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不起最近囉主忙著回顧舊愛Merthur沒時間填坑對不起XDDD
不過可能偶爾會有些Dunkirk小短篇⋯
It's ok to judge me.XD

【Dunkirk|腦洞文】Lenged AU(金牌黑幫/傳奇)

碎唸:由於閨蜜@果醬凍 深愛空軍組Farrier/Collins,但我萌的是Alex/Tommy,為了讓這兩對CP融入同個腦洞,於是有了這個湯老師本人主演的Lenged(金牌黑幫/傳奇)腦洞文,並且變成這個奇形怪狀XD

#人物私設很多!OOC!慎入慎入慎入!
#閱讀時踩到任何雷點就請不要繼續往下看了謝謝。
#CP:Farrier/Collins;Alex/Tommy

+++

令人聞風喪膽的黑手黨老大Farrier勢力龐大,在英國是很有份量的人物,在道上他說一沒人敢說二,但自喻是位紳士,還說自己只是一個生意人,確實,他的酒吧生意做的風生水起。

大英帝國唯一能讓Farrier沒輒的人,是他的獨生子Alex,Farrier 17歲年少輕狂的紀念產物。他幾乎已經忘記那個女孩的名字,Alex也從沒見過生母,抱著彌補的心態無形中就把Alex寵成了任性少爺。

今年Alex 18歲了,摩拳擦掌地想參與父親的超酷事業,於是他引薦了自己的朋友Peter加入幫派勢力。

Farrier知道這年頭加入幫派的孩子都只是急需要錢,於是他給了Peter一份工作,成為他的司機。

Peter跟哥哥Collins相依為命,哥哥為了養育他很年輕就出去工作,Peter一直都想幫忙但無能為力,於是當Alex問他願不願意為他老爸工作,Peter想也不想就答應了。

Collins身為一個正派的有為青年,無法接受寶貝弟弟加入幫派,他這輩子從沒對Peter這麼生氣過。

「哥!我只是為Farrier工作,我不是幫派的一份子!」

「你為他工作就是涉及幫派事務!你以為他的“工作”是什麼?」

但Peter還是義無反顧的去了,他們需要這筆錢,他知道Collins一直都很想回去念大學。

Collins仍然沒有放棄規勸弟弟,於是他跟蹤Peter到Farrier家,當Farrier上車的時候,Collins不要命的打開另一邊車門坐了進去,揪著Farrier的西裝領口「我不會讓我弟弟參與你骯髒的事業!」

「哥!!」Peter嚇得跳起來,害怕老大會一槍斃了他哥哥。

Farrier一開始以為是敵人突擊的時候打算掏槍,很快了解到這個金髮碧眼的標緻青年是Peter的哥哥後覺得很有趣,露出玩味的笑容。

「什麼骯髒事業?我只是個酒吧老闆。」Farrier甜笑,雙手攀上Collins的,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偷親了對方紅潤的臉頰「歡迎你來光顧我的酒吧,今晚可以請你喝酒嗎?」

Collins瞠目結舌,摀著臉彷彿像是被賞了一巴掌,推搡著Farrier臨陣脫逃,大喊著「不可以!」

Collins的反應讓Farrier玩心大起,他讓Peter每天都把車開回家,隔天親自來找Peter搭車,如此一來就有正當理由登門騷擾Collins。

Collins把家門摔在Farrier鼻子上5次之後,Farrier成功用一顆檸檬夾心糖吸引了Collins的注意。

「你想要幹麻?」Collins防備地問,深信那顆像是糖果一樣的東西是引爆彈之類的違禁品。

「糖果。」Farrier聳肩「我兒子給我的建議,似乎奏效了。」

Collins沒忍住噴笑,頓時忘了他曾發過誓不跟這個黑道大哥說話「你向你兒子討建議?他幾歲?5歲?」

「18歲。」

「然後他給你一顆糖果?」Collins放聲大笑,被逗樂了的那種快樂的大笑。

Collins收下糖果之後每天都會再收到一顆,他放進玻璃罐裡不知不覺累積成了好幾罐。和Farrier接觸的越多,他就越了解這個高處不勝寒的寂寞幫派首領,Farrier其實是個很好的人,溫柔、體貼、紳士、講道理,甚至關心弱勢族群,與Collins對道上兄弟的刻板印象完全相反。

漸漸地,Collins忘記了Farrier的身份開始和他約會。Farrier自己也很訝異他對這段關係變得如此認真,一開始他只是想逗一逗這個正經八百的青年,過程中一步一步為Collins淪陷,兩人墜入愛河。

他們過著愉快而安寧的幸福生活,直到Farrier留宿Collins家的某個深夜接到一通電話,他殺氣騰騰的跳下床著裝,被吵醒的Collins睡眼惺忪地看著Farrier為槍枝上彈匣然後塞進胸前和腰間的皮套,他飛快上前親吻Collins的嘴角。

「抱歉吵醒你了,我兒子出事了,我要過去酒吧一趟。」然後他關上房門離開了。

Collins眨眨眼睛,不確定發生了什麼。那種表情、那種語氣、那種懾人心魄的氣勢,還有那些槍⋯那不是他所認識的Farrier。

他環視著僅剩下自己一人的房間,看到了好幾個裝滿檸檬糖的玻璃罐。

Collins心想。上帝啊,我做了什麼。

+++

Tommy為了生存在Farrier的酒吧裡謀職,成為酒吧裡最年輕的小酒保。他知道Alex是老闆的兒子,他幾乎一週有五天都泡在吧裡,所以當偶爾結束營業後Alex和他的小弟們爛醉在VIP沙發上時Tommy知道不能像處理一般顧客那樣趕走他們。

某一次結束營業後Tommy只是為了方便打掃,拉了Alex一把,把醉倒在地毯上的他搬到沙發上去,半夢半醒的Alex就這樣糊裏糊塗對這個纖瘦的小男生一見鍾情,開始在每個Tommy值班的夜晚鍥而不捨地騷擾他。

Tommy很無奈,但礙於Alex是老闆的兒子也不能怎麼樣。持續對Alex冷處理也沒見他打退堂鼓,不過說起來Alex也從未踰矩,Tommy就默許了他的存在,不知不覺關係變得還算可以。

某一天敵對幫派跑來Farrier的酒吧鬧事,指控他們藏匿了Tommy。Tommy曾為了醫治他瀕臨死亡的哥哥Gibson向該幫派借了一筆錢,因無力償還高利貸而躲在Farrier的酒吧工作,以為敵對幫派不敢找到這裡來,沒想這麼快就被找到了,他以為自己會被抓去賣或是被殺的時候,Alex站了起來。

「我爸不在,這裡就是我最大。」同時間現場所有的幫派成員都聚集到Alex身邊,把Tommy層層保護在後方。

Tommy眼裡那個老是嬉皮笑臉的紈絝子弟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個他從未見過的—擁有王者氣勢的Alex。

下一個瞬間雙方就打起來了,直到Farrier趕到現場結束了這場火拼混戰。(這就是Farrier半夜離開Collins家的原因,沒錯。)

Farrier狠狠教訓了敢到他地盤上撒野的老鼠,最後丟了一張支票果斷地替Tommy還了債。債主換人的那一瞬,Tommy明白他的後半輩子已經賣給了Farrier幫派。而Farrier要求Tommy跟在Alex身邊。

「你看好這小子的火箭屁股!別再讓他衝動搞出這些狗屎要我替他擦!」Farrier一口菸一口威士忌配一口髒話。

他們坐在VIP沙發上,整個酒吧佈滿了玻璃碎片,Alex嘴角掛著乾凅的血跡,臉上有兩塊嚴重的瘀傷,神情自若一點也沒有愧疚的跡象。而Tommy正在為他上藥。

「你以後就是我的小弟了!」Alex咧開受傷的嘴對Tommy說,像是提早收到了聖誕禮物看起來無比開心,對於Tommy以後都會跟在自己屁股後面跑的這個想法非常滿意。

「操!得了便宜還賣乖!」Farrier踹了Alex一腳,搖搖頭站了起來「你,Tommy?我可以信任你嗎?」如果你背叛我兒子我會殺了你。他沒有說出口然而Tommy聽得見。

Tommy停下手裡的包紮動作直視Farrier,點頭。

Tommy知道自己不是一個容易閱讀的人,所以他明白無論是Farrier還是Alex現在都無法完全信任他。

事實上Tommy對於他們父子為他做的一切感激涕零,他們都不知道Tommy早在Alex無條件為他挺身而出的時候就把忠誠給了他。

此後Tommy總是在Alex身邊,成為“有Alex就有Tommy”的組合。幫裡大部分的人都認為Tommy是為了債務迫於無奈,他並不打算為自己解釋,放任流言助長。

漸漸,Tommy越來越熟悉幫派事務,但他沒有墮落,反而成長為一個旁觀者清的厲害角色,地位水漲船高,幫裡所有派系都想拉攏他。

流言一直存在,有可靠消息指出Tommy受Alex壓迫很久,想篡位的派系把Tommy約到廢棄工廠,他們之中的頭頭Maze(隨便取的)阿諛諂媚地說:「我們都知道你老大是個無能的笨蛋,你一直有志難伸吧,不如跟我們合⋯」甚至沒能說完大腿突然就中了一槍,Maze慘叫,詫異的看著Tommy。

「Alex不無能也不是笨蛋。」正是Tommy開的槍,所有人同時間舉槍指著他,那只不過是徒勞的身體反應,沒有人敢動Tommy,他們都會死無全屍。

「謝謝你終於讓我找到是誰扯Alex後腿。」Tommy甩頭就走,當晚這群小團體就被綁到Farrier面前拷問,Alex幸災樂禍的一腳踩在Maze的槍傷上。

「我喜歡你,你很帶種,膽敢挑撥我和Tommy。你不知道他甚至願意讓我操嗎?」

Farrier的眉毛飛了起來,他可沒聽說過這個啊⋯

Tommy翻白眼「閉嘴辦正事,Alex。」語氣聽起來卻是不可思議的溫和。

令Farrier驚訝的是Alex就這樣退開了,這王八兔崽子怎麼就沒聽過他的話啊!?

當年他把那個瘦弱寡言的男孩放在Alex身邊時怎麼也想不到他們現在會是這種關係。

公平來說,他遇見Collins時也沒想到他們會一路走到現在。

+++

Collins和Farrier交往的4年之中只有剛開始的4個月感受到了愛情的純粹,在那之後Collins陷入了愛情與道德的天人交戰,他不想離開Farrier,他應該要離開Farrier,但他離不開Farrier。

儘管Farrier已經極力保護Collins不受幫派事務影響或波及,跟在Farrier身邊這麼多年他不可能一無所知,Collins知道很多事,為了Farrier他的生活變得矛盾又衝突。

他崩潰過不只一次,他曾說過重話與Farrier分手,想看看Farrier會不會露出他的黑手黨真面目殺了他,但Farrier平靜的尊重他的決定,然後又開始重新追求他。

Collins不斷回到Farrier身邊,一次又一次,他覺得自己快要精神失常了。

他的情緒起伏嚴重影響兩人的相處,當他發現Farrier正在考慮正式對他放手時,就像一記當頭棒喝,瞬間清醒過來。他已經不是過去的自己了,他想念過去的自己、想念過去的他們,也許他已不再是Farrier愛的那個Collins。

事實上Farrier並不想放手,但他擔心Collins的身心健康已久,看著當年生氣蓬勃、滿懷理想的美麗青年被自己折磨得如此憔悴易怒,有時候Farrier覺得是自己親手毀了他,想到這裡他就開始考慮放Collins自由,但說很簡單,談何容易。

Collins的門鈴響了,一定不是Farrier,他有鑰匙。Collins披著毛毯拖著腳步去開門,他最近冷靜許多,但還沒辦法理出一個明確的答案。

門外是西裝筆挺的Alex和Tommy。

「嗨,後媽:D」 Alex說。

Tommy眼明手快的把整個人撐在門板上,阻止Collins把他們關在門外。

「我家少主不是來找碴的,請不要把門摔在他臉上。」Tommy嘆氣,用力踹了Alex一腳,後者咯咯笑。

「我只是想讓氣氛輕鬆一點。」他攤手「我們能進去嗎?Collins?」

「長話短說,」Alex坐在沙發上,Tommy的肩靠著他的「你想和Farrier結婚嗎?」

「什麼?」Collins一陣暈眩,他都還沒理清自己的去留問題,現在又多了一個問題,他快吐了。

「你愛他嗎?」Alex問。

「⋯愛。」Collins的本能在作答。

「你想和他在一起嗎?」

「想。」上帝啊當然想!不然他為什麼要一直回到他身邊?

「但你認為你不能。」

「⋯對。」

「因為你不喜歡他的工作?」

「沒有你說的那麼簡單!」Collins突然發火,然後驚恐的瞪大眼睛。他又來了,只要一提到他和Farrier之間的矛盾他就會失控,永遠不會改變。

「那就離開,明明就很簡單。」Alex聳肩。Collins想要把他們轟出去但他筋疲力竭。

「你愛他,就接受。不能接受,就放過他吧。你以為只有你一個人痛苦嗎?」

Collins看著Alex,想起了這個人是從小和Farrier相依為命的兒子,最親近也最了解Farrier的人,他能看見Farrier的痛苦那就一定是真的。

「可是我不想離開。」Collins小聲道出了自己一直不敢承認的最終答案。

「那你就得學著接受,沒有什麼事會是完美的。」Alex用大姆指比了比身旁的Tommy「你以為這傢伙想混幫派嗎?他只是沒有選擇。他到現在還是討厭幫派份子,雖然他自己就是,而且幹的比任何人都好。」

「為什麼⋯?」Collins問。

「當然是因為愛啊!」Alex高興的說。Tommy翻白眼。

「請不要影射我是因為愛上你而加入幫派,我是⋯因為愛著你才比任何人都要努力,努力去做我不喜歡的事情,只要能保護你。」Tommy說。

Collins和Alex同時瞠目結舌。

「你、你從來沒告訴過我這些!」Alex大叫,像章魚一樣扒在Tommy身上,笑的得意忘形。

「我就是不想看到你這樣笑。」Tommy在Alex的緊箍中掙扎,臉上卻掛著笑容。

Collins不明白為什麼這兩個比自己還要年少的青年可以把錯綜複雜的人生大事說的如此雲淡風輕。顯得好像就只有他一個人沒有能力為自己下決定一樣。

+++

「我從不知道你是這麼雞婆的人。」Tommy問Alex,在他們離開之後。

Alex搭著Tommy的肩膀,聳肩撇嘴「這一切的開端就從我拉攏Peter入夥開始,我感覺自己應該關心一下他們的發展。」Alex咧開一個自鳴得意的笑容,Tommy嘆氣。

「自我感覺良好。」

「你就愛。」

Tommy翻白眼。明明就是擔心自己老爸不肯承認。Daddy's boy.

+++

在Alex和Tommy離開之後,Collins穿上風衣外套關上家門。他知道要上哪去找Farrier。

也許他該學習那兩個男孩,什麼也不要想,隨機應變。

他已經走上了這條路,過去他總是一邊走一邊規劃著逃生路線,甚至為了逃脫不惜破壞道路,他從沒邊走邊欣賞路上的景色,充分了解這條道路的特色和優點。這條道路當然會有缺點,可能有很多缺點,但只要走過一段崎嶇不平的路面,前方一定有美麗的景色等著他,他要堅持走下去,才知道最後這條路會通往哪裡。

Collins抵達Farrier的酒吧時大部分人潮已經散去,他很快就看到Farrier一個人坐在最大的沙發上喝烈酒,他筆直向前走去。

Farrier看見Collins在沙發上坐下時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Collins會出現在這裡,他一向討厭這裡。

兩人都沒有開口說話,僅僅只是凝視著彼此。Farrier侷促不安的微笑,無聲的告訴Collins,無論他帶來的消息是什麼,他都準備好了。

「幾年前,」Collins開口說話「我遇見一個人說想請我喝酒,現在還算數嗎?」

Farrier頓住,然後笑出聲來。他傾身握住Collins還帶著戶外寒氣的手,親了一口他的臉頰,就像當年一樣。

「永遠都算數,永遠。」

THE END

相當長的腦洞文~~基本上可以算一篇文了😂所以就這樣了,它不會變成大長篇正文😂

感謝閱讀到最後,拜託大家多愛Alex/Tommy一點不然我好絕望😂

评论 ( 24 )
热度 ( 93 )

© happyou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