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不起最近囉主忙著回顧舊愛Merthur沒時間填坑對不起XDDD
不過可能偶爾會有些Dunkirk小短篇⋯
It's ok to judge me.XD

【Dunkirk|Alex/Tommy】Alive

Dunkirk fic:Alex/Tommy


碎念:從Tommy抓住了Alex的手開始我就徹頭徹尾戀愛了,看著他們一路亡命鴛鴦,攜手同行直到最後一幕⋯(私心亂叫攜手組XD)

難道只有我戀愛了嗎XD

難道只有我覺得這兩隻從頭到尾都在eye fuck嗎XD

總之我把ao3都嚼爛之後捲袖子下海了!不過其實我最萌的是RPS😆(超可愛啊)

RPS同好請舉手!有同好的話我會寫唷(利誘)


+++


Tommy沒有朋友,他曾經有過。


戰爭奪走了他們。


在真正抵達戰場之前,他和一群來自英國各地的新兵有過歡快的相處時光。軍隊將他們送入戰線之後再也沒人笑過,少數人是因為置身於殘酷的戰役之中無法感受到一絲快樂,大部份的人則是因為他們已經死了。


Tommy和他的朋友們在真正提槍上陣之前還不知道子彈不留情,Tommy永遠記得他們想要回頭營救中彈的弟兄,短短幾秒鐘的停留,他們又失去了3個朋友。


於是Tommy邁開步伐跑起來,所有活下來的弟兄都是如此,頭也不回的遠離砲彈。沒有人能夠拯救誰,他們甚至無法保護自己。


在那之後,無論身後的戰況如何慘烈,Tommy再也不回頭,不回眸。


一旦回頭,死路一條。


沒有人特別說出口,這就像是士兵之間的共同默契。遭遇攻擊,儘管逃跑,無論誰死了,都不要回首。


Tommy身邊的朋友一個又一個消失,他知道這些人都已在他身後死去,只要他不去看,不去想,就不會悲傷。


只是他從沒想過,當他們撤退到敦克爾克的時候,最終只剩下他一個人。


這片廣大的沙灘上滿是和他相同處境的受困英國士兵,他卻找不到歸屬,他想回家。


每個人都想回家,不計一切代價。


孤獨的他在束手無策之際遇見了Gibson和Alex,他們也都是一個人,Tommy明白他們就像自己一樣,曾經擁有朋友。


Gibson從不說話,Tommy從他掏出自己胸前的姓名牌而得知Gibson這個名字,他八成是被這一路的戰爭經歷嚇到喪失了語言能力,一點也不奇怪,Tommy不曾懷疑過他的來歷。


即便Gibson不說話,同樣渴望回家的默契使他們合作無間,儘管最終他們沒能成功登上回家的驅逐艦,對Tommy而言至少他曾為生存做了些什麼,而不是留在沙灘上安然等死。


你永遠不知道走在選擇的分岔道路上會為自己帶來什麼,可能什麼也不會發生,也可能改變自己的一生。


Alex選擇在此時此刻進入Tommy的視野,Tommy抓住了他。


+++


被敵艦擊毀的驅逐艦搖搖欲墜地倒向提防波,Alex差點在水中被輾碎,他拼了全命游泳的姿態彷彿像是他有能力戰勝水阻力,但是他恐懼的眼神告訴Tommy他辦不到,他需要幫助,Tommy立即伸出了手。


這是Tommy第一次握有餘力拯救他人的生命。當他在戰線上拔足狂奔,身後那些中彈的人們宛如為他而死,彷彿他親手殺了他們。這是Tommy第一次看著一條舞動的生命回到它所屬的地方而不是逝去,讓Alex看起來幾乎是—美麗的。


Tommy想聽一聽Alex的心跳聲是否真實。


「高地兵團!我會再幫你們找一艘船。」Bolton指揮官大喊道。


Tommy回神,抓緊這個絕佳的機會,他和Gibson浸濕了自己,假冒高地兵團的一員,而Alex沒有揭發他們。可能這是對Tommy無聲的感謝,可能Alex不在乎他們是誰,也可能是Alex知道,知道他們想回家,就像所有人一樣。


+++


奇異地,Tommy沒有感到一絲詫異,他們搭乘的另一艘驅逐艦再次擊沉。


溺水、逃脫、棄船、游向汪洋中的浮木。Tommy精疲力盡,他甚至沒有說話的力氣,反而是Alex朝拒絕讓他們登船的士兵們叫囂著:「冷靜!?等你被魚雷轟炸過再來告訴我怎麼冷靜!」


充滿生命力。


Alex已經不是第一次眼睜睜看著載他回家的船沉沒,也許比Tommy以為的次數還要多,在無止盡的得救與求救之中輾轉流落,他仍然沒有喪失信心。Tommy不理解Alex,沒有人像Alex一樣。


+++


如果不是因為Alex,Tommy可能已經放棄了嘗試。


如果不是因為Alex,他們可能沒有機會搭上擱淺在邊界的那艘貨船。但那不代表Alex有權利扔掉Gibson或是他。


「總有人得下船,這樣我們其他人才能活下去!」Alex如此教訓他,Tommy突然懂了。


Alex不是自信,不是氣勢凌人,他只是害怕。可能比Tommy還要害怕。Alex用堅毅不屈的表象隱藏他對孤獨死去的恐懼,Alex不是壞人,他只是想回家,他們都想。


所幸Alex登上了月光石號,這是Tommy獲救之後注意到的第一件事,他沒有隨著貨船沉沒,沒有葬身火海,Alex登上了月光石號,即使他渾身附著汽油Tommy也能認出他。


有一件事讓Tommy感到很困惑。他和Alex如此不同,如果不是戰爭讓他們相遇,安逸生活的他們甚至不會跟對方說話吧。如今他們僅僅共處了不到一週,卻彷彿共同經歷了一輩子。


Tommy不知道是什麼促使他們向彼此靠近,他們漸漸坐到了一起,肩並肩看著英國沿岸越來越近,Tommy感到前所未有的平靜。


Tommy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夠喜歡身旁這個自私的傢伙,但他知道自己不能失去Alex這個意義非凡的存在。


從貨船逃出來之後,Tommy首次回頭,身後僅有一片混亂,他手足無措,絕望無助,他甚至不知道該如何自救,更遑論擔憂其他人。


然而Alex在這裡,像一座燈塔,一抬頭他就在那裡,在黑暗中留下一盞明燈指引回家的路。


讓Tommy感到安全。


他們甚至一起上岸,一起登上火車,Alex都在觸手可及之處。


儘管Tommy並不信任Alex,如今Alex卻成為他所能找到最安全的地方。


Tommy閉上眼睛,瞬間跌進了夢鄉。如此長時間以來最安穩的夢鄉。


+++


英國,他們回家了,卻沒能回到真正的“家”。


戰爭遠遠沒有結束,他們僅僅只是僥倖逃離了Dunkirk,戰役持續膠著,所有士兵集中在鎮上整裝待發,等到他們休息足夠之後便會被重新發落。


Tommy和Alex心有靈犀不談“未來”,或者是說他們不怎麼談話,他們只是挨在一起享受得來不易的安寧。這幾天他和Alex幾乎形影不離,畢竟整個鎮上的熟面孔唯有彼此了,即便Alex是Tommy身邊目前最貼近為朋友的角色,他卻在心底牴觸將Alex視作朋友,他曾經的朋友⋯都會消失在他身後,Alex不能消失。


「我想—」Alex打破連日的沈默「我想為前幾天的事道歉,我不是想為自己的言行開脫,我只是⋯變得不是像是我自己,我以前不是這樣的人。也許我已經變了,也許我現在就是這樣的人。」


「你以前是怎麼樣的人?」Tommy問,許久沒有說話的聲音聽起來不像是自己。


「這個嘛—我喜歡交朋友,開無傷大雅的玩笑,時常大笑,容易熱心過頭,專長是烘焙,我家開烘焙坊,我從小聞著麵包香醒來。」


「你家的麵包有比船上的草莓果醬吐司還好吃嗎?」Tommy認為那片吐司是他此生吃過最美味的食物,但當時他在生死交關的路途中,恐怕意見不是那麼中立,他想聽聽專家怎麼說。


「好吃一百倍。」Alex笑了,應證了他愛笑的性格。這麼多個月以來Tommy終於看見了一個笑容,他為此微笑了起來。


一個短暫的相視而笑改變了他們之間的氣氛,Tommy和Alex開始談話,主要是關於自己在家鄉的生活,有默契的不提及入伍後的一切。和Alex獨處的時候,Tommy時常忘記自己身處何方,忘記他和Alex很快就得兵分兩路,獨自面對沒有未來的新任務。每當鎮上的其他士兵進入視野,Tommy又憶起了所有人的命運,這種感覺就像他在Dunkirk,好不容易登上回家的船隻,下一秒魚雷轟頂。


+++


儘管Alex白天會對Tommy微笑,不代表他完全拋開了戰爭的陰影,他幾乎每晚都做惡夢。不怎麼稀奇,整個營區到了夜半都充滿了痛苦的夢囈,每個人都有自身的心理問題。


但是Alex會哭泣,睡在他身旁的Tommy時常被Alex吵醒而後發現淚水從Alex緊閉的雙眼不斷滑落。Tommy會搖醒他,然後離開大通舖去外面透氣,他不想讓Alex尷尬,也不知該如何面對脆弱的Alex。


這天,Tommy搖醒了在夢中啜泣的Alex,來不及離開,驚醒的Alex抓住了他,驚恐的雙眼充滿淚水,在濃黑的夜色裡閃閃發亮。


一時之間Tommy有股時空錯亂的幻覺,彷彿他們置身於另一個沒有戰亂的世界,時間不會流動的世界。


忽地Alex站了起來,頭也不回朝戶外走去。他沒有放開箝制著Tommy的手,迫使Tommy跌跌撞撞跟了上去,直至走到鎮上的溪邊才停下來。


除了清潔他們通常是避開這條小溪的,水聲無助於平靜,而Alex仍然沒有放開Tommy的手,甚至在夜半無人的路上從Tommy的手腕漸漸下滑,彼此的手指纏繞著。


Tommy以為Alex打算整晚都這樣牽著他不說話的時候,他開口了。


「你覺得Gibson有搭上⋯任何一艘船嗎?」Alex的聲音顫抖著,這個問題Tommy同樣耿耿於懷,然而他沒膽去問。一直以來他告訴自己,只要不去看、不去想、不求得真相,就能佯裝他在乎的人們都還在世上某個他看不到的角落。


Alex不是這樣的人。他將每個人都放在心上壓垮自己。


「我告訴他棄船,我告訴他別管那些該死的洞了!他一定聽到了!但我不會說法文⋯」Tommy感覺到Alex的手指揪緊。


「我不是真的想要他死⋯我⋯!」Tommy用力拉扯Alex的手指,促使Alex回過頭看進Tommy的眼睛。


「Gibson一定搭上別艘民船了。」Tommy肯定地說道,儘管他的雙眼突然有些刺痛。


Alex大笑,歇斯底里的大笑,像是Tommy說了一則無聊至極的笑話,然而他什麼也沒說,貌似接受了Tommy的說法。


+++


Alex和Tommy⋯彷彿又更加親密了。無論是誰在夜半被惡夢侵擾,另一個人都會在一旁喚醒對方,等到對方足夠清醒再一起離開,攜手前往流水潺潺的小溪。


Tommy不認為“攜手”是有必要的,但他們似乎都渴望著彼此的觸碰,沒有人指出事實。


後來他們合併了床墊,以擁擠為虛名行使依偎之實。儘管睡眠品質大幅提升,他們仍然會在夜半溜出去吹風,可能只是習慣了。


時間按照它的步調流逝,該來的躲不掉,上級公佈了兵團的分配,Tommy將在三天後成為北方邊界的駐守兵,而Alex身為高地兵團碩果僅存的一員將前往—最前線。


他們一起站在佈告欄前,淹沒在人群之中,Tommy看向Alex,撞進他深沈莫測的綠眼睛。


他們都清楚Alex在軍隊中的定位,結果早在預料之中,為什麼答案揭曉時他卻⋯難以接受?Tommy知道為什麼。難以接受的是他們即將分離的事實。


當晚他們都沒有入睡,睜著雙眼無聲對視,直到其中一人起身,他們走向了數個夜晚的必經之路。


他們在溪邊的大石頭上坐下,像每個夜晚一樣保持沈默,將近一個鐘頭後Alex說:


「我早就知道高地兵團的去向,其實去哪裡都一樣。」他聳肩。


Tommy張開了嘴,又合上,張了嘴再次合上,他知道Alex很害怕,而他們都不想要他戳破它。


「我昨天收到我母親的來信,」Tommy轉移話題,Alex看了過去「她除了問候我以外還塞了茶包在信裡。」Tommy拿出懷中的信件,將信紙抽出來,遞給Alex裝有紙茶包的信封「是TWININGS,不是我們早上喝的那些垃圾。」


Alex看著紙袋「如果泡水就毀了。」


「所以你絕不能溺水。」


「如果是泥水呢?或雨水?」Alex問。


「你最好用生命保護它。」Tommy說。


他們都笑了起來。


+++


Alex的徵召時間在Tommy離開的兩天後,這並不代表Alex擁有更多時間,他們僅剩的時光滴答流逝。


隔晚,不知道是誰先醒了過來,Alex突然推開Tommy離開了。Tommy跟了上去,然而Alex不像往常放慢腳步等他,也不因嫌他速度過慢而伸手拉著他。


也許Alex想獨處?但Tommy還是一路跟到了溪邊,Alex在那等著他。


不知道是誰先踏出那一步,也許他們同時上前,吻住了對方。Tommy不會假裝受害者般的說,他不知道這是怎麼回事。他當然知道是怎麼回事,他和Alex都心知肚明。


那些手指相觸的小動作還有意欲明瞭的視線,很多時候他們都差點在人前雙唇相貼,如今他們的嘴唇終於找到了“家”,雙雙發出解脫的低吟。


直到Alex的雙手捧著他的雙頰,Tommy才發現自己在哭,他的啜泣在風中顯得悲淒。


「如果再多給我兩天⋯」Tommy聽見自己可悲的低泣。


「你知道這樣只會⋯更困難。」Alex吞嚥,將自己埋進Tommy的肩窩,他的鼻子發出響亮的聲音。


他們親吻了很久,直到Alex將他拉進樹叢放倒他,Tommy的頭磕在石子上但他沒有抱怨,反而拉著Alex的衣領狠狠吻他。


「可以嗎?」Alex在他耳邊小聲問道,Tommy熱切的點頭,熱淚盈眶。


也許他們之間只是所謂的創傷症候群在作祟,但如果Alex是唯一解藥,Tommy不畏承認他愛上了這個男人。


+++


這兩天他們彷彿是罹患接觸飢渴症的患者,甚至不在乎被軍隊發現兩人的關係,然而越是觸碰,現在就越是疼痛,時間到了。


Tommy站在月台上幾乎要笑了起來,來送他離開的愛人不是酒吧或是電報社的姑娘,而是軍隊中的一員,比他還要強壯的高地兵團成員Alex。


他們想要像所有道別的情侶一樣擁抱、親吻,然而他們不能。


這個徹底改變他的男人也將走上和自己相同的道路,為國爭光,或為國捐軀。他們擁有相同的榮譽和相同的創傷,但他們不能相愛,即便他們相愛。


但是如果他們都能戰勝這場夢魘活著回家,Tommy會為自己而活,他會——


「我會找到你。」Alex開口,正是Tommy想說的。


「你母親的信封上有地址。」Alex厚顏無恥的說,掛著微小的壞笑像是在說:我知道你的小心思。


Alex遞給Tommy一張紙片,大概是從酒館的餐紙上撕下來的,背面寫著一串地址,和烘焙坊的名字。


「這是我家開的烘焙坊,等我回家了我就會在那裡工作,做好吃一百倍的麵包,我想要你來嚐嚐。」


Tommy接過紙片的手在顫抖,他真的希望他能夠親自品嚐到Alex親手做的麵包,Alex說的就像是他現在就要回麵包坊工作了,Tommy下禮拜就可以過來。然而事實上他們可能甚至活不過新年。


「我會去的。」Tommy能從Alex的表情看出自己的笑容多麼難看。


他被猛然拉進一個溫暖的懷抱裡,儘管他們說好了不在月台上擁抱,沒有人在乎了。Tommy緊緊壓在Alex胸前,小心翼翼呼吸著他的氣味,用力眨眼擺脫刺痛感,指節深陷Alex背後的布料,渴望穿透織品感受到Alex的體溫。接著他們分開了。


汽笛響了又響,Tommy總算斷開視線轉過身,Alex目送著他離開,他們都沒有說再見。


Tommy沒有忍住回眸,這一次他無論如何都要回眸,看著Alex淚流滿面Tommy頓住了。


Alex應該是傲慢自信的,Alex只有被夢魘打倒時才會偷偷哭泣,無論外在內在他都比Tommy強壯多了,但Alex哭了,在大庭廣眾之下。


Tommy看著Alex,取出他胸前的姓名牌丟了出去。


Alex詫異萬分的接住Tommy的姓名牌,他大喊:「你不能給我這個!」他們都清楚姓名牌對於軍人的意義是什麼。認領軀體的依據。


「我不需要它。」我不會倒下,至少我會盡一切所能。


「替我好好保管,等我去烘焙坊找你的時候記得還給我。」Tommy微笑。


所以,不要哭。往後再相見。


+++


Tommy從來不是那種自信、溫柔、懂得安撫人心的類型。他笨拙、內向、缺乏社交經驗。


但他想起Alex曾告訴過他:「也許我已經變了,也許我現在就是這樣的人。」


他們都改變了,因彼此而變得更好。


Alex讓他成為更好的人。


Alex讓他感覺—活著。


The End

评论 ( 19 )
热度 ( 76 )
  1. nothing-but-slashhappyouo 转载了此文字

© happyou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