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不起最近囉主忙著回顧舊愛Merthur沒時間填坑對不起XDDD
不過可能偶爾會有些Dunkirk小短篇⋯
It's ok to judge me.XD

【Dunkirk|Alex/Tommy】Dance with me

Dunkirk fic: Alex/Tommy

現代AU
警告:甜、非常甜、不科學的甜!

+++

「真不知道你怎麼受得了他?」震耳欲聾的電音吞噬了Gibson的問句,Tommy皺眉揚起耳朵,Gibson不得不再說一次。

「你怎麼受得了他!?」Gibson大喊,一臉無奈的看著在舞池裡如魚得水的傢伙,Alex僅只是站在舞池裡隨意搖擺就能招蜂引蝶,他的四周聚集了無數穿著暴露的年輕女性,每個人都使出渾身解數扭腰擺臀,就為了吸引Alex的目光。而Alex享受其中,也許有點過於沾沾自喜了。

Tommy僅僅只是聳肩。

「為什麼你不過去?讓她們知道那個搔首弄姿的白痴是有主的。」Gibson不耐地呷了一口酒。

「我不會跳舞。」Tommy尷尬的說。

「我沒看見任何一個會跳舞的,他們就只是—」Gibson朝舞池比了一個含糊手勢「蠕動。」

Tommy低頭笑起來,盯著自己的酒杯什麼也沒說。

Peter擠進他們之間。

「嘿!你們倆在這!」他轉身朝後面揮了揮手,Collins和George帶著酒杯加入了他們。

「Alex在—哈,我就知道他一定泡在舞池裡。」Peter大笑「一刻不賣弄就渾身不舒服的笨蛋。」

「你為什麼不在那裡?」Collins慎重地問Tommy,眉頭深鎖,像是他認真無法理解Tommy怎麼能放任自己的男朋友一人流連花叢。

「Tommy在舞池裡?」George大喊,咯咯笑起來「完全無法想像。要不是Alex,Tommy才不會來這種地方。」

「嘿!和我們一起喝酒聚聚有什麼不好的?」Collins大驚小怪的責難道,所有人都大笑出來。

除了Tommy一人尷尬的賠笑。突然,他的表情鬆懈下來,像是在載浮載沉的汪洋中抓到一根浮木,然後微笑起來。說真的,全世界只有Tommy會把唯恐天下不亂的Alex當作安心的存在。

「嗨,兄弟們!」Alex一臉滿足地離開舞池,歡欣鼓舞的一一和朋友們擊掌,最後退到Tommy身後一把抱住他,像隻無骨生物緊貼著Tommy的背脊。

「給我你的酒。」他低頭在Tommy耳邊低語撒嬌,趁著他遞酒的時候掠奪了一個吻,無視朋友們刻意發出的乾嘔聲響,專注於Tommy紅得發燙的耳垂。

「看來不少人相當訝異你的選擇。」Gibson玩笑意味濃厚的看向舞池,那裡有好幾個人停下舞動的身軀看著他們,不,看著Alex親吻Tommy,大概以為Alex最終會看上她們其中一個,事實卻是正當他們跳得盡興時Alex就這麼撒手撤退,回到⋯男朋友的身邊!

而Alex還不嫌事多,對那幾個關注他們的女孩揮手,用口型和手勢示意“抱歉啦我死會了”。

少部分的女孩們明顯惱怒了,大部分的女孩們看起來很理解,轉頭尋找下個樂子去。

「說真的,Alex,哪天你被蓋布袋痛毆我都不會驚訝,真是個混蛋。」Peter哈哈大笑,喝乾了手中的馬丁尼。

「Tommy究竟為什麼受得了你?」Gibson搖搖頭,緊抓著他的疑問不放,因為這個問題至今未能得到解答。

他們六個人讀同一所大學,來自不同系所和年級,一個校園派對讓他們聚集在一起,神奇的是僅僅一個夜晚就讓這群人從此變成固定班底。不過在他們之中,Alex和Tommy顯然早已熟識,形影不離。沒人知道他們是什麼時候、在哪裡認識的,不過當某一天Gibson和Peter在圖書館角落撞見這兩個人在接吻—老實說沒人感到詫異。

「Tommy太溫柔了。」Peter代為回答「你不是看過他們吵架嗎?Tommy根本就說不贏Alex,被吃死死的。」

「噢,那是你們沒見過Tommy真正生氣的樣子。」Alex扁嘴反駁。

「是什麼樣子?」大夥兒興致勃勃地想知道。

「咬著嘴唇隱忍著啜泣,好像我是專門獵殺瀕臨絕種動物的可怕劊子手,而他是待宰的羔羊,然後我就會覺得自己罪大惡極,根本就忘記上一秒為了什麼而生氣。」Alex津津樂道,那嘴臉彷彿正在腦中刻畫一個哭泣的Tommy「所以,誰把誰吃死死的呢?」他抱緊懷裡的Tommy,露齒而笑。

咒罵聲此起彼落,大多是一些「嘔」、「嚴禁放閃」、「到底Tommy怎麼能忍受你」的埋怨。

「閉嘴吧你們。」Tommy咕噥著,給Alex一個不痛不癢但警告意味濃厚的肘擊。此刻他一心只想把自己埋起來,但眼下唯一的選擇只有把自己埋進Alex的胸口,而這是他目前最不需要的。

男孩們玩了幾輪遊戲,等到舞池裡的人群換了一批新面孔,Alex拉著Tommy過去。

「跟我跳舞。」Alex露出閃亮的笑容。

「我不會跳舞,你知道的。」Tommy抗拒著,但他從來沒有真正拒絕過Alex的任何要求,有時候他覺得這是自己的個性問題,有時候他覺得是因為Alex,Alex有一股魔力,蠱惑著自己為他做任何事情。

Alex顯然發現了自己的影響力,可惡的利用這一點對他予取予求,甚至在床上⋯好吧,倒也不是說有什麼好抱怨,反正就只是—Alex擅長操控他,而Tommy其實並不介意。

他們是在火車上認識的,當時是暑假的尾聲,兩人都從王十字車站轉車到學校,Tommy是大學新生,Alex升上大二,彼此正巧坐在鄰座。

Tommy為了抽宿舍和搬家的事情忙了好幾天沒睡多少,他沒意識到自己一上火車就睡倒在隔壁陌生人的肩膀上。醒來前他先是聞到一股淡淡的古龍水香味,接著才驚覺自己整路都舒舒服服地睡在陌生人的肩膀上。恍惚的腦袋還沒想好道歉說詞,對方的注意力從滑手機轉移到他身上,見他醒來劈頭就是一句:

「你的眼睫毛好長。」

此後,這個萍水相逢的陌生人變成了無所不在的Alex,總是有辦法在碩大校園中找到Tommy,與Gibson他們相遇的派對也是Alex拖著他去的。

其實他們開始交往不過才幾個月,所有人包括Tommy自己卻感覺他們已經在一起無數個年月了,這很奇怪,但Tommy樂見其成,也許這就是為什麼他如此縱容Alex的原因。Alex是特別的。

「你不需要會跳舞,就只是,貼著我。」Alex帶著Tommy穿越舞池來到正中央,人最多最吵鬧的地方。這裡被人潮擠得水泄不通,為了避開人群Tommy基本上已經“貼”在Alex身上了,根本無須刻意。

「貼著你怎麼跳舞?」

「現在是誰想跳舞了?」Alex咧嘴微笑。

「我的意思是⋯我只是不理解這有什麼意義?」儘管如此,Tommy並沒有阻止Alex拉著自己的手放到他腰上去。

「意義可大囉。」Alex的嘴唇壓著Tommy的耳廓,在電音放肆叫囂的舞池中唯有這麼做才能溝通。

「在夜店喝酒聽音樂是為了放鬆,在舞池跳舞是為了光明正大的耳鬢廝磨。」Alex的嘴沿著Tommy的耳殼一路親吻至下顎,雙手同時悄悄地滑向Tommy的屁股。

Tommy皺眉「這和我們在公寓做的沒什麼不同。呃、我是指耳鬢廝磨的部分⋯」臉頰染上兩朵紅暈,Tommy急忙補充「這不是跳舞⋯我們走吧。」

Alex哈哈大笑,把Tommy扯回懷裡。

「現在你要做的只是在我身上扭腰,就像“我們在公寓做的”那樣。」Alex惡劣的眨眼睛,跟隨節奏率先開始舞動腰臀作為示範。

「現在我不理解為什麼我們要這麼做?」即使在昏暗的舞池裡Alex依然能看見Tommy滿面通紅的臉蛋,他勉為其難地跟著Alex擺動臀部,羞恥和難為情表露無遺。

「因為我想和你跳舞啊!」Alex說的理所當然。

「這才不是跳舞⋯」Tommy垂頭喪氣地嘀咕。

「你知道有個方法能夠讓你樂在其中。」

「什麼方法?」Tommy抬起頭,滿臉狐疑貌似不相信Alex有可能提出受用的建議。

「閉上眼睛。」

Tommy嗤笑。

「噢,Alex。這很蠢。」

「閉嘴,和閉眼睛。」

Alex輕柔的吻上Tommy,漸漸深入這個吻讓它們變得炙熱而潮濕。Tommy確實把跳舞這件事拋諸腦後了,甚至覺得吵到可以引發老人心臟病的電音也變得順耳。雖然他依然不理解花錢上夜店跳舞的意義何在,但好吧,Alex似乎玩得很愉快,那就—好吧。

+++

「連去跳個舞都可以吻得難捨難分⋯這小倆口不是已經同居了嗎?為什麼像是一世紀沒見過面了?」Collins放下酒杯對著舞池嘆息。他是所有人之中唯一的大四生,有時候他覺得自己是不是已經老了,不理解年輕人的戀愛模式了。

「那叫做小狗撒尿佔地盤。」Gibson咯咯笑著說。

「什麼?」沒有一個人懂他在說什麼。

「就是Alex在標記他的Tommy啊。」

George皺眉,滿腹疑惑「我們都知道他們是一對,這說不通。」

「看來眾人皆醉我獨醒。」Gibson沾沾自喜地喝了一杯「沒有人懷疑Alex跳到舞台上搔首弄姿是因為他原本就這麼愛現,在我看來他是為了讓所有人的目光聚焦在他身上,就不會有人去騷擾Tommy了。要知道像Tommy這種禁慾系的小鹿斑比在夜店是很珍貴搶手的。」

三個人目瞪口呆的看著Gibson。

「我沒想過Alex的腦子竟有可能如此心思縝密。」Peter不敢置信。

「然後再宣示主權。」Gibson比劃著舞池的方向,所有人同時間有默契的翻白眼。

「真是夠了。」嘖嘖聲此起彼落。

+++

凌晨兩點半他們決定解散,Alex已經醉到開始唱歌了,他死命巴著Tommy不放,全身重量快把他纖瘦的男朋友壓垮了。Collins和Gibson搖著頭上前把Alex拉開,一人一邊架著他,好讓Tommy能打電話叫計程車。

所有人合力把Alex扔進計程車後座才安心離開,唯有Gibson還留在車邊詢問Tommy需不需要其他幫助?

「我一個人沒問題的,又不是第一次把他扛上樓了。」Tommy向Gibson道謝,調侃自己時臉上掛著真實的微笑而不是無奈的苦笑。

看著Alex一上車就秒睡死在Tommy的膝蓋上,Gibson又想起了他今晚尚未獲得解答的問題。

「所以,你—」

「怎麼忍受得了Alex?」Tommy咯咯笑著替Gibson完成他的問句,然後聳肩。

「我沒有忍他,因為我接受他的缺點,就只是這樣。」

看著長揚而去的車尾,Gibson心想:狗娘養的Alex真他媽幸運讓你遇見Tommy。

THE END


對大多數人來說應該是OOC了😂但這就是我眼中的Alex和Tommy,所以有了這篇文!
另外我好喜歡Dunkirk全員都是好朋友的設定~~可惜要不就是夜店老闆要不就是大學教授的Farrier實在沒有出場機會只好暫時放棄他😂sorry~

评论 ( 10 )
热度 ( 78 )

© happyou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