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不起最近囉主忙著回顧舊愛Merthur沒時間填坑對不起XDDD
不過可能偶爾會有些Dunkirk小短篇⋯
It's ok to judge me.XD

【Pinto|RPS】面惡心善的你 2|高校AU

【RPS注意!Zachary Quinto/Chris Pine】
#高校AU
#Teenage!Zach/Teenage!Chris
#私設2人同年

ch1大家都紛紛回覆好青春好可愛(謝謝!),但其實這個故事是有關於成長與治癒。抱歉這一章會灑點狗血,這個狗血事件其實才是通篇的主軸,期待青春校園小品的孩子們抱歉了😂

警告:有見血的重傷以及後遺症描寫,請注意慎入!

+++

2

然後?沒有然後。Chris沒有回答,Zach也沒有再提,就這樣過了一個學期。

他們依舊一起度過午休時間,偶爾拗不過Zach,下課後Chris會陪Zach去市區逛逛,或是一起看一部電影。

Zach的表現一直都很正常,從來沒有藉機牽過他的手,甚至連刻意觸碰都沒有,Chris確信Zach已經不喜歡他了。說不準他是鬆了一口氣,還是不甘心比較多?Zach甚至都還沒有開始追求他就這樣放棄了嗎!?

「⋯⋯嗎?」

「什麼?」猛然回過神,Chris看見Zach指著一間店疑惑地看著他,這才想起他又被Zach牽著鼻子走帶到市區閒逛了。

「我問你要吃巧克力冰淇淋嗎?」

聽見關鍵字眼,Chris的雙眼亮了起來。巧克力口味的冰淇淋!他的最愛!

「要!」Chris跟著Zach走進店裡,帶著兩支甜筒出來。Chris想去隔壁街區的書店看看,他們津津有味吃著冰淇淋抄近路。他們已經走過許多次這條昏暗的小路,沒有人預料到會碰上搶匪。

「GODIVA的冰淇淋?少爺們,零用錢挺多的嘛。」暗巷內有2個歹徒正等著他們,戴著搶銀行用的超醜面具,其中1人亮出了鋒利的瑞士刀。

Chris嚇壞了,才吃到一半的巧克力冰淇淋摔落在地,太過於恐慌以至於沒發現Zach將他整個人護在身後,一副隨時可以衝出去和搶匪拼個你死我活的樣子。

2個搶匪同時衝上前搶奪他們塞在褲袋內的皮夾,Zach揍了搶匪一拳,拉著Chris轉頭就跑,然而他們抓住了Chris的腿,粗暴的將Chris摔在地上壓制住他,拿起瑞士刀胡亂揮舞,Chris差不多是嚇哭了,他相信任何鐵漢子遇到相同狀況都會哭的。

Zach怒吼一聲,撲向拿著武器的歹徒,不由分說的暴揍對方一頓。另一個搶匪不得以放開了Chris趕過去支援同伴,似乎也阻止不了Zach地獄般的怒火。

一切混亂止於Zach撕心肺裂的痛苦吼叫,Zach彎下身捂著臉龐大聲悲鳴,歹徒似乎也驚呆了,不確定他們做了什麼。直到看到了地上的鮮血,他們飛也似的逃跑了。

「Zach?!」Chris衝上前攙扶Zach搖搖欲墜的身體,驚駭地發現Zach整張臉都佈滿了鮮血,還有更多血液沿著指縫迅速流出來。

「Zach!Zach!天啊,跟我說話⋯求求你,Zach!」

除了大聲哀嚎,Zach一個字也說不出來,他痛苦的在地上打滾,Chris沒發覺自己的眼眶全濕了。

Chris磕磕絆絆找出手機叫了救護車,他不記得自己是怎麼辦到的,他只記得他不斷哭喊著“救救我朋友,救救他!”

直到救護車抵達之前,Chris一直抱著Zach劇烈顫抖的身體,幫助Zach按壓不停出血的傷處,他的雙手也沾滿了鮮血。

Chris咕噥著安慰的話語,不斷在Zach耳邊懇求他保持清醒。但在心底,他祈求這些痛楚能夠全部轉移到自己身上。

+++

Chris一直待在醫院沒有離開。

他打過電話回家,保證自己毫髮無傷,並請求媽媽讓他待在醫院直到得知Zach的傷勢情況。

警察來過一趟替Chris做筆錄,然後Chris見到了Zach的媽媽和哥哥。

Zach的媽媽看見了他「你就是Chris嗎?」她問。Chris羞愧的低下了頭,都是他為了去書店抄近路,才讓Zach受了重傷。

「Ms. Quinto, 我很抱歉我⋯」

「你沒事吧!為什麼流了那麼多血沒有包紮?!」Ms. Quinto高亢地打斷他,轉頭準備抓住一個路過的急診醫生。

「不!Ms. Quinto!我沒事!這是⋯」Chris又低下了頭,感覺到淚水憑空冒出在眼眶裡打轉「是Zach⋯」

Ms. Quinto輕拍他的肩膀,小而暖的雙手握住了Chris的「他會沒事的。」她溫和地說。

半小時後醫生呼叫了Zach的家屬,Ms. Quinto和Zach的哥哥Joe進入了病房,沒幾分鐘他們就出來了,Joe去辦入院手續,Ms. Quinto回到Chris身邊「你可以進去看他了,他傷到了左眼球⋯主治醫生需要他住院幾天,我明天早上會再過來,你去吧。」

Chris僵硬地從塑膠椅上站起身,向Ms. Quinto道謝時他突然想到「您認識我?」Zach從來沒提過他的家人,但是Zach的媽媽顯然知道他。

「當然。你是我們家Zach的男朋友。」她笑咪咪地說道。

「什麼!?我、我不是⋯」

「啊,我就知道只是他一廂情願。雖然他一直都是這麼跟我說的,“Chris是我的男朋友”。」

Chris渾渾噩噩地走到病房門口,他還以為Zach早就對他沒興趣了⋯

病房內只開了一盞小燈,Chris眨了眨眼才看見Zach坐在病床邊,穿著鬆垮垮的病號服,左眼纏繞著厚重的紗布,雪白的繃帶幾乎佔據了半張臉。

一直高高懸掛的心臟這才安穩落地,Chris輕輕關上身後的門,Zach聞聲看了過來。

沒有人說話,Chris安靜地走向病床,突然有股衝動想要跑起來撲向Zach,想緊緊抱著他確認他的心臟跳動、確認他沒事。

儘管他們兩人的差距就像白天和黑夜,然而無形之間,Zach已經走進了Chris的內心,滲透了他的生活。他的存在對Chris而言意義重大。

Chris已經無法想像沒有Zach相伴的日子了。

他快步來到Zach面前,一步又一步縮短著彼此的距離,直到他謹慎地將自己崁進了Zach的雙腿之間。Chris伸出雙手捧著Zach的下顎,小心翼翼地翻看傷處,即使只能看見一片雪白,這麼做還是讓Chris感覺好了一些。

沒有移開雙手,Chris反而越靠越近,在鼻尖碰上鼻尖之前停了下來,彼此溫熱的呼吸交纏在一起。

「你還喜歡我嗎?」Chris唐突問道。

Zach點了點頭,沒有避開Chris焦灼的目光。

「你還想和我交往嗎?」Chris又問。

再次點頭,沒有任何猶豫。

「那好⋯。只要你答應我這輩子再也不打架,再也不會受這種傷,我就答應你。」Chris的手指輕輕描繪著紗布邊緣,指尖宛如羽毛般在Zach的臉上輕盈跳躍,但是他看上去非常沈重悲傷,眼角滾動著水光。

Zach的手指自主追尋著Chris隱藏在鏡片後面的淚光「我答應你。」

Chris撲上前緊緊抱住Zach。

「我擔心死了,我以為你會死,你看見他手上的刀了為什麼要蠻幹?你再也不能這樣對我了!」Chris淚濕的臉龐深埋在Zach的頸窩,因為啜泣而全身顫抖著。

Zach的大掌在Chris背上游移拍撫。他的麻藥效果正在退去,他的傷口很痛,但Chris讓一切變得可以忍受。

「我答應你。」

+++

他們都心知肚明,Zach的傷口會成為永遠刻印在臉上的刀疤,但Chris沒想到Zach會⋯

Zach同時失去了一隻眼睛。

鋒利的瑞士刀劃破Zach左臉的同時也劃破了眼角膜,眼角膜破裂範圍太大,2次手術過後醫生宣告Zach左眼失明。

比起Quinto一家,Chris悲慟的反應還比較像是病患家屬或是病患本人。無論是Zach或是他的家人,看起來都⋯適應良好。

「我還有一隻眼睛。」Zach樂觀地說。

「Zach。」Chris嘆氣,萎靡地窩在病床旁的椅子上,為Zach的未來擔憂。

「我很高興⋯」Zach說「還好我只失去了一隻眼睛而不是一雙,至少我還能看見⋯你。」

Chris目瞪口呆。

「你⋯真的這麼喜歡我?」Chris不敢置信。

Zach點頭。

「但我⋯」

「你不是滿臉青春痘的四眼田雞,」Zach翻白眼。Chris只能看見沒有被繃帶包裹起來的那一隻眼睛,他好奇Zach受傷的的左眼痛不痛,翻白眼可沒辦法只翻一隻眼「你是Chris,Chris Pine。」

「我的男朋友。」

+++

Zach出院回到校園之後,為了照顧尚未痊癒的傷口,醫生要求他戴上眼罩,迫於無奈的獨眼龍造型一時之間讓他從不良風雲人物晉升為人人追捧的校草,全校上下男男女女都為他瘋狂,因為cosplay神盾局局長真他媽帥斃了。

然而,2個月後,當Zach傷口癒合他卸下了眼罩,突然之間,沒有人敢接近他,沒有人敢和他說話,甚至不敢看他一眼。包括Zach曾經一起廝混的那些豬朋狗友。

他們都被Zach猙獰的傷口嚇到了。

顯眼的刀疤從Zach的眉骨開始,劃過左眼,直到顴骨。Zach的五官本來就比較鋒利,絕對不是和藹可親的類型,再加上這一道瘋狂的刀疤,Zach看起來就像是混黑社會的不良份子。

可能因為Zach本身就以打架鬧事聞名校園,這個傷疤只是證實了一直存在的謠言,現在所有同學都誤會了Zach是黑幫成員之類的麻煩角色。活躍於人群中的不良少年和真正的黑幫完全是兩回事,此後再也沒有人敢和Zach做朋友。

創傷症候群來得晚,Zach這時才明白Chris當初的擔憂。

Zach本是呼風喚雨的校園明星,除了老師和書呆子以外每個人都喜歡他,這場無妄之災奪走了他的光彩,向來意氣風發的Zach突然駝起背來,背影顯得遙遠孤寂、黯淡無光。

Chris不忍心看到因為自卑漸漸變得卑微的Zach,令他感到心痛,比他自己曾經被心儀的女孩子嫌棄還要疼痛好幾倍。Chris透過姊姊在網拍上挑了一個很有質感的純黑色皮革眼罩,他送給了Zach,期望他正向面對這個不會消失的傷疤。

Zach看著手中的禮物。

「連你也嫌我醜嗎?」他小聲地問道。平靜而平板,卻是那麼的破碎,Chris甚至可以聽到他無聲的哽咽,幾乎割破了他的心口。

「ZACH!你為什麼這麼想?你怎麼可以這麼想?」Chris大吼,他感覺到憤怒的淚水在眼眶打轉「我一直以來擔憂的都是你的眼睛,我難過你失去了一半的靈魂之窗,我擔心你併發更嚴重的後遺症,我從來沒有對你的傷疤另眼相看,但你為了它失去了朋友,甚至失去了自己,我不想看你繼續沈淪悲傷,我只是想做一些男朋友會做的事情,我只是想討你歡心。我什麼時候變得以貌取人了?我還以為你了解我!」 Chris一股腦地說完掉頭就走。

「Chris!!」Zach一把拉住了他。

「對不起!」Zach擋住了他的去路,還沒有組織好語言,一心只想要Chris留下「對不起⋯我只是⋯就像你說的,失去了我自己⋯我很抱歉⋯」

「Zach⋯」Chris捧著Zach的臉—這是他後來最喜歡觸碰Zach的方式—看著Zach靜如止水的左眼,眼淚忍不住又要奪眶而出。有時候他真的希望受傷的是自己而不是Zach,他已經沒有什麼自信可以失去了,但是Zach不一樣。

Chris的拇指輕輕劃過傷疤的下緣「真正的朋友永遠不會為了外貌而放棄你,我們以後都會遇到的。」他安慰道。

「而我會一直在你身邊。我們說好的,只要你這輩子再也不打架,我們就會一直在一起。」

+++

Zach戴上了Chris送的眼罩,即便他已經清楚知道Chris一點也不害怕他猙獰的傷疤(甚至時常輕吻它),但他戴上了眼罩一來是感謝Chris的心意,二來是眼罩的確給了他些許安全感,他不想將最脆弱的部位暴露在眾人面前。

眼罩掩蓋了大部份的傷疤,再加上Zach已有很長一段時間再也沒有打架惹事,流言蜚語被淡忘,同學們逐漸開始和他講話,但是Zach變得疏遠,回應總是簡短有禮,再也不像從前談笑風聲。他告訴Chris他已經見過這些人的真面目,他想要遇見Chris口中的那種“不會為了外貌而放棄你”的朋友。

他們依然在老地方一起度過午餐時間,現在也不避諱在校園各個角落出雙入對。有傳言說Zach現在交不到朋友不得以只好和另一個沒朋友的遜咖一起混。

經歷了人生劇變的兩人對這些幼稚的留言嗤之以鼻,幾乎沒有什麼事情能打破他們對彼此的信任。

+++

「Zach,如果你還記得我們明年就要申請大學的話,現在請醒醒。」Chris推了推躺在草地上小憩的Zach。

「你知道我不可能跟你上同一所大學。」Zach懶懶的說。Zach的在學成績不算太差,但跟Chris比起來天差地遠,即便他從現在開始徹夜準備SAT也不可能申請上Chris想讀的大學。

「你有任何目標學校嗎?」Chris耐心問道。

「沒有。」不出Chris所料。

「我準備申請柏克萊大學,如果我們的學校都在柏克萊市,也許可以一起分擔房租。」

Zach幾乎是跳了起來,同居兩個大字塞滿了他的腦袋,他搶過Chris手中的大學招生簡章粗暴的翻閱所有位於柏克萊市的大學。

基本上只要是位於柏克萊市/周邊的學校都是Zach的申請目標(除了柏克萊大學),他開始接受Chris的指導,跟Chris一起唸書寫作業。

Chris顧及Zach只能用一隻眼睛閱讀,比常人吃力好幾倍,他們每半個鐘頭就會休息一下,閉目養神,偶爾聊聊天。

這些日子Chris把Zach照顧的很好,Zach很感激,但更多的是濃烈滋長的感情,從喜歡昇華成了愛,他愛上了Chris,因為他是那麼的不平凡。

Chris聰明有禮、博學多聞、善良有愛心。他能欣賞一個人的內心而不是外貌,他有很棒的笑容,他—很美。

那些一直困擾著Chris的青春痘,隨著時間漸漸消失,等到了畢業前夕(他們就這樣交往了一年半!),Chris成了一個皮膚幼嫩,唇紅齒白的帥小子,他自己甚至沒發覺,因為他從很久以前就不再為滿臉痘痘而發愁了。

學校的女孩子們終於開始注意到他,總是看著他竊竊私語,但礙於恐怖的Zach一直都待在Chris身旁而沒人敢上前搭訕。

Zach表面上看起來不在意,但內心其實動搖不已。

越來越多人想認識Chris,越來越人看見了Chris的優點,他就像個絆腳石,還是一顆很醜的石頭。

+++

「這是什麼?」Zach問。

「呃⋯胸花⋯的替代品?我猜。」Chris羞愧的搔抓後頸,看起來很不自在。

Zach看著手中的⋯乾草胸針?不知該如何是好。

「Katie⋯就是我姊姊最近在學做乾燥花,所以我採了一些草地上的野花⋯就是我們每天都會去的那片草地,她教我怎麼做。她說我用這麼醜的花做出來一定更醜,但我覺得那片草地對我們而言很有意義⋯」

Zach眨眨眼睛,受寵若驚的同時仍然不知道該作何反應。

「我不想去畢業舞會,我們一起翹掉吧?我用我自己做的胸花邀請你參加我們兩人的畢業舞會。」Chris終於解釋胸針的用途。

「Zach?」見Zach遲遲沒有回應,Chris有些不安。

「Zac—嗯嗯嗯嗯—Zach!我說過—不能—在學校—接吻!!」Chris用力推開Zach四處張望。

「我願意。」Zach忽視Chris的意願緊緊抱住他,低沈而專注的聲線讓Chris羞紅了臉。

彷彿他們剛才就這樣許下終身一般。

+++

Zach別上了Chris手作的胸針,帶著正統的畢業舞會胸花來到Chris家。他穿著一件藍色格子襯衫搭配牛仔褲,很休閒的打扮,因為這是屬於他們兩個人的畢業舞會,沒有愚蠢的舞會規矩可以束縛他們。

來應門的人是Chris的媽媽,看見來人她露出了大大的微笑,看起來美麗動人。

「Zach!快進來,Chris就快準備好了,他大概換了一百件衣服,連身為他今晚的造型師的Katie都受不了,拋下他跟男朋友去看電影了。」

「媽!妳不應該跟Zach說這些!」Chris的聲音從樓上傳來。

「別擔心,Sweetie,就像我說的,Zach不會嫌棄你的,快下來。」Ms. Pine對Zach擠眉弄眼,等到Chris的身影緩緩出現在樓梯上,Zach才明白過來。

Chris也穿了藍色格子襯衫和牛仔褲,只是襯衫的藍偏淺了一些,就像他的藍眼睛。

「嗨—」Zach失神地說,Chris看起來非常—完美,休閒的格子襯衫看起來很柔軟,就像Chris善良的內心。

Ms. Pine推了推Zach,他這才如夢初醒,將手中的胸花塑膠盒遞出去。

「我要出門了,孩子們,別玩得太瘋。」Ms. Pine戴上了耳環,分別給Chris和Zach一個頰吻之後關上了家門,現在就剩他們兩人獨處了。

Chris聳肩「今天是我爸媽的結婚紀念日,他們要去法國餐廳慶祝。」

Zach點點頭「那你打算帶我們去哪裡?」

「跟我來。」Chris戴上了胸花,拉著Zach走出家門來到後院。

後院擺著兩張椅子和一個圓桌,是一套木製家具漆上了白色油漆,看起來經歷過不少風吹雨打,充滿了使用痕跡。

藤蔓架上現在纏滿了垂吊小燈泡,讓後院看起來像是有個小派對在等待著他們,但桌上只有兩罐可樂和一台收音機。

「你自己佈置的?」Zach的聲音充滿喜愛。

「只有燈泡比較麻煩而已,其它的東西就只是搬過來。」Chris聳肩「我想要給你驚喜,不然我一定會找你來幫忙的。」

他們坐下來喝飲料,為了調整收音機頻道折騰了半小時,最後Zach被打敗了,他拿出自己的手機擴音播放音樂,Chris噘著嘴低聲抱怨他比較喜歡收音機,但Zach假裝沒聽到。

Zach躬身向Chris伸出一隻手,標準的邀舞姿勢。

「我以為我們就只是坐下來聽音樂⋯」Chris有些慌亂,他握住了Zach乾燥溫暖的手,卻遲遲不打算站起來加入Zach。

「你沒忘記這是畢業舞會吧?」Zach挑眉。

嘆了口氣,Chris認命讓Zach牽著走向藤蔓架。

其實他們之中沒有任何人會跳舞,他們就只是站在小燈泡下搭著彼此的腰間左右移動,如果Katie看見他們搭配音樂原地踏步的模樣準會笑死。

「你沒有戴著你的眼罩。」Chris在輕柔緩慢的旋律間隙這麼說道,右手緩緩離開腰際來到Zach的傷疤。疤痕的顏色隨著時間一天一天沖淡,從一開始猙獰的紫紅色變成了蒼白的刻印。

Zach聳肩「在你面前我沒必要遮遮掩掩。」

「你永遠不須在任何人面前遮遮掩掩。」Chris輕柔的嘆息。

「我需要⋯一點時間。」他們一起經歷了那麼多,Zach不再避諱向Chris示弱,Chris總是懂他。

「Zach。」Chris再次嘆息,非常溫柔地「當然,無論多久我都在這裡。」

+++

屬於他們倆的“畢業舞會”結束後,Zach幫忙拆卸燈泡和收拾飲料罐,當他準備向Chris道別,Chris拉住了他的手。

無須贅言,彼此的想法都透過眼神交流清楚地傳遞出去了,他們親吻、擁抱,跌跌撞撞進入Chris的房間,雙雙倒在床上。

「你還留著那個外星人?我以為你早丟了,它那麼醜。」Zach踢了踢床尾的大布偶。

「閉嘴。」Chris欺身壓著Zach「小聲點,我爸媽可能快到家了。」

要知道,他們還沒做過,今天確實是一個特別值得紀念的日子,適合踏入下一個里程碑,一想到他們要在Chris父母的眼皮底下做這件事—Zach吹了聲口哨,調侃Chris的大膽。

Chris半心半意抽打了Zach的肩膀,伸出食指抵在Zach的雙唇上。

為了保持安靜,他們刻意壓低音量,所有聲響都經過特別壓抑變成了輕喘,縈繞在彼此耳邊,很多咽嗚都被彼此的唇堵住,Zach反而感覺更加火辣刺激,沒多久兩人都攀上了高峰。沒人覺得特別羞恥,他們都是第一次。

即使過程很棒,Zach覺得還是比不上此刻,他們依偎著彼此,胸口仍然快速起伏,安靜無聲地依附彼此的體溫。

寧靜維持了許久,沒有人捨得離開。

「畢業快樂。」Chris笑說。

「我很快樂。」Zach笑著回答。

+++

高中生活帶給他們許多不愉快的回憶、經驗,和陰影。

但高中生活讓他們遇見了彼此。

TBC

沒錯妳沒看錯,他們高中畢業了,對不起高校AU只維持了兩章😂這真的是短篇!

评论 ( 11 )
热度 ( 51 )

© happyou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