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不起最近囉主忙著回顧舊愛Merthur沒時間填坑對不起XDDD
不過可能偶爾會有些Dunkirk小短篇⋯
It's ok to judge me.XD

【Pinto|RPS】Now That I Know This Is Love 9

【RPS注意!Zachary Quinto/Chris Pine】
#年齡差注意!Pinto相差18歲請注意!

9.

Chris的藍眼睛在暗夜中格外明亮。他的身體極其疲憊,腦袋卻始終不願意陷入沈睡。Chris能聽見Zach沈穩的心跳聲,他緊緊蜷縮在Zach懷裡,無論如何努力都無法讓緊繃的神經放鬆下來。他毫無睡意,屋外傳來的雨聲更令他心煩意亂。

今晚在酒吧發生的事故讓他耿耿於懷。

明明下定決心不會傷害Zach,他是有多自私才動了邪念?最後還像個做錯事的小孩一樣躲進Zach的懷裡尋求安慰⋯他自己都不敢相信他竟有臉這麼做。

如果他的焦慮不安能夠有聲化,肯定正在激烈的敲鑼打鼓,進而吵醒了Zach。

「Chris?你不睡嗎?」Zach的聲音睏倦慵懶,他能從Chris始終緊繃的身體得知他尚未入睡。

Zach溫暖的關懷令Chris更加羞愧難當。

「我睡不著⋯」他的聲音粗礪而沙啞,讓Zach產生了他剛哭過的錯覺。Zach猛然起身,打開床頭燈。

「你不舒服嗎?你怎麼了?Chris?」

Chris一動也不動,搖搖頭避開Zach的視線。雖然看起來很落寞,但Zach至少確定了Chris並沒有哭過而放心下來。

「想談談嗎?」Zach知道Chris今晚一定在酒吧發生了不愉快,原本打算等Chris主動傾訴再和他談談,沒想到這件事影響至深甚至導致Chris失眠。

Chris沈默了許久,決定坦白從寬。他無法隱瞞Zach任何事,他也不想隱瞞。

「我今天⋯差點和別人做了。」

靜默。Zach不發一言,Chris只在寂靜中聽見Zach沈重的呼吸。如果Zach生他的氣,他理解。迄今為止Zach都對他太好了,有時他覺得這些美好不可能是屬於他的。

Zach五味雜陳,如此一來都說得通了。Chris從離開酒吧就很反常,看來是和別人做了之後深感罪惡,想要彌補而主動引誘自己,很像是Chris會做的事。他們結婚已經超過7個月了,Zach不敢說自己對Chris暸若指掌,但他能自信地說他了解Chris。Chris是個溫柔的好孩子,道德觀很高尚,他不願傷害任何人,甚至任何動物。Zach一直都知道Chris為了不想傷害他,長期忽視自己的身體需求,然而忍耐不是解決之策,Chris畢竟不是聖人。

Zach腦袋一熱,被嫉妒掌控的一瞬間他想把Chris永遠鎖在身邊,永遠不給他和別人獨處的機會,永遠。然而冷靜下來思考後他沒有資格說這種話,他們之間有白紙黑字的協議,還是他主動提議的,Chris擁有自由的身體控制權,他沒有資格批判Chris。

溫柔的Chris即便以負荊請罪的姿態獻上了自己也擺脫不了罪惡感,顯得Zach像個暴君。搖搖頭,Zach說服自己釋懷,他不該成為Chris壓力的源頭,他和Chris結婚是因為愛他而不是為了禁錮他。

「你⋯沒有做錯任何事,所以你也不需要這樣犧牲自己。」Zach有些悲傷的看著Chris仍一絲不掛的身子,是他把Chris逼到這麼卑微的地步。

「我沒有!我沒有和其他人做!從來沒有!相信我!」Chris用力握住Zach的雙手,不顧一切想得到Zach的信任,眼神和身體語言同時透露著驚慌。

Zach鬆了一口氣,隨即為自己的反應羞愧。

「我相信你。但你沒必要向我解釋,我們有過約定—」

Chris堵住了Zach的嘴,身體力行。

「我不想和別人做,除了你。」Chris低下頭靠著Zach的胸膛,小聲說道「我糊裏糊塗被一個女人扒掉了褲子,我趕緊拒絕了她,然後不幸的吐在她身上,我們就做了這麼多。」

「Chris—」Zach小心翼翼地撫上Chris的臉龐,輕輕摩挲已經消腫的紅印子「既然如此,你為何心煩?」

「因為我猶豫了。我無法原諒自己猶豫了,那讓我感到噁心,我不敢相信自己竟然想要⋯傷害你。」

「你不該這麼想,對你感情勒索不是我的本意,我不希望你感覺被困在非自願的婚姻中,你有權利選擇—」

「我不想要選擇,把你愚蠢的協議收回去!」Chris有些生氣了,他從來就沒有要求過選擇權。事實上Zach也未曾約束過他任何事,無論是他成天無所事事不去工作,還是跑去當個咖啡館服務生,Zach都放任他的任性,讓他自由的做自己。而Zach還是一天到晚擔心他是不是過得很壓抑,真是讓Chris有點煩了,他明明就是自願簽下結婚證書的!

「我們就不能當一對正常的已婚伴侶嗎?」Chris沒好氣的問。

Zach受寵若驚。

「正常的⋯伴侶?」

「就是⋯想擁抱就擁抱,想接吻就接吻,只想和對方做愛⋯的那種正常的伴侶。」

「我們現在不就是這種“正常的伴侶”?」

「Zach!你知道我在說什麼!」

Chris氣呼呼地跳下床,被Zach的大手迅速撈回懷裡。Zach一掃陰霾,笑得明媚燦爛。

「這是不是代表,我成功讓你愛上我了?」Zach笑得一臉得意。

Chris呆若木雞,一時無法理解Zach的語言。

「無所謂,我愛你就足夠了。」Zach心滿意足地說道。

「你、你愛我⋯!!」Chris驚呼。

Zach皺起眉頭「你怎麼會不知道?」

「你、你從來沒說過⋯!」Chris羞紅了臉,不知道該如何應對Zach的真情告白。

Zach思考了一下「我沒說過嗎?」困惑不解「好吧,我愛你。現在快睡吧。」

「⋯我覺得現在更睡不著了。」

+++

事實上Chris一下子就睡著了,他累壞了。

他足足睡滿了9小時都沒有醒來過,直到噬骨的頭疼喚醒他。

首先他感到頭痛,然後是腰痛,接著發現自己全身筋骨都幾乎快散架了。

他掙扎著張開雙眼,痛苦地呻吟出聲。

「我再也不喝酒了⋯」

「你上次也這麼說。」Zach在他的頭頂上這麼說道,溫柔地幫助Chris起身。

「這次我是認真的⋯」Chris瞪了Zach一眼,雖然就連他本人都知道狼狽的他現在肯定沒有任何威脅他人的資本。

「泡個熱水澡你會感覺好一點。」Zach建議。

今天之前Chris從沒使用過那個大得誇張的浴池。雖然Zach讓他坐在床邊等著,但Chris忍不住好奇,無視全身都在尖叫抗議的肌肉跟了上去。他看見Zach擰開雕花水龍頭,緊接著水池四周湧出了瀑布一般的大量水幕,沒過多久浴池就放滿了一半的熱水。

「原來是這樣運作的。」Chris讚嘆道,迫不及待的拋開睡袍走進浴池。他找了一個角落待著,讓水幕拍打痠痛的背脊,就像水療一樣舒服,他發出貓一般的滿足呢喃。

「我真後悔現在才知道怎麼使用這個浴池。」Chris咕噥著,雙手抱膝窩在水幕下。

「打開水龍頭不就好了嗎?」Zach失笑。他從鏡櫃中取來玻璃罐,倒了一些液體在水中,草木的香氣瞬間蔓延開來。

「那是什麼?」Chris問道「我以為永遠放不滿這池水,沒想過要試。」

「我倒了一些精油在水中,有舒緩肌肉的效用。」Zach回答。

「噢,Zach。」Chris嘆息,未經思考脫口而出「我愛死你了。」

Zach挑眉。

Chris瞪大眼睛,整個人縮進水裡,只留下一雙驚慌圓睜的藍眼睛,鼻子在水面下咕嚕咕嚕吐著泡泡。

「你看起來就像波妞。」Zach調侃地笑了笑,沒把Chris的“失言”放在心上。

「波妞是什麼?」Chris浮出水面,敵不過好奇心。

「一個卡通人物,一個baby girl。」Zach轉身離開池邊「你慢慢享受,頭昏了就起來,別泡太久。」

Chris在他身後大罵他是變態老頭,Zach大笑著關上門。

+++

泡過澡全身放鬆的Chris喝了Zach重新溫過的熱湯,又吃了兩盤義大利麵,感覺自己脫胎換骨,滿足地和兩隻狗一起窩在沙發上看書。

Zach的藏書早在上個月就被他看完了,現在Chris閱讀的都是他去書店新買的書本,Zach對Chris總算、終於、好不容易—開始花錢感到高興欣慰,書本大概是Chris唯一感興趣的物慾。

Zach帶著筆電加入他的家人,Chris、Noah和Shunk。他們愜意地度過了整個下午。

落地窗外延續昨夜的天氣,正下著不大也不小的細雨,灰濛濛的天空籠罩大地讓氣氛格外慵懶,Chris歪在沙發靠墊上不自覺越躺越隨意,等他讀完了手中的書,才發覺自己枕在Zach大腿上不知多久了。

Zach的視線專注於擱在沙發扶手上的筆電,並不介意Chris佔領他的膝蓋。原本想起身的Chris決定待在這裡看看Zach什麼時候會趕走他,等著等著,竟然就這麼睡著了。

「⋯Chris,Chris。」Zach搖醒他的時候天色漸暗,Chris一邊揉著眼睛一邊揮開Zach的手,咕噥著不滿。

「找你的。」Zach將手機塞進他手裡,Chris反射性的舉到耳邊。

「Chris Pine⋯」Chris仍緊閉著雙眼不願醒來,對著手機喃喃自語。

「Chris?是我,Karl。」Chris猛然睜開眼睛「我打給你很多次了都無人接聽,我只好找Zach了。」Karl說。

「抱歉!我把手機放在臥室⋯」Chris迅速坐了起來,身上的毛毯掉落在地。毛毯?還是Chris最喜愛的那件。他朝Zach投去一個感激的眼神。

「我打來是想告訴你我看了你的試鏡影片。」Karl直奔主題,正如他有話直說的個性「首先我必須遺憾的通知你,你沒有通過初步徵選。」

老實說Chris幾乎忘了這件事,當天他就知道自己肯定落選了,但親耳聽到自己被否定的感覺還是有些⋯沮喪。他的表情大概洩漏了什麼,Zach坐到了他的身邊,給他精神上的支持。

「同時我也是打來道歉的。」Karl說。

「道歉?」Chris不解。

「初審負責人忘了給你試鏡腳本,發生這種低級錯誤我真的很抱歉,我已經開除她了。」

「開除!?不、不,真的沒關係,我知道自己表現不夠好,這和腳本沒關係—」

「說什麼鬼話,你表現的很好!我看得出來沒有腳本讓你很慌張和迷惘,但你沒有退縮並隨機應變帶來了一段演出。暫且不談演技,你的表現正是一名專業演員的態度。」Karl就連稱讚他人都是用強硬又兇狠的語氣,Chris覺得很有趣微笑起來。

「謝謝,能得到你的讚美真的很榮幸。」即便落選也值得。

「你理應得到重新試鏡的機會,但我坦白告訴你,我已經找到更合適的人選了。」Karl嘆氣「這個圈子就是這麼現實,不存在所謂的保證,關於這點我不會道歉,雖然我欣賞你的特質,但我更需要那個最合適的人當我的主角。」

Chris非常震驚,他當然理解物競天擇適者生存的道理,Karl沒有必要特意解釋不選擇自己的原因,他們僅有一面之緣,Karl卻意外地看重自己。

「這個圈子不是人待的,但我希望你不要放棄,你會找到樂趣的。」Karl笑說「我手邊還有無數劇本等著未來開拍,以後再來當我的男主角吧。」

結束通話後Chris坐在沙發上看著進入黑屏的手機,久久不發一語。

「Chris?一切還好嗎?」Zach輕柔的拍撫他的膝蓋,Chris如夢初醒。

「真不敢相信Urban導演特地打電話來鼓勵我。」Chris始終不敢置信Karl竟然會為了告知他試鏡結果打電話給他,還希望他不要放棄成為演員,更令人吃驚的是他明明沒有接聽Karl的電話他也沒有放棄,反而打給了Zach,只是為了親自告訴他這些。

「Karl絕不做多餘的事,他很看好你。」

如果說Zach對他無條件的支持是令他對演員這條路心動的原因,那麼Karl的鼓勵就是令他想努力做好這件事的動力。

Chris聳肩「Let's do it.」他露齒而笑。

+++

自從Chris和Zach成為一對“正常的伴侶”之後,他們之間的相處產生了細微變化。Zach一如往常,總是對他很親暱。改變的是Chris,他開始若有似無地主動觸碰Zach,像是兩人擦身而過的時候手輕輕撫過Zach的肩膀,一起去蹓狗時靠著Zach的身側肩並肩漫步。兩人的距離一旦被Chris拉近,Zach想要擁抱他、親吻他就變得更加容易自然了。雖然這些情侶間的小動作他們都時常做,但彼此都能感覺到有什麼不太一樣了。

前往英國的三天前Anton為Chris舉辦了歡送會,對他而言一個月足夠長,夠格得到一次歡送。Chris大笑著接受,但他婉拒了辦在酒吧的提議「我在戒酒。」他對Anton說「我們就找間餐廳吧。」

Chris邀請Zach一起參加,因為這就是真正的伴侶會做的事情,邀請對方加入自己的生活圈,而不是同在一個屋簷下卻各過各的。Zach欣然同意。

最終歡送會決定在Puré咖啡館舉辦,Alice在門外張貼公休公告,今晚是屬於他們的包場聚會。

Chris愛死這個主意了,Puré咖啡館大概是他在舊金山生活第二最愛的地方,第一是他和Zach還有狗狗們的家。

他們用咖啡館裡的現有食材簡單做一些輕食作為聚會餐點,熟悉咖啡館內部作業的Chris提早抵達咖啡館主動幫忙,而Zach就站在一旁恭候差遣。

Chris讓Zach去拿乾淨碟子給他,食物擺盤完成後再讓他端去桌上。Alice看著Zach來來回回了幾趟,感嘆地說:「原來這就是已婚生活。」語調帶著些微憧憬。

Chris停下手邊的工作,有些困惑不解。當他和Zach都在家的時候,如果自己打算做飯,那麼Zach就是那個負責裝盤上菜的人,有時候他們甚至會一起下廚,分工合作總是更有效率。

對他們而言這只是日常生活中的一部分,經Alice這麼一說Chris才實際感覺到——

「是啊,這就是婚姻生活。」Chris聳肩,拉開一抹微笑「比想像中的還要好。」

Anton、John和Joseph甚至Alice都為Chris準備了道別小禮物,因為他們一致認為Chris去了英國不可能只待一個月,甚至還開了賭盤預測Chris什麼時候才會回美國。Anton預測的5年讓Chris啼笑皆非。

「就算我想待在英國5年,我的美國護照也不允許啊。」但所有參加賭局的人都不讓Anton修改他的預測。

今晚的聚會真的很開心,他們放鬆地大聲談笑,不用擔心吵到其他客人,食物也很好吃,Chris算是所有人之中手藝最好的,聚會之前他們聽說Chris會幫忙料理食物都鬆了一口氣。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聚會的主辦人Anton帶來了一整箱酒飲,Anton明明知道Chris正在戒酒,完全沒在幫忙。不過Chris堅定拒絕了Anton遞來的波本威士忌。

「我再也不想體驗那種鑽骨的宿醉頭痛了。」他說。

Zach同樣婉拒喝酒,以他不能酒駕的名義。Zach其實可以喝的,回家只要Chris開車就行了,不過這麼一來Chris就不是酒鄉中的孤獨一匹狼了,令他有點感動。

聚會的最後,舉辦歡送會的那些人全都喝掛了(Anton只是睡著了,他根本就不會醉),而作為被歡送的主角們,Chris和Zach把他們全都搬上車,一個一個送回家。

順便,Chris為賓利後座能容納4個成人而驚嘆不已。

他們花了將近兩小時才送走所有人,沒有後座那些發酒瘋的朋友們吵吵鬧鬧,車上突然變得非常安靜,Chris忍不住笑了出來。

「你今晚很開心。」Zach愉快的說,也被Chris的好心情感染而微笑。

「是的。」Chris笑著承認「抱歉我之前總是嫌棄你的奢侈豪車,沒想到它這麼實用,今天謝謝你了。」

「隨時為你效勞。」Zach眨眨眼睛。

+++

Chris沒有帶太多行李,Zach建議他們到了當地再採購生活用品,書也只帶了目前正開始看的這一本,Chris已經羅列了一份書名清單,迫不及待想探索倫敦所有的古老書店。

將Noah和Shunk親自送到寵物寄養中心之後,他們各帶著一個行李箱踏上旅程。

Chris心底秘密地將Zach的這趟出差行程視作他們真正的蜜月旅行。此刻他的心情和當初剛完成登記結婚的那個他已經不同了,Chris仍然不知道這是不是愛,但他的心已經無法容納除了Zach以外的人。那次酒吧的意外事故只讓他更加確定,至少目前為止他只想和Zach在一起。

思及此,Chris情不自禁地傾身,越過橫在他和Zach之間的機位扶手,輕柔地在Zach唇上印上一吻。

Zach瞪大雙眼,顯然正在強行壓下內心的驚濤駭浪。

「怎麼了?」Chris低下頭,若無其事地問。

「沒什麼。」Zach微笑,伸出手扣住Chris的下巴,慢慢地將彼此的距離拉近,然後落下幾個溫暖的啄吻。

好吧,他們都知道Zach在想什麼,只是沒有人打算說出口。

這是Chris第一次主動吻他。

TBC


寫到這裡,兩人其實已經相識好一陣子了,我才發現派派不可能永遠22歲啊(笨😂)於是整理了一下時間線,畫個表供參:


感謝大家看到這裡❤

评论 ( 28 )
热度 ( 66 )

© happyou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