麼他無法進入好萊塢圈,對Zach來說好萊塢就像隔壁鄰居一樣輕易就能抵達呀⋯

「孽緣。」Zach嘆氣。

「我沒嫌棄你就不錯了還輪得到你?」Zoe哼聲,注意力完全沒放在Zach身上,而是目不轉睛地瞅著Chris「要不是Karl告訴我了,我也會以為你和我是同行呢,你天生就有演員的特質。順道一說,我是Zoe,嗨!」

「嗨—我是Chris⋯」Chris結結巴巴的,不知道該如何回應才好,他怎麼有資格讓Zoe以為他們是同行!?

「我很想知道Zach是怎麼把你拐回家的,但遺憾的是我必須提前離開了,我們下次再聊。」Zoe淘氣的眨眼,離開前傾身給Chris一個和Zach相同的頰吻「好好考慮Karl的提議好嗎?我很期待未來有機會和你合作。」

Chris捂著Zoe剛才親吻過的地方,不敢相信她不僅親吻了他的面頰,暗示他們還會再見面,甚至建議他成為一名演員⋯哇喔。

Zach嘖聲,有些粗魯的上前將Zoe印在Chris臉上的那個吻用自己的覆蓋過去。

「別鬧了,Zach!」Chris癢得咯咯笑。

「所以⋯Zoe和Karl都是你的熟人?」 Chris推開Zach,難掩好奇心。

「是的,他們倆都是我在慈善晚宴上認識的朋友。他們最初不認識彼此,透過共同友人—也就是我—介紹認識之後,他們合作了一部評價很高還拿到奧斯卡最佳影片獎的賣座電影,兩人的身價從此水漲船高。我只是介紹他們認識,他們的成功跟我沒關係,但假設他們沒有在對的時間點認識彼此,可能就錯過了成功的機會,這就是人脈的重要性。如果你有人脈,你的成功機率更大;如果你有人脈,你就會認識更多能夠給你機會的人,這些機會可能會改變你的一生。這不是作弊,這是掌握機運。你不僅天生麗質還擁有人脈,你要相信自己,如果你想去好萊塢隨時都可以。」

「我沒有人脈,我只有你。」Chris沒頭沒尾說了這句,還未完全消化Zach的發言,因為他突然說這些,對Chris來說實在太遙遠、太不切實際了。

「我想我們說的是同一件事。」Zach笑出來,忍不住伸手撥亂Chris的頭髮,每當Chris說了可愛的話他總是情難自禁。

「嘿,別弄亂,這是你花錢找人來做的髮型耶。」Chris煩躁的撥開Zach的毛手,Zach皮皮的笑。

「別想太多,我不打算說服你成為演員。只是想讓你知道,如果你想,我會全力支持你。」Zach終於戀戀不捨的收手。

Chris一口氣乾了杯裡的威士忌,對於Zach的溫柔攻勢他快招架不住了⋯心臟撲通撲通跳得都疼了⋯

「再來一杯!」

+++

Chris的酒品不算差,但喝多了他就忍不住傻笑,呆滯的臉蛋上掛著一個傻氣的笑容,任人都看得出他喝茫了,而且無論Zach說什麼都惹得他笑個不停。

Zach真不知該欣賞如此可愛的酒醉Chris還是擔心他。

「我們回家吧,你醉了。」Zach扶著Chris的腰際幫助他站起來,Chris立刻大笑起來。

「不要摸我的腰啦,很癢耶!」Chris推搡著Zach,然後軟綿綿的倒在對方懷裡「噢,地板在移動。」他笑著說。

「是你頭暈,你喝多了。」Zach嘆息,將Chris拽進懷裡。

「是喔。」Chris的臉埋在Zach頸窩間悶悶地說。原來Chris喝醉後是老實型。

「我需要你倚靠著我離開這裡,我們的車就在門口。」Zach耐心十足的循循善誘,一步一步帶他遠離會場。Chris一開始很配合,直到他們遠離了人群,四周安靜下來,會場流淌的弦樂演奏清晰了起來,Chrsi突然停下腳步不走了。

「我喜歡這首曲子。」他抬起頭來直視著Zach的雙眼,傻笑著評論。

Zach伸出手撥開Chris額前的碎髮,傾身上前吻了他,也不管他們仍身處酒會現場。不想忍耐,Zach現在就想吻他。

Chris一反常態積極地回吻,主動把舌頭伸進Zach嘴裡,雖然只是胡亂舔舐不得要領。當Zach接管了主導權之後Chris舒服的呻吟出聲。

「我的腳好像果凍,都快溶掉了。」Chris癱倒在Zach懷裡咯咯笑。

Zach快受不了這麼可愛的Chris了,他不想讓任何人看見Chris如此私密的一面。Zach帶著Chris快速離開,幾乎是半抱著他走,一上禮車便升起不透光隔板,讓後座空間成為徹底的密室。

Chris有點搞不清楚自己身在何方,不過看見Zach坐在身旁就安心了。

「我們不親了嗎?」Chris皺著眉頭問,像是在質問Zach為什麼要打斷他們?然後猛然被堵住了嘴,一個熱烈數倍的濕吻落在他的唇上。

「好溫暖⋯」Chris在接吻的間隙迷迷糊糊地說「而且甜甜的⋯」

Zach並不意外Chris在他身上睡著了,他知道Chris累了,而且他又喝了那麼多酒。不過自己居然被當成了安撫奶嘴⋯說不挫敗是騙人的。

「你啊,我拿你沒轍。」Zach撥動Chris的髮絲,他現在可以恣意弄亂Chris的頭髮了「但我心甘情願。」

+++

隔天一早頂著宿醉頭痛的Chris抱著頭自我嫌棄,不敢相信自己昨天在大庭廣眾下強吻了Zach!他自己丟臉就算了,卻也讓Zach顏面丟盡、喪失威信。怎麼可以在那種正式場合旁若無人的熱吻啊!!

最懊惱的是,他居然主動纏著Zach不放!?

「是我先吻你的,你沒有“強吻”我。」Zach拍拍棉被堆安慰道,Chris一早就把自己埋在裡面不肯出來。

「現在不是爭奪誰先吻誰的問題!」Chris猛然掀開棉被帳篷站在床上,氣勢凌人。不過在Zach看來Chris就像個鬧彆扭的小霸王幼稚的站在床上。

「我們已經結婚了,為什麼不能在慈善晚宴上接吻?」Zach問。

「因為那不專業!」Chris大叫。

「那只是一個商務人士的派對,人人都在派對上接吻。」Zach聳肩。

「再說,你昨晚撩撥了我之後就睡死在我身上,你要怎麼彌補我?」Zach賊笑著逼近。

「我——啊!!」

這不是他們第一次在光天化日之下做|愛,但Chris還是無法習慣⋯每次被Zach壓在落地窗前從背後上,他都不得不眼睜睜看著窗外的湖光山色,心高高懸著擔憂會不會有人看見他們⋯太過於專注地看著,以至於他發現了玻璃上的倒影⋯是他和Zach⋯天啊⋯Zach正透過倒影看著他⋯他知道他在看⋯看他如何進入他⋯如何愛撫他的頭髮⋯如何吻遍他的肌膚⋯

Chris看見了自己,一個深陷慾望的普通男人,為那個征服自己的耀眼男人而癡迷。

不,不行。Chris閉上眼睛,拒絕去看,拒絕承認。

然而閉上眼睛之後,除了Zach,他什麼也感受不到。他只感受到Zach連結著自己,填滿了他身心的所有空隙,Zach、Zach,Zach。

「我要⋯⋯啊!」每當高潮來臨,Zach總是強硬的掠奪他的吻,霸道的在他一片空白的腦袋裡刻下他的名字。

Zach。

他永遠也無法習慣,這樣強烈的悸動。

他的癡迷在晝日之下無所遁形。

TBC

最後一段不知道會不會被喀嚓⋯先發再說(托腮)
+++
也許有不少人覺得Zach溫柔到OOC了😂本章末想解釋一下在下的文設:
首先,Zach已經40歲了,他比Chris年長18歲,與才剛開始摸索社會的Chris不同,他已經嚐過各種人情冷暖,他知道自己要的是什麼。
Zach明白強摘的果子不甜的道理,所以對Chris既寵溺又尊重,如果Chris不想要他不會強行施加,同時又會試探Chris的意願,走循循善誘的路線。
(一句話:薑是老的辣)
付出至此是為了什麼呢?當然是為了追求Chris😆但其實最主要是Zach純粹希望Chris過得快樂。Zach什麼都不缺,但他身邊一直缺少一個值得他付出一切的人,沒有能共享的對象,榮華富貴只顯得空虛,因此Chris的出現基本上讓他的人生完美了,那些大量的柔情OOC都變得合理了不覺得嗎😂

Coming up!接下來的劇情Chris要朝好萊塢演員的方向前進了哈哈哈哈哈
Chris雖然一直說自己的演戲經歷是黑歷史,但Zach覺得Chris心底深處是喜歡演戲的,Zach將會用他循循善誘的手段引導Chris成為出色的演員。

#包養梗怎麼變成明星養成(咳)

评论 ( 42 )
热度 ( 80 )

© happyou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