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不起最近囉主忙著回顧舊愛Merthur沒時間填坑對不起XDDD
不過可能偶爾會有些Dunkirk小短篇⋯
It's ok to judge me.XD

【Pinto|RPS】Now That I Know This Is Love 8

【RPS注意!Zachary Quinto/Chris Pine】
#年齡差注意!Pinto相差18歲請注意!

8.

深思熟慮了一個月之後,Chris決定聯絡Karl,請求參加試鏡。

倒不是說他渴望成為演員,他只是想給自己一個機會,Zach總說無論他做什麼都會支持他,那也得他先踏出第一步去“做些什麼”。

Zach對此沒有發表評論,只是坐下來陪Chris看了幾部電影作為表演的研究參考,還自告奮勇陪他練習對手戲。

「我是大學教授,而你是作弊被逮的準畢業生,來我的辦公室尋求幫助,Action!」Zach擅自決定了劇本,樂陶陶的喊開拍。

「你這變態。」Chris翻白眼,完全不打算理會他。

「你想到那裡去了?我的真實身份是MI6特務,我會派給你機密任務讓你將功贖罪,為了畢業你一口答應,殊不知捲入一場混戰⋯我似乎滿有編劇的天份。」Zach讚嘆道。

「你才沒有。」Chris大笑。

「別緊張,你行的。」

Chris突然嗆著了,因為Zach溫柔似水的眸子帶著笑意看著他。

Chris難以抵抗內心滋長的悸動,Zach耍寶只是為了讓他安心,他何德何能遇見了這樣的Zach。

原本Chris只是抱持著“見見世面”的心態而來,試鏡當天卻感染了現場嚴謹的氣氛,不由得認真起來。當天包含Chris約略有20人在房間外等候,他早該想到有多少人想得到Urban大導的青睞。在Chris看來,隨便哪個對手都比他還要英俊上相,每個人舉手投足都散發著勢在必得的自信,唯獨Chris,連手腳該擺哪裡都不知道。

輪到他進入試鏡房間的時候Karl不在那裡,只有兩位像是初審的工作人員坐在桌子後面,桌前架設著攝影機,他們請Chris站在攝影機前。

「你準備好就可以開始了。」女員工說道。

開始什麼?沒有人給他劇本,沒有人給他任何提示,他該怎麼開始?Chris緊張得動彈不得,

他硬著頭皮演出一段高中話劇,即便他使出渾身解數掩飾他的緊張,Chris也清楚自己搞砸了。

老實說,Karl不在讓Chris鬆了一口氣,他若知道自己看走眼了一定會很失望。

+++

「嘿,試鏡怎麼樣了?」Zach在他們的房間找到了Chris,後者蜷縮在沙發上的姿態已經告訴他結果了。Zach走向沙發,坐在Chris身旁讓他的頭枕在自己腿上。

「就跟我預想的一樣,很糟糕。不,是糟透了。」Chris抱著自己的膝蓋鬱悶地說。

「我不認為這是壞事。第一次試鏡是最寶貴的經驗,錯的越多,從中學習到的經驗就越多。」Zach的手輕輕撫過Chris的髮絲。

「我可不打算試第二次了。」Chris心煩意亂地答道。

「為什麼?」

「為什麼?我根本就不是演戲的料!我也不是那個世界的人,其他參加試鏡的人都知道自己想要什麼,看起來志得意滿,只有我一個人身處狀況外,甚至不知道自己來試鏡是為了什麼。我看起來就是⋯格格不入,Zach。」Chris枕著Zach的腿嘆氣,沒有意識到自己把整個人都縮進了Zach懷裡。

「沒有人天生就是演戲的料,Chris。其他參加試鏡的人已經試鏡過上百次了,經驗令他們老練,人人都有第一次。」Zach安慰道「我也不是天生就有商業頭腦,我24歲時曾因投資破產,欠債纍纍,那時我以為我的人生會在躲債中終結,但我現在坐在這裡跟你說我的過去,我克服了失敗,我沒有放棄自己。Karl和Zoe在成名之前也曾處處碰壁,如果他們因為一次失敗就放棄,就無法得到現在的成就。」

Chris睜圓了眼,一眨也不眨地瞪著Zach。

「怎麼了?」

「我完全想不到你曾有破產的過去。我是說⋯看看你現在⋯太難以置信了。」

「正因如此你更要相信自己有無限可能。」

「你當時該怎麼辦?我是說當你⋯破產時,你是怎麼熬過來的?」這是Zach第一次提起關於自己的過去,Chris立刻就把自己的失敗拋到九霄雲外,他既好奇又想瞭解。

「我躲在我哥哥的公寓裡自怨自哀,根本無力償還我當時欠下的債務,那時我基本上是放棄了面對,打算躲債一輩子。」Chris在腦中想像了年輕又拉遢的Zach披著毯子窩在小公寓的沙發上打電動的宅樣,好像有點可愛。

「但你還清了債務還成了富翁。」

「我媽媽從我哥口中得知我的狀況之後拿出我父親的遺產替我償還了債務,我父親在我很小的時候就不在了。雖然她認為在能力所及幫助她的孩子是天經地義,但我還是感到很羞愧,也覺得如果父親還在他一定對我很失望,所以我下定決心重新來過,至少要將我媽媽拿出來的錢全部還給她。我花了幾年的時間,心無旁騖的達到了我的目標,在這之後,可能是我已經習慣了全力以赴的節奏,不知不覺累積了大量財富,開始過起了富豪般的生活,但其實我已經忘記了初衷,時常感覺空虛和迷失,直到遇見你之後。」

Chris聽見自己猛然撲通跳動的心跳聲,在他的鼓膜旁轟隆振動。這一切怎麼會和自己有關?

「我們第一次去喝咖啡的時候,你看起來很開心,就因為大口吃三明治讓你感到很滿足。我心想,原來我只是想像你一樣純粹的享受生活。因此我開始想認識你、想了解你,和你相處的時候我覺得很踏實,讓你保持那樣的笑容就像找到了我失去已久的目標,我很享受現在的生活。」

Chris受寵若驚。他以為Zach想要他的原因不過是因為他是個年輕的金髮碧眼,並在對的時間點出現。他不該把Zach想的這麼膚淺。但是這樣的真摯的感情聽起來⋯太美好太不真實了。

「所以我會盡我所能幫助你找到未來的方向,我知道迷失是什麼感覺,我想你一定也不喜歡它。」Zach笑著說。

Chris驚訝過度不知該說些什麼,乾脆什麼也不說。

「下個月我要去倫敦一趟,為了洽商,至少會待上一個月,我想要你跟我一起去。」Zach突然改變了話題,Chris暗暗地心存感激。

「我知道了。」Chris記下了明天要向Alice提離職。雖然他只在Puré咖啡館打工了四個月,想到要離開那裡還是有點不捨。他喜歡在那裡工作的氣氛,不過他已經確定自己未來不想經營一間咖啡廳,是時候向前走,好好思考他的未來。

「我知道倫敦有一些不錯的表演學院接受短期進修,如果你有興趣我們可以研究一下。既然都去了,你應該不想成天無所事事吧?Noah和Shunk可不會跟我們一起去唷。」

他都準備好了?Chris狐疑地看著Zach。

「如果你有興趣的話。」Zach強調「我只是希望你嘗試過後再決定喜不喜歡。」

「我會好好考慮的。」Chris慎重地回答。

+++
以下段落內容含有Chris/OFC未遂警告!
沒有做什麼只是劇情需要XD
但還是要給潔癖讀者一個小警示,雷者避!
+++

「唉。」Chris放下被他一飲而盡的空酒杯,長吁一聲。

這個週六夜晚是和John他們聚會的日子,他們來到往常去的酒吧喝酒放鬆,Chris覺得自己現在尤其需要仰賴酒精的幫助,自顧自的喝了起來不怎麼搭理他的同伴。

「你嘆什麼氣?」John不怎麼感興趣的問。

「別理他。大概是日子過得太舒服都無聊出煩惱了。」Joseph後來時常光顧Puré咖啡館與Anton成了朋友,自然也就認識了John,Chris毫不意外在今晚的聚會上見到Joseph。

「是因為Chris要移民去英國了。」自從Anton知道Chris提出離職的原因是為了和丈夫去英國,他便深信Chris不會再回來了,難過的淚眼汪汪。

「什麼!?」John和Joseph同時大叫。

「我們只去一個月。」Chris無力地解釋,又喝了一口杯中的酒。

「但很多人都說去過倫敦就不想回來了,也許你們去了一個月就決定永遠留在那裡了。」Anton委屈地說。

「不會的。」Chris大笑,忍不住揉了揉Anton的頭髮,無論何時Anton都給人小動物般的愛憐感。

John自以為不著痕跡的把Chris的手撥開,Chris咯咯笑起來。

「我去過倫敦,我可以把我的觀光行程發給你一份。」John說。

「不用了。Zach想要我去學點東西。」Chris可不打算告訴他們Zach打算送他去學演戲,Joseph一定又要提起他的高中黑歷史了。雖然他十分確信Joseph大概已經私下跟Anton八卦過“戲劇社王子”這件事了,John肯定也聽說了。

「Zach到底是你老公還是你老爸?」Joseph頑劣的邪笑。

「他的年紀確實有資格當我老爸了。」多虧了損友們照三餐調侃,現在的Chris已經不會害臊了,反而還會開自己玩笑四兩撥千金。

所有人大笑起來,有了酒精加持他們笑歪了腰,鬧騰到最後誰也不記得他們究竟在笑些什麼,只好繼續喝酒,開啟新的話題,又是一輪大笑,Chris也因此成功遺忘了關於成為演員的煩惱。

像他們這樣一群吵鬧的哥們在人聲鼎沸的酒吧並不罕見,隨處都是三五好友成群大聲嬉笑,只不過Chris他們這一桌隨便一人的顏值都在水準以上,這讓他們特別受到女性的關注。Chris盡力忽視那些虎視眈眈的視線,不過還是有人靠過來了。

「Hey guys, 今天沒帶女伴嗎?要加入我們嗎?」一個紅髮女子從Chris旁邊竄出來,自來熟的搭著Chris的肩膀,纖細的手腕揮向她的朋友群,他們看過去的時候那些女孩子咯咯笑起來。

Joseph挑眉。

「Well, 這兩個人是一對情侶,妳搭著肩膀的那位已經結婚了,看來只有我能跟妳走了。」Joseph跟對方聊了幾句便跟著她走了,Chris驚訝的看著他離去,沒想到才經過了幾年,老實宅男Joseph已經擅於調情了。

Joseph離開不久後John和Anton決定回家,剩下Chris獨自一人。他的意識有點迷濛,而且格外的想笑,明明沒什麼有趣的還是忍不住咯咯笑了起來。他應該是醉了,好吧,他最好回家去。

在他能站起來之前一個褐髮女子阻止了他,她自在地坐上了Chris旁邊的位置。

「嗨!我是Amber,你一個人?」她說,把她帶來的酒杯放在桌上,看來一時半刻她是不會走開了。
Chris為此噴笑出來,沒辦法,酒精下肚後每件事都變得好好笑。

「原本不是的,不過我朋友已經離開了,所以是的,我現在是一個人。」Chris咯咯笑著說「但我也要回去了。」

「為什麼?」Amber傾身耳語,入侵了Chris的私人空間,只不過他有點醉了還沒有發現「你不想“多了解我一點”再回去嗎?」

呃,Chris終於意識到似乎哪裡不對勁。

「妳是說⋯?」Chris舌頭打結,下意識地抓起酒杯往嘴裡倒,僅管杯裡只剩下融化的冰塊。

「我是說我們倆都該享受一下週六狂歡,你不覺得嗎?」她貼著Chris的耳鬢輕聲說道。

Chris嗆咳起來,信息量一下子太大了,他確實時常在酒吧被搭訕,但從沒有人直奔重點,還這麼露骨的表達她的目的。往常他們都只是聊聊,接著對方便會發現Chris左手無名指上的婚戒而知難而退。

Zach給了他婚戒卻沒有要求他配戴,但他發現Zach都會戴著。一開始Chris只是想要平等,既然Zach戴著那麼他也要,後來發現出門在外只要亮出婚戒就能省去很多麻煩,於是他時常配戴,漸漸成了習慣。

「但我⋯結婚了。」現在就是亮出婚戒的時機。Chris咯咯笑著伸出手,感覺自己很滑稽。

「那又如何?我不介意。」她說的理直氣壯。Chris的左手懸在半空中,瞠目結舌。

「只是週六狂歡,你不說我不說,沒有人會知道。」她的手不安分地在Chris的大腿上流連。Chris驚呆了,一時失去拒絕能力而被對方誤認為同意,他被輕易的拽起來,站起身才發現自己真的喝多了,整個世界都在搖晃,對方急迫的拉著他走讓Chris更加暈眩了。

Chris瞇著雙眼忍受不適,等到暈眩症狀好轉,他發現自己被帶進廁所隔間,是男廁還是女廁他也搞不清楚,唯一能確定的是他被推向牆邊,而那個好像叫做Amber的褐髮女子正在解開他的褲頭。

等等、等等—!

Chris知道自己可以和Zach以外的人發生關係,只要不浮出檯面他可以在外面解決他的“直男需求”。即使他在婚前協議中同意了這項條款,但他從來就沒打算這麼做!即便他和Zach的婚姻關係較特殊,他的驕傲也不允許自己“婚外情”,在簽下結婚證書的那一刻起他已決定不會背叛Zach。

但是,在推開這個陌生人之前,Chris禁不住好奇。在與Zach結婚之前他和女人的經驗本來就不多,他突然有點想知道自己已經適應男人的身體還有沒有辦法和女人做?他也想知道自己對Zach是怎麼想的?只是沈迷於他的身體?還是其他所有的一切?

也許和別人做過一次就知道了⋯。

Chris放下雙手,放棄了推拒。雖然他失信於己,但Zach並不知道他擅自許下的諾言。這只是週六狂歡,Zach不會知道的。他沒有違反他們的婚姻契約條款。

但是⋯Chris一想到自己正在預謀這麼齷蹉的勾當就噁心的想吐!他果然還是辦不到!

與此同時,Amber已經褪下了他的牛仔褲和四角褲,跪下來湊上前,打算要——

「等一下!」Chris握住她肩膀,她溫熱的鼻息撒在Chris最脆弱的部位—

「不要—」Chris推開她,突如其來從胃部升起的噁心感令他全身無力,又酸又澀的可怕味道席捲了整個口腔,沒有任何預警地,他彎下腰嘔吐了起來。

「啊!!」Amber厲聲尖叫,連滾帶爬的逃出廁間。

「對不⋯起⋯」Chris深感抱歉,顯然他直接吐在對方身上了⋯但是他沒有餘力追上去為自己的粗魯賠罪,Chris動用全身上下僅剩的力氣轉身,抱著馬桶嘔吐不止,激烈地就像他準備把內臟都嘔出來一樣。

Chris感覺腸子都打結了,吐個乾淨卻也神清氣爽,酒全醒了。

按下馬桶沖水鈕,他筋疲力竭地攤坐在馬桶旁,狼狽地伸出手臂遮住臉。他在搞什麼啊,明明下定決心不做這種事⋯他為自己一時動了歪念感到羞恥,他根本配不上Zach。

垂頭喪氣的走出盥洗室,他唯一慶幸John他們都已經先行離開,不用跟他們解釋發生了什麼,今晚至少有一件好事。正當他這麼想,那個簡單清潔過的Amber殺氣騰騰地朝Chris衝來,不由分說用力賞了Chris一巴掌。

「我沒遇過像你這麼混蛋的傢伙!」原本想要道歉並賠償洗衣費的Chris話全梗在喉頭,左臉火辣辣的疼痛感讓他一句話也說不出來,Amber已如一陣風般不見人影。

找了吧台旁的一個位置坐下,Chris將整個腦袋埋在雙臂間,感到前所未有的挫敗。他需要喝一杯忘記這一切。噢不!他這輩子絕不再碰一滴酒精了!絕不!

拿出手機,Chris苦笑。他真沒用,不知道是從什麼時候開始,他已經習慣了Zach的安撫。如今每當Chris經歷低潮,他並不特別想要事情好轉,他只想要Zach的陪伴。

Chris撥通了手機。

「Zach?你能來接我嗎?」

+++

Zach很快就驅車抵達酒吧門口,Chris鑽進副駕前特意立起了夾克衣領,掩蓋他臉上發紅的巴掌印。想也知道Zach沒那麼容易愚弄,他撥開了Chris的手,溫暖的掌心捂著Chris受傷的臉頰仔細檢查。

「誰幹的?」Zach沒有溫度地問道,搭配他凶神惡煞的眼神就像他打算去做掉那個兇手。

「是我的錯⋯我吐在一個女生身上,她賞了我一巴掌。」Chris低著頭解釋道。Zach挑起眉毛,但沒有質疑他的說詞。

「你確實有點失禮,但她也不該動手打你。」Zach放過了Chris的臉頰,打擋駛離酒吧。

「她動作太快了,我來不及防禦。」Chris趕緊轉移話題,他不希望Zach追究那個人“為什麼”動手打自己。

「你不舒服嗎?你吐了。」Zach點點頭不再追問細節。

「只是喝多了,吐完酒全醒了。」Chris搖搖頭。

「餓了吧?想去吃點東西嗎?」

Chris再次搖頭。

「我只想回家。」

Zach有些驚訝的看向Chris,他從來不會拒絕食物,Zach敢斷言Chris絕對是身體不舒服才這麼說,他加速駛向回家的道路。

Chris一路無語,回到家後徑直上樓回臥房,Noah和Shunk搖著尾巴向他撒嬌也只換得幾個無精打采的拍撫。

Zach跟了上去,看著Chris進了浴室沖澡後下樓準備一些熱湯,吐過之後肯定會餓的。

簡單的蕃茄蔬菜湯花不了多少時間便完成了,但Chris遲遲沒有下樓,他會不會是先睡了?畢竟Zach沒有告訴Chris他去準備熱湯。

為了確認Chris的狀況Zach回到樓上臥房,意外看見Chris坐在床上似乎有一段時間了,他穿著Zach的深藍色睡袍。Chris從未借用過他的衣物,Zach發覺了Chris的異樣,又說不上來是怎麼回事。總的來說Chris看上去很失落。

「Chris?你還好嗎?」Zach的語氣中透露著濃濃的關心。

聞言Chris站起身離開床舖,帶著堅定的眼神走向Zach。觸手可及之處Chris伸出了手,輕柔地描繪Zach的胸膛輪廓,然後他褪下自己身上的睡袍,他所穿著的唯一一件衣服。

Chris坦然地在Zach面前一絲不掛,然而Zach知道他很緊張,Zach甚至能看見他肩膀細微的振動。

繼續閱讀⋯
⚠️兒童不宜預警⚠️
(手機黨點擊後若文字內容空白,請點擊右上選項,選擇用“瀏覽器打開”)

手把手教學:



评论 ( 29 )
热度 ( 60 )

© happyou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