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不起最近囉主忙著回顧舊愛Merthur沒時間填坑對不起XDDD
不過可能偶爾會有些Dunkirk小短篇⋯
It's ok to judge me.XD

【Pinto|RPS】面惡心善的你 1|高校AU

【RPS注意!Zachary Quinto/Chris Pine】
#高校AU
#Teenage!Zach/Teenage!Chris
#私設2人同年
#短篇,近期完結

注意:第一章雖是小清新甜文,其實整體是治癒文。

+++

1

Chris不知怎麼的,和校園中最臭名昭彰的不良少年扯上了關係,甚至成為了⋯朋友。

起因是Chris在午休時間獨自坐在樹下看書,而這個梳著大背頭,名叫Zachary Quinto的不良少年突然從天而降—不,是從樹上跳下來,傲慢的抬高下巴。

「這裡是老子的地盤。」他說,只差沒有叫他滾,雖然意思差不多。

Chris溫吞地推了推鼻梁上的近視眼鏡,埋頭看書「你在這撒尿了嗎?」他小聲地說。

「你說什麼!?」Zach揪起他的衣領,臉上佈滿憤怒的青筋。Chris下意識的緊閉雙眼,雙手翻倒了膝蓋上的書護著腦袋,準備承受攻擊。

預料中的拳頭遲遲沒有落下,Chris小心翼翼的睜開一隻眼睛,發現Zach正在研究他的臉。

這個不良少年失禮的戳戳Chris的臉「這是什麼?」

Chris拍開他的手。

「你沒看過青春痘嗎!?故意戳人痛處很好玩吧!幼稚的混蛋!」Chris大吼大叫,簡直不敢相信這個不良少年把他的自尊心放在地上踩!自從他因為青春痘被喜歡的女孩子拒絕,他就特別在意這一點,但那幾顆渾圓飽滿又通紅的青春痘說什麼就是不肯離去,他姊姊甚至笑說那已經不是青春痘而是面皰了,從此以後Chris總是低著頭走路。

「發這麼大脾氣做什麼,就是好奇一下不行嗎?我就沒見過這麼大顆的青春痘嘛。」Zach切了一聲,倒在草地上翹起二郎腿。

「你還說!不說話沒人當你是啞巴!」Chris氣急敗壞地拔起一撮草丟向Zach。

「好啦好啦,我不跟你計較行嗎?你能待在我的地盤看書。」

Chris傻眼的看著Zach,確定這傢伙的腦子肯定有問題。他想說些什麼反駁但最後決定不要跟智能有障礙的傢伙一般見識。

「話說回來,你幹麻那麼在意,不過就是幾顆青春痘,過幾天就消失了。」Zach手臂枕著頭,嘴裡嚼著草,百分百的不良少年標準姿勢。

「你這種即使作惡多端還是大受歡迎的傢伙懂什麼,反正你長得帥。像我這種青春痘消了還會再長的四眼田雞,即使我是全校第一名也沒人會看一眼。」Chris沒好氣地說,後面說起自己又變得沮喪。

「我剛才可不只看了你一眼啊。」Zach說。

Chris看向Zach,雖然還是覺得這傢伙是混帳,但忍不住笑了出來。

「你真是個怪人。」

「彼此彼此。」

+++

不知怎麼的,Zach口中的“老子的地盤”,後來變成了他們的秘密基地。

一開始Zach很驚訝這個瘦竹竿書呆子竟然一點也不怕他,每天午休還是回到“他的地盤”嚼書本,把文字當午餐吃。幾次華麗的恐嚇,Chris都只是翻白眼當他是5歲小孩,Zach自討沒趣地默許了他的存在。

如果有任何人,無論同學或老師,見到他們一起渡過午休的景象一定會堅信自己出現了幻覺。

Zach和Chris在校園是不同意義上的“風雲人物”,前者雖然時常打架鬧事,卻是校園明星、社交圈的中心人物,反觀後者則是出名的書呆子,雖然沒有女人緣也沒幾個朋友,不過令人望塵莫及的資優成績在整個社區內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若是以學校老師的視角來看,他們就是惡魔與天使的極端存在。

初見面的時候他們就知道彼此是誰了,只是沒人想到他們竟然⋯意外合拍?

開始對話的契機,是Zach用他的午餐麵包餵了那隻老在學校徘徊的流浪狗,Chris從書中抬起頭來,略微驚訝地說:「我以為你打算過去趕走牠。」

「哼,老子才不幹那麼幼稚的事!」Zach蹲在老狗旁邊搔抓牠的頭,一點也不介意牠多久沒洗過澡了。

Chris狐疑的挑眉,不敢相信這傢伙居然說自己不幼稚?

「我喜歡狗。」Chris突然說,放下書本走向Zach和老狗,蹲下來撫摸老狗的耳朵「我一直想要領養牠,但我媽和我姊都對貓狗過敏。」

Zach沒說什麼。老狗吃飽喝足就飛也似地跑走了,直到Chris帶著書準備前往下午的課堂教室,Zach才回應:「我也喜歡狗。」

Chris停下腳步,推了推眼鏡輕笑「你反應真慢。」

+++

後來他們會一起餵那隻流浪狗,還用清潔校工專用的水管替老狗洗澡,並開始聊起了關於狗的話題。

關於Chris 7歲的時候帶著街角那隻被放在紙箱子裡的小狗狗回家,滿心期待著他與新的最好的朋友一起生活,但踏進家門沒幾分鐘,媽媽和姊姊就噴嚏連連,雙眼泛紅的要求Chris把狗狗送回街上。

Chris也雙眼泛紅了,不同於家人是過敏,他開始傷心大哭。

最後他爸爸開車帶著Chris把小狗送去市區的流浪狗領養中心,Chris淚眼汪汪的請求那裡的叔叔阿姨幫他的朋友找到一個家,還希望當他的朋友被領養時可以通知他。

三週後一對年輕夫妻帶著Chris的朋友來到他家。

「我們聽說你很關心Polly的生活,所以我們想親自過來告訴你牠現在是我們的家人了。」

Chris替他的朋友—現在是Polly了—感到開心,但年輕夫妻離開之後他還是因為自己不能給Polly一個家而偷偷哭了。

Zach也分享了自己的故事。他9歲時曾被野狗咬過,小腿傷勢不輕,還為此持續施打了一陣子的疫苗,小朋友最討厭打針了,他曾有好一段時間都恨死狗了。

15歲時他因為打架鬧事被學校懲罰做社區服務,送他去流浪狗中心做義工,他才了解到這些主動攻擊人的狗大多都是因為長期受到人類虐待,無法信任人類而用主動攻擊來防禦自保。

他親眼看見那些被關在籠子裡對他兇狠吠叫的野狗,身體卻劇烈地發抖,好像害怕他下一秒就會抄起工具修理牠們。

做義工的那段時間Zach努力取得心靈受創的流浪狗的信任,當牠們見到他不再無條件攻擊,反倒小心翼翼的用頭磨蹭Zach的褲腳時,Zach非常高興,滿溢著成就感,也從那個時候開始愛上狗這樣真誠的生物。

+++

大概只有那一次聊到了狗,他們才真情流露地分享了彼此的心底話。大多時候他們的對話內容都是沒營養的吐槽。

「我看你之前嚼書就飽了,沒想到這麼能吃。喂!別把我的三明治也吃了,你是豬嗎?」但最後Zach還是把三明治拱手讓給Chris了。

「不過只是被樹枝絆倒需要哀嚎這麼大聲嗎?還說自己是多霸氣的不良少年,你敢說我都不敢聽。」但Chris還是有點擔心地替Zach包紮破了一個大洞的膝蓋。

他們都相當喜歡和對方相處,只是沒人願意承認。

+++

Zach開始關心Chris成天捧著啃的究竟都是哪些書?

Chris被問到這個問題時整張小臉都亮了起來,他用上豐富的辭藻描述他目前正在閱讀的故事大綱,說得正起勁的時候卻發現Zach攤在草皮上睡著了⋯

每一次都這樣⋯

只要Zach關心他閱讀的書本,Chris都雀躍地樂意分享,但Zach沒有一次清醒到最後。這次Chris終於生氣了。

「ZACH!」Chris用腳踢醒他「如果你不想聽我講故事就不要問!」

睡眼惺忪的Zach一臉茫然「我想聽啊,真的很催眠,我睡得很舒服。」

Chris瞪大眼睛,虧他開始有點喜歡Zach這個有著不良外表的好人,沒想到他依舊是個混蛋!

「我再也不會講給你聽了!」

+++

老傢伙不見了。

他們稱那隻住在學校的流浪狗為“老傢伙”。

已經很多天沒見到老傢伙了,一週之後Chris按耐不住開始滿校園的尋找牠。Chris和Zach利用他們午休碰面的時間分頭搜尋,幾天之後Zach從朋友那裡得知老傢伙已經過世了,他決定隱瞞Chris。

Zach回到他們的“秘密基地”,意外發現Chris已經在那裡了,他沒有去找老傢伙,也沒有在看書,他雙手抱著膝蓋,把頭埋了進去。

「你已經知道啦?」Zach嘆了口氣,在Chris身邊坐下。

良久以後,Chris才出聲:「恩。」

Zach伸出手胡亂撥了撥Chris的頭髮,後者賭氣般的用力揮開他。

Zach沒說什麼,收回的那隻手枕著後腦躺下。兩人保持沈默直到午休結束的鐘聲響起。

+++

「走,看電影去。」Zach拿起Chris丟在草地上的後背包,示意Chris跟上。

「喂!你拿我書包做什麼!我們下午都有課!」Chris急急忙忙地撲向Zach,但對方可是三天兩頭就打架鬧事的不良少年,他哪是Zach的對手。

「你沒翹過課嗎?」Zach挑眉。

「翹課!?當然沒有!我不會跟你翹課的!還給我!」Chris抓著他的背包肩帶,可惜無法撼動分毫。

「不輕狂,枉少年。你看了那麼多書從來沒看到過這句至理名言?」語畢,Zach帥氣的邁開腳步,狹持了Chris的背包,他有自信他一定會跟上來。

「現實和小說是不一樣的!還給我!ZACH!!」Chris小跑跟上,設法抓住了Zach的袖口,卻只是令Zach更加便於拖著他走罷了。

Chris一路被牽著鼻子走,只能嘴上逞強罵了Zach一整路。

「唷,現在倒是有精神了。」

Chris頓時閉上嘴巴。

他為了老傢伙過世的消息消沉了好一陣子,一整個禮拜都沒有和Zach鬥嘴。他知道,Zach正在用他的方式關心自己,但是他真的不想翹課啊⋯

Zach嘆了口氣,這傢伙老是把所有心思一字不漏地寫在臉上。

「你下午只有一堂物理課對吧,我已經聽說那老頭今天請病假,你去上課只會被告知可以回家了。」

Chris一個字也不信,他動用了全身的力量憤怒地瞪著Zach。

「信不信由你,反正你走不了。」Zach背著Chris的背包,揮動手中的兩張電影票,痞痞地搭著Chris的肩膀強押著他過檢票口。

沒想到,結果變成Chris愛上了這部文藝電影,唯美動人的台詞飽含著發人醒思的多重涵義,如此觸動人心,電影尾聲處Chris甚至感動落淚,完全忘記自己正在體驗人生第一次翹課。

在影廳燈亮之前,Chris趕緊擦乾淚水,他絕對不想被Zach嘲笑。偷瞄了一眼左側,Chris發現Zach早就睡死在椅子上了⋯就和平時Zach要求Chris唸故事給他聽的睡相一模一樣。

用力翻白眼。Chris開始同情Zach的女朋友,這麼沒神經沒浪漫細胞的男友誰受得了。

+++

那天Chris和Zach混到很晚才回家,Zach拉著他去玩投籃機,再去吃漢堡,然後又去玩了射擊遊戲,最後Chris扛著一隻幾乎與自己等身大的綠色外星人玩偶回到家。Zach贏來的一等獎,但他嫌外星人太醜硬塞給他,連Chris的姊姊也嫌棄,他本來還想送給她的。嘆了口氣,Chris認命地把巨大的外星人拖回房間,讓它在床尾安家。

Chris的媽媽探頭進來「嘿,甜心,你看起來很開心。」她為此微笑起來,她知道她善良的小兒子為了學校的流浪狗傷神了好一陣子「那是約會的戰利品嗎?」

「才不是!」Chris大叫。

+++

Chris總算恢復原狀,每天的午休時間又變回了“Chris vs Zach 鬥嘴爭霸戰”。然後不知怎麼的,鬥一鬥,某一天他們突然鬥起了單字接龍,Chris挺驚訝Zach實際上擁有豐富多元的詞彙量,很多絕妙的應答讓Chris情不自禁大笑出來。

Chris發現自己藉由Zach選用的詞彙越來越了解這個人。其實Zach是一個有內涵又有趣的人,為什麼他要用一個憤怒不良少年的形象掩蓋自己的優點呢?

「我發現你的青春痘少了兩顆,今天是不是該去麥當勞吃薯條慶祝一下?」

「閉嘴,Zach。拜託不要每次都在我對你改觀一點的時候變回混帳。」

+++

「你今天來晚—ZACH!?你沒事吧!?」

Chris丟開膝上的書,衝上去攙扶Zach搖搖欲墜的身體。他的左眼被狠狠揍了一拳,通紅的左眼佈滿可怖的血絲,也許不只一拳,鼻子和嘴角都在冒著鮮血,指關節也有一點血跡,衣服底下肯定還有更多傷痕。

Zach很沉,Chris搬不動他而雙雙跌坐在草地上,Zach發出痛苦的低吟。

「對不起!對不起!Zach你沒事吧?」Chris慌了手腳,Zach打架鬧事不是一天兩天,受了這麼嚴重的傷還是第一次。小心翼翼地讓Zach背靠樹幹,Chris抓起背包把所有物品都倒在草地上,很快找到了簡易醫療包,打從他和Zach認識不久他的包包就一直放著這個,Zach使用過不少次。

Chris慌忙地用紗布拭去Zach的鼻血「止不住啊,Zach!我帶你去醫務室!」

Zach搶走Chris手中的紗布,順便翻個白眼,他撕開紗布捲成條狀塞進自己的鼻孔裡。止血成功,包紮完成,他聳肩。

「那其它傷口怎麼辦!?」Chris沒好氣的大吼。

「過幾天就好了。」

「ZACH!你是為了多重要的事落得這種下場?根本不值得!打架能解決問題嗎?」Chris拿起手帕用力抹過Zach帶血的嘴角,滿意聽見對方疼痛的嘶吼。

「他們說⋯」Zach低下頭。

「什麼?」

「他們⋯」輕如蚊蚋,Chris幾乎聽不見Zach的聲音,他側耳傾聽「他們嘲笑我跟你做朋友。」Zach看起來極其抗拒轉述這段話。

「所以?」Chris偏頭「你就揍了他們?跟我這種四眼田雞遜咖做朋友讓你羞恥到了暴怒的程度那可真是對不起喔!」Chris氣急敗壞的抄起背包,憤怒至極根本沒注意到包裡的東西全都撒在草地上。

「什麼?」Zach難掩驚訝,臉上的撕裂傷隨著面部表情拉扯出血,但他管不了那麼多「等等!Chris!我生氣是因為他們污辱你!」

Chris愣在原地。

「我那群朋友發現我們最近時常在一起,嬉皮笑臉的來問我是不是把你當成奴|隸使喚,還說他們也要享受你的服務。我告訴他們你是我的朋友,他們開始猖狂大笑。」

“你怎麼會跟那種貨色當朋友?”

「然後我就忍無可忍的出手了。」

Chris看著Zach,慢慢走回他身邊幫助他再次坐下。現在他們都倚靠著樹幹,Chris這回擦拭Zach臉上血跡的動作輕柔多了。

「說真的,你何必生氣,你明知道我聽過更過份的嘲諷。」Chris輕嘆。

「嘲諷就是傷人,沒有所謂比較級。」

Zach說得對。Chris聽慣了同學們的嘲笑,不代表他不會受傷。

「你為什麼在乎?」Chris微笑。他想Zach肯定會說“因為我們是朋友”,而他會笑著告訴Zach“你是我最好的朋友”,然而Zach卻說:

「因為我喜歡你。」

咦?

「我喜歡你⋯是⋯想和你約會的那種喜歡。」

咦?

「我是gay。」

+++

後來Zach又說了很多,好像是關於他是從什麼時候受到Chris吸引進而漸漸喜歡上他,Chris全都沒有聽進去。

他抱著膝蓋呆坐在原地直到鐘聲劃破天際,Chris猛然起身。

「那是下課鐘聲。」Zach說。

「我又翹課了?」Chris驚恐地拉扯自己的髮絲,蹲下身抱著頭,一副想把自己埋進土裡的樣子。

「又沒什麼大不了。」Zach聳肩「少上一堂課你依然是全校最聰明的人。」

Chris猛然抬起頭來「⋯你突然這樣稱讚我,我不習慣。」他嚇壞了。

「少來,我以前也說過你很聰明。」

「⋯我以為那都是諷刺。」

+++

Zach很體貼,雖然他是開誠布公地向Chris告白了沒錯,卻沒有要求他的答案,他們之間的相處幾乎和告白之前一樣。

Chris原本考慮著隔天午休是不是不要再去“秘密基地”見Zach了,但Zach沒有做錯任何事,他只是⋯喜歡上了自己而已。

最重要的是Chris擔心Zach的傷勢,他根本無法說服自己不要去。當午休鐘響,他衝出教室。

Zach已經躺在那裡了,看見Chris到來他有一點驚訝,又有一點得意,笑容別有深意。

Zach的傷勢花了一個月才得以復元,期間Chris威脅他若是再打架鬥毆他就再也不過來了。

這一整個月Zach安分的很,全校都在揣測他正在醞釀著什麼樣的邪惡計畫,Chris對此一無所知,他非常滿意Zach的優良表現。

「看,你明明就做得到,根本沒必要打架。」Chris滿意地說。

「還不是為了你。」Zach不耐地說。

安靜了一會兒,Chris終於忍不住問出口:「你究竟⋯為什麼會變成不良少年?跟你的性向有關嗎?」這幾個禮拜Chris有些揣測,但他沒有得出答案,他想知道答案。

「算是⋯自然而然就變成這樣了。」Zach煩躁地撥亂頭髮「我8歲就意識到了自己的性向,我很害怕,因為我親眼看見了那些疑似同性戀的孩子是怎樣被校園|霸|凌,為了保護自己我不得不偽裝成強者,然後我發現大家怕我都來不及了,根本沒有人會注意到我的性向,所以我持續偽裝,漸漸就—深入骨髓了。」

Chris很驚訝,難以想像像Zach這樣氣場強大的風雲人物會害怕。

「那⋯為什麼⋯是我?」Chris蚊蚋般的聲音彷彿能夠被風帶走。

「為什麼不是你?我喜歡上你了,所以就是你。」Zach嘖聲。

「我只是個滿臉青春痘的四眼田雞。」Chris沮喪的說。

「那又怎麼樣?」Zach蠻不在乎地說「和我交往吧。」

Chris目瞪口呆地看著Zach,啞口無言。

TBC

+++

雜談:

關注Pinto的捧友都知道前陣子的大亂鬥,跟青春洋溢的大家比來我其實年紀頗大(阿姨厚臉皮⋯),每次看到各種tag的各種互掐都只是覺得大家拋頭顱灑熱血很可愛(想摸頭),但這次是我第一次覺得很難過,因為有人說:「不想寫Pinto文拉低自己的素質。」

⋯⋯我以為大家寫文單純都是為了“愛”,無論迴響如何、評價如何,都因為享受寫作過程感到快樂。那句話讓我很震驚,原來寫同人文還要顧及功名利祿,當品牌經營?

老實說我當腐女作者有10多年了,一直都是抱持享受的心態寫文,這句話真是打開了新世界的大門。我說這些只是我的各人看法,不是想挑起平息的筆戰,這是我的文,我總可以自由抒發感言吧XD

希望其他作者如果有看我的文,看到了這段碎唸後,可以快樂的寫文。就像讀者看到喜歡的文章就會很開心,我們也應該開心的寫自己喜歡的文:)

所以為了我自己的開心XD此時此刻我真的很想先寫這篇文XD
Now That I Know This Is Love暫緩更新唷^_<

评论 ( 21 )
热度 ( 72 )

© happyou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