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不起最近囉主忙著回顧舊愛Merthur沒時間填坑對不起XDDD
不過可能偶爾會有些Dunkirk小短篇⋯
It's ok to judge me.XD

【Pinto|RPS】Now That I Know This Is Love 11

【RPS注意!Zachary Quinto/Chris Pine】
#年齡差注意!Pinto相差18歲請注意!
#關於英國研究生課業描述都是瞎掰,請勿當真

11.

他們在利茲安頓下來之後一切都很順利,Zach即便有不少工作要往其他城市跑也不曾離家太多天。Chris在利茲大學的研究生課題繁忙而充實,他手上有一份論文要在結業前完成,同時也主動參與校內的戲劇演出。

學校提供給學生的舞台資源很豐富,他們一季就有一次大型舞台劇表演,開放校外人士一同觀賞。表演科系的學生隨時都可以申請校內劇院的空檔,舉辦課題性的戲劇演出。

Chris入學4個月已參與過兩次小型和一次大型演出,每一次Zach都會到場觀賞。最初Chris很抗拒Zach來看他的表演,擔心自己太在意Zach的存在而怯場。Zach倒是理直氣壯地說,練膽量正是成為演員最重要的課題,三兩下就成功說服了Chris。

即使Chris已經在倫敦私立表演學校進修了兩個月,高中也有過社團演出經驗,真正站上大舞台卻是第一次。他感覺之前的所學都拋棄了他,第一次系內小型演出時他連基本的台詞都說不好。但他加倍努力,到了第一季的大型舞台劇時演技大有起色,他也總算開始感受到了演戲的樂趣。如今,他是真心實意地想成為一名專業演員了。

每一次演出Zach都會在謝幕後獻給Chris簡潔優雅的小花束,第一次Chris笑著說他才不吃這套,但Zach解釋獻花代表著欣賞他今晚的演出,Chris一改先前的忸怩作態,大方地接過花束,帶著耀眼的笑容道謝。

Chris的同學都很好奇那個男人是誰,每一次都帶著花束來捧場。要不是在追求Chris,要不就是Chris的第一號粉絲。

當Chris以「我的丈夫Zachary Quinto。」來介紹Zach給大家認識時,所有人包括導師都張大了嘴巴。

Chris咯咯笑了起來,他想起Joseph當初得知他和男人結婚了的時候也是驚訝的掉下巴,但又不敢評論他的性向而像個木頭人僵在原地。教授和同學的反應就和Joseph一模一樣。

最後,大家對於他有一個“丈夫”都接受良好,甚至有兩個同為研究生的女同學熱情的表示她們支持LGBT,他微笑表示感激,但其實心底並不在意別人怎麼想。他和Zach結婚沒有必要得到任何人的首肯或支持,現在他能說很高興自己和Zach結婚了,就算整個世界都認為他們不相配也不會改變他們已經結婚並且快樂地生活在一起的事實。

他的指導教授Mr. Greenwood曾找他談過這件事,當時Chris以為嚴肅的教授打算指責他的行為。即便越來越多國家通過了同性婚姻法,也無法消弭傳統偏見。

意外的是Mr. Greenwood相當祝福他,他只是提醒Chris:

「我知道你未來想成為演員,打算進軍好萊塢。好萊塢整體上來說雖然是一個重視自由意志、注重人權的圈子,但人性千百種,據我所知超過半數的好萊塢高官都偏向右派思想,意味著他們不接受出櫃演員,即便你的表現再好,即便你是最貼近劇本角色的那一個演員,他們還是不會考慮你。我只是想提醒你做好心理準備,未來的路可能不是那麼好走,但我很欣賞你的學習態度,也很看好你的特質,我認為你會成功,遇到挫折別輕言放棄。」

Chris想起了Karl,他也同樣提醒過自己這條路不好走,但還是希望他堅持下去。突然感覺很窩心,Chris笑著道謝。

未來若是困難重重,他一定會記得即使這個圈子充滿了惡意,也存在著許多真誠的好人。

+++

一年的尾巴悄悄到來,英國的冬季天寒地凍,除了去學校以外Chris都不太想出門。他喜歡和Noah還有Skunk一起待在壁爐前烤火看書,身上裹著毛毯,腳邊擺著一杯熱茶,窩著窩著時常就這麼蜷縮成一團席地而睡,醒來時總會發現自己枕在Zach的大腿上。Zach坐在他身旁,專注看著Chris看到一半睡著的那本書。

「嘿,你回來了。」Chris露出笑容「外面很冷吧。」他慢慢爬起來,想把自己腳邊的那杯熱茶遞給Zach,隨即發現它早已冷卻許久「我去泡茶。」

「不用了。」Zach拉著Chris的手往自己身上帶,仍有點睡眼惺忪的Chris就這麼跌進他懷裡「你好溫暖。」Zach的鼻子埋進Chris的頸窩深呼吸,嗅到了甜美的果香「可惜你洗過澡了,我原本還想我們可以一起⋯泡澡。」Zach挑高眉毛,高深莫測地說。

Chris的雙頰染上淡淡的紅暈,他低下頭回應道:

「我不介意再泡個熱水澡⋯今天真的很冷。」

原本,他們彼此都只是想暖暖身子,沒有預謀在浴室裡玩什麼把戲,最後卻演變成弄髒了一池水。

Chris坐在Zach身上高聲|呻|吟,不知何時這個姿勢成了兩人的最愛,Zach可以攬著Chris的腰際欣賞他的表情和胸膛起伏,Chris可以抱著Zach的脖子和肩膀,在他身上自由律動而不是被壓制。

最重要的是,彼此的唇近在咫尺。

稍微傾身就能雙唇相觸。Chris總是不自覺的低下頭去親吻Zach,好像那裡有股磁力吸引著他過去,每當他悄悄靠近,雙唇總是很快就被擄獲,Zach竭力吸吮他的唇,所有吵鬧的叫嚷都被他吃進了嘴裡。

不久之後Chris再次變得溫暖又乾燥,他換上了睡衣慵懶的鑽進被窩裡。

「你剛才說了什麼?」哈欠擠出了Chris眼角的生理性淚水,他隨意抹去擦在睡衣上。

「我剛才問你想不想去倫敦過聖誕節。」Zach套上了睡袍在Chris身邊躺下,他們已經習慣依偎而眠,即使臥房吹送著暖氣也沒有人喊熱。

距離聖誕節只剩下兩週,Chris想起他們去年這個時候才剛結婚不久,被Chris的媽媽使計騙回家過聖誕,今年他將與Zach兩個人一起度過,他們的第一個聖誕節。

「為什麼要去倫敦?我喜歡這裡。」Chris十分鍾愛自己為他們所選的房子,這裡樸實而溫暖,雅緻又溫馨,空間不大不小剛剛好。他感覺自己像是在此築巢的小鳥,依戀著這個溫暖舒適的巢穴。

「我以為你會想去看看倫敦的聖誕街景。」

想了想,Chris確實對著名的倫敦聖誕奇景感到好奇。

寒假開始後,他們在聖誕夜前一天搭火車前往倫敦,閒逛了一整天下來,白天與夜晚的聖誕街景都看過了,Chris對於一個城市的晝夜景觀竟能有如此巨大的不同而感到驚嘆,不過印象最深刻的還是倫敦夜晚亮起的華麗聖誕燈飾。

「太美了。」Chris在閃閃發亮的街道上由衷讚歎。

Zach看著在飄雪中緩緩轉圈的Chris,一股感激之情油然而生。

他是何德何能得到了Chris。一個最初坦言無法回應他的感情的直男,已經和他結婚一年了。

Chris甚至是他們兩人之中,先提出想要認真相處的人。他帶領他們走到現在這一步,幸福地不像是真的。

也許Chris終究無法真正愛上他,但Zach幾乎不在意了,只要他們能夠一直這樣生活下去,Zach不強求Chris的愛。Chris已經給予他家人般的愛,對Zach而言足夠了。

「Oh my god, 戶外溜冰場!」Chris喊道「這裡居然有戶外溜冰場,就像電影場景一樣。」Chris轉過身來對Zach露出笑容「我們絕對該去。」他拉著Zach跑向售票亭。

然而現實與理想果然存在著差距,他們換上溜冰鞋之後沒能像電影情節一樣浪漫而唯美地在冰面上相擁而舞,現實是他們都沒有溜冰經驗,一踏入溜冰場立刻跌了好幾跤不說,為了在冰面上保持平衡只能像螃蟹走路般滑稽的移動,幾乎沒有成功“溜”出去過。

最後Chris坐在冰上大笑不止,Zach氣呼呼的拉著害他犯蠢的始作俑者離開溜冰場。當然,離開冰面的沿路他們又摔倒了兩次,笑崩的Chris根本爬不起來,一直在幫倒忙。

Zach覺得又氣又好笑。今天過後溜冰成了他最討厭的事情之一,但也將會成為美好的聖誕回憶之一。

這就是純粹享受生活的方式,真沒想到他這輩子有幸體驗到了。

+++

當晚他們回到倫敦的公寓留宿一晚,隔天在充滿聖誕裝飾的茶館吃過早餐才回到位於利茲的家。

Zach之前弄了一棵聖誕樹回來,他們一直擺在壁爐旁應景,回到家後的Chris受到倫敦聖誕街景的影響,決定好好裝飾一下這棵光禿禿的聖誕樹。他們去了一趟市區的聖誕市集,幾乎買齊了所有的裝飾品,市集上也有賣很棒的麵包,他們買了一些打算當作聖誕夜晚餐的前菜。

滿載而歸,兩人兩手都提滿了大包小包,Zach感覺很新奇,自從他成了富翁之後就再也沒有自己採購過生活用品,直到與Chris結婚,Chris什麼事都喜歡親力親為。最初Zach只是想要多和Chris相處才隨同他一起上超市,現在,一起採購不僅成了習慣,也是Zach最喜愛的事情之一。但是像今天這樣,為了節慶做準備的大採購還是第一次,他喜歡這種有點手忙腳亂的感覺。

回到家之後他們先為今晚的聖誕夜大餐準備食材,初步處理後才開始裝飾聖誕樹。

裝飾聖誕樹沒有什麼學問,就是一個勁地把聖誕吊飾掛上去,Zach的動作認真又謹慎,看似把裝飾聖誕樹視為一門藝術,反觀Chris則是隨性四處掛(雖然他自認這就是他精密的規律),還一邊吐槽Zach挑選的裝飾品,像是「這個薑餅人看起來好邪惡。」、「Zach!你選的天使為什麼頭上沒有光環!?」

最後Zach在樹上圍上燈飾,打開了電源,彩燈明明滅滅,聖誕氣息濃厚。

Zach從紙袋裡拿出最後一個裝飾品,將“伯利恆之星”遞給Chris。

「你來放。」他說。

「樹頂星不都是一家之主來放嗎?」Chris銜著笑意玩味地問。

「你是這個家的主人。」Zach張開雙手意有所指「這裡是你的了,聖誕快樂。」

Chris反覆地張開嘴巴,瞠目結舌「你⋯Zach!你買了這棟房子給我?你太誇張了!!」Chris環視著四周,感到前所未有的驚慌。

「你從來沒有特別喜歡過什麼,卻特別喜歡這裡,這是我唯一能做的。」Zach懊惱地搔首。

那是因為你在這裡啊,笨蛋。Chris忿忿地想道。

Zach沒想到Chris會雙手叉著腰,一臉慍怒地看著自己,彷彿他做錯了什麼事情「要不你就當作這只是我們的第二個家,別糾結買房子的事情了。」Zach趕緊打圓場,他知道Chris不喜歡自己為他花錢,但他以為這一次Chris會高興的收下,Chris深愛這個溫暖的小洋房他都看在眼裡。Zach有點難過不是因為Chris不喜歡他的禮物,而是他又再一次失算,以為自己已經十足的了解Chris,實則不然⋯

Chris嘆了口氣,感到莫名沮喪。他以為這些日子裡自己的一舉一動已經足夠明顯,看來Zach絲毫沒有感受到他積極表達的依戀和愛意,甚至把他的心情轉變歸因於他“很喜歡這棟房子”!?好吧,Zach也沒說錯,他確實鐘愛這個地方,但一切都建構在Zach也在這裡的基礎上。

他以為自己的每一個小動作,都是在告訴Zach“我想要你一直待在我身邊”;以為Zach聽見了他無聲的“我愛你”。然而仔細想想,他怎麼能責怪Zach呢?當初是他自己親口告訴Zach:“我是直男”還有“我無法回應你的感情”,現在卻要Zach理解“我愛上了你”太強人所難了。Chris自嘲地笑了,他搖搖頭甩開低落。

Chris接過Zach手中的“伯利恆之星”放上樹頂,看了看他們共同努力的成果,走回Zach身旁說道:

「謝謝你的聖誕禮物,Zach。不過你應該說:這裡是“我們”的了。」Chris傾身輕吻Zach的臉頰,Zach見機順勢摟住Chris的腰。原來Chris剛才只是為了他用單數而不是複數生氣?

「你知道我為什麼特別喜歡這裡嗎?」Chris問道。

Zach聳肩「因為這棟房子很漂亮?」

「不是。是因為你在這裡。」

Zach瞪大雙眼,幾乎以為是他聽錯了。然而從Chris最初的反應看來,一切似乎都說得通了。

Chris咯咯笑起來「聖誕快樂,Zach。」

Chris決定,既然Zach感受不到他的愛意,那就得用說的。

+++

考慮到他們只有兩個人和兩隻狗,他們不打算做一頓豐盛的聖誕晚餐,但是內容相當豐富。他們合力烤了一隻全雞,做了開胃菜和沙拉,其它配菜都是從外面買回來的現成品。

Zach開了一瓶“夢幻年份”的勃根地紅酒,以“今天是聖誕夜”勸說Chris喝一杯。

「來嘛,你又沒有酒精成癮的問題,你只是不想再宿醉頭痛,一點紅酒你不會醉的,我會看著你。」

Chris很感謝Zach說服了自己,因為這瓶紅酒真是—太完美了。

「我從沒喝過這麼好喝的酒。」Chris滿足的嘆息,手中的這一杯紅酒和所有食物都很搭,不僅酒好喝,連食物都變得更加美味。也許也有一點是因為坐在他對面的Zach讓一切都變得美好了。

「也許是你太久沒嚐到酒精的滋味了。」Zach支棱著下巴微笑。

聖誕夜晚餐進行的⋯怎麼說,很有情調?飯廳雖然亮著燈,Zach還是點燃了餐桌上的燭台增添聖誕氣氛。他們保持的舒適的寧靜,偶爾的交談和清脆的杯盤碰撞聲都顯得份外自然。

晚餐過後趁著微醺的酒勁,他們在客廳跳起了慢舞,因為Chris播放的抒情老歌正適合跳一支舞。

跳舞什麼的真的很傻,Chris都忍不住笑出來了,但氣氛使然,就是自然而然的發生了,詭異的是誰都不覺得突兀,好像飯後在客廳隨著音樂慢舞搖擺是每個人都會做的事情一樣。

自從認識了Zach,Chris感覺自己像是活在一部電影裡,週遭的一切美的像是電影場景,他經歷的一切美好的不像是真的。

Zach帶他踏上了不可思議的旅程。也許正因如此,才令他開始想成為一名演員。

如果他能成為一名專業演員,電影將會是他的工作。而這,是他的現實生活。

TBC

終於更新了連自己都感動落淚😭
每天都36度吸的盛夏寫什麼聖誕節啊我😂但我就想這麼做!!

评论 ( 41 )
热度 ( 48 )

© happyou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