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期限停更,歡迎取關🦄

【Dunkirk|HP paro】Magic Tattoos-2-|Alex/Tommy

#HP paro;CP:Alex/Tommy;Dunkirk全員出沒
#除了借用佛地魔,本文無其他HP人物
#HP名詞使用台譯、陸譯、原文皆有,純粹依照個人喜好,不影響閱讀
#私設無數

+++

-2-


五年級開學前一天他們搭上霍格華茲特快車回學校,Alex像往常一樣蹦跳著走路,嘴裡哼著愉悅的曲調,猛地拉開Tommy的車廂門準備來個高八度的「Hello, it's me!」問候Tommy,卻突然愣在那裡像是走錯了地方。


「Tommy?」他確認道。


「你長高好多。」Tommy說。


「你也是⋯」Alex關上廂門慢慢坐下,通常他都選擇坐在Tommy旁邊,這次他卻坐在Tommy對面,目不轉睛地看著他,合不上嘴巴的模樣有些滑稽。


「Alex?」沒有回應,Tommy又喚了一次。


「什麼?噢!我是說⋯你變了好多。」


「你也是。」Tommy微笑。


升上五年級他們都長高了不少,從男孩變成了少年。Alex的肩寬了些、胸膛厚實了一點,五官也更加深邃,他在招喚魔法方面的天賦也藉由5年級的高級課程終於有機會施展,有臉蛋有才能,他的女人緣隨之而來,甚至有幾個女孩成立了他的後援會俱樂部。


「這個笨蛋居然有愛慕者!」Collins他們幾個看到後援會的魔法徽章時都快笑瘋了。


Tommy還是比Alex矮上許多,但是和他過去的嬌小比起來著實抽高不少,可惜卻讓他看起來太過瘦長,校袍穿在他身上像是掛在衣架上。他臉上的那一點點嬰兒肥也被高聳的顴骨取代,冷漠難以親近的氣質越發顯著,但朋友們都知道他是個溫和的大好人,低年級謠傳他很苛薄這件事並沒有讓他感到難過。


會有這種傳言可能是Alex的錯,每當低年級一臉害怕的看著Tommy,Alex就會兇巴巴的吼他們「看什麼看!Tommy不是給你們觀賞用的!」好像Tommy是Alex效忠的老大之類的可怕角色。Tommy深深嘆了口氣,Gibson安慰他說Alex是條好狗,那種對威脅主人的任何生物死物狂吠的忠狗,誓死保護主人,沒腦子但很忠誠。


「Gibson⋯我總是分辨不出你是在稱讚Alex還是嘲諷他。」Tommy用叉子折磨他盤裡的煎蛋,Gibson聳肩。


「我覺得這兩者沒差別,用在Alex身上的話。」他露出一排白牙燦笑。


Tommy吃完晚餐離開禮堂Alex就跟了上來,他們肩併著肩朝圖書館走去,誰都沒有開口說話。


有些事,從五年級開始起了變化。


過去Alex總是恣意妄為的和Tommy勾肩搭背,最初Tommy很抵觸Alex過於親近的身體觸碰,久了也就習慣了,他的肩膀幾乎能夠記憶Alex的肌膚溫度。


但是現在Alex不這麼做了,他還是時常抬起手臂,下意識的尋找Tommy的手或是肩,然後像是想起了什麼而退縮,小心翼翼的看著Tommy的眼睛,發現Tommy也在看他便別過頭去。


退縮,一點都“不Alex”,Tommy想問他出了什麼事?但又說不出口“你怎麼不再碰我了?”這種話。


也許這是青春期的尷尬。他們認識了這麼久,沒道理現在才開始緊張另一個人的存在。他們一直都過於親密,純真的友誼到了懵懂的青春期就會開始質疑鞥界線在哪裡?


也可能是因為外型的突然變化,他們看彼此的方式確實不一樣了,像是重新認識了一個人。


他們之間橫著一道隱形的牆,也因為是隱形的所以忽視它,他們仍然時常一起消磨時間,上共堂課還是一組。Tommy已經開始準備期末的O.W.L.考試,Alex也被逼著準備,按照Tommy對Alex的了解,除了魔咒學、變形學和黑魔法防禦術,其他科目他都會考得慘不忍睹,不早點開始惡補Alex就沒救了。至少不用太擔心Alex的占卜學,他的瞎掰功夫一流。


如今Alex的魔咒實踐科目比Tommy還強,他反過來協助Tommy練習魔咒,這一點讓所有人都大感不適應,“Alex照顧Tommy”這句詞組聽起來就有問題。


除了他們之間的氣氛改變,學校的氛圍也大不相同了,整個魔法界都謠傳著“那個人”回來了。


Bolton校長在開學宴上否認了這個消息,但一小部分的史萊哲林學生當下的不安躁動嚇壞了不少人,純血家族的消息總是不會出錯。Alex當然也知道些什麼,即使父母不說也能從他們鬼鬼祟祟的行蹤看出一些端倪。


Tommy同樣來自古老魔法家族,他的父母和藹善良,偏愛低調的隱居生活,他們一家子住在偏僻安寧的山谷上,鮮少與貴族往來,僅有幾個至交好友會來訪。上個暑假來拜訪的巫師不尋常地劇增,他們帶著嚴肅或憂心的表情來來去去,和他父母會面時施展了不可逆性隔音咒,Tommy很快就拼湊出了事實。


儘管人心惶惶,課程還在繼續,魁地奇學院盃照常舉行,對於霍格華茲的學生而言學院生活如常,各科考試才是他們的惡夢而不是關於那個人的謠言。


然而這件事情困擾了Alex整個學期,也許他表面上還是那個開朗積極的人來瘋,Tommy卻總是若有所思的看著他。


聖誕假期到來時他們兩人都沒有回家,他們坐在雷文克勞的長桌邊吃了烤火雞和炸飛魚還有冒著粉色煙霧的飲料,之後又去了圖書館,留校的學生比往年多了一些,圖書館倒是只有他們兩個,誰會在圖書館度過聖誕夜?


Tommy也不是老待在圖書館,只是12月對他而言哪裡都太冷了,湖畔和占星塔都是壞主意,史萊哲林的地窖太潮濕,雷文克勞的塔樓⋯Alex總是抱怨那些移動的樓梯,隨時籠罩著恆溫咒的圖書館是最好的去處。


他們沒讀書或是寫作業,而是在兩張施了重疊咒的羊皮紙上塗鴉,在自己的羊皮紙上作的畫同時也會顯現在對方的羊皮紙上,他們時常使用重疊咒共同完成一幅圖畫,遠比聽起來還要有趣很多。Alex的畫工很棒,他的自創魔法生物都很漂亮,不過牠們全穿戴著麻瓜的衣服飾品就有點滑稽了。Tommy總是畫課本上的藥草、鷹馬、魔法史偉人,課本是他的繪圖參考,他不太會畫畫,風格就像8歲小孩的塗鴉,把他們倆的畫作放進同一張圖裡既違和又詭異,不過他們都覺得很搞笑,就變成他們的課後娛樂了。


「嘿!別給我的梅林掛口水兜。」Tommy說,Alex又來搗亂他的塗鴉了。


「說的像是你沒在我的孟克獅頭鷹身上穿孔一樣。」Alex說。


「我那是不小心。」


「我也是不小心。」


一陣放肆的咯咯笑之後,四周突然變得過份安靜,羽毛筆在羊皮紙上滑行的聲音格外清晰。


「你會⋯」Tommy開口「跟隨父母?」


寂靜,連書寫的聲音都靜止了。


Alex的家族曾是那個人的追隨者,在魔法世界中不是什麼秘密。


Alex故作鎮定地聳肩「黑魔標記挺酷的,它就像是麻瓜紋身之類的東西,你知道我就喜歡麻瓜流行文化。」聽起來他對這個決定蠻不在乎。


Tommy沒有再問問題,Alex又開始畫畫。


「如果你⋯」Alex循著Tommy的聲音看去,Tommy卻立即別過頭「如果你烙上了黑魔標記,我們之間就沒有可能了。」


他們之間的隱形隔牆被Tommy實體化之後再徒手打破。Alex怔怔地看著Tommy,呼吸急促起來,他萬萬想不到會是Tommy先踏出了這一步,坦承他們之間確實“有什麼”。他不知道自己震驚了多久,回神過來發現自己抓著Tommy的手。猶疑不決,最終Alex還是放開了他。


「我不想成為食死徒,Tommy。你知道我的,那些混血巫師甚至來自麻瓜家庭的學生都是我的朋友。但是如果最終我沒有選擇,至少我得到了一個很酷的紋身。」Alex擅長用傻笑糊弄人,但Tommy不是那些人,況且此刻他笑得太過失敗了。


「你不就是想要一個紋身?我給你一個。」Tommy掏出魔杖抵著Alex的手臂。


Alex感到好笑,但也感到很溫暖,Tommy是真的關心他。


「你知道記號咒都只是暫時性的,它們就像墨水一樣會脫落。」


「那你想要怎樣的紋身?」


「永恆的、屬於我的⋯我不知道,昭示內心渴望的烙印?」


Tommy起身,在圖書館的各個角落找尋關於記號咒語的藏書,霍格華茲圖書館雖宏偉,卻沒有花費Tommy太多時間,他擅於使用搜尋咒找出他恰恰需要的書籍,Alex捧著這些陸續飛來的書本跟在Tommy身後。


他們一本翻過一本,都在Alex還沒有搞懂那些咒語的用途之前Tommy就去翻下一本了。Alex不認為今天會有什麼進展,可能以後也不會有,當他們把這些書放回原位之後這個插曲就會被拋之腦後。如果有那麼一天Alex被烙上了黑魔標記,至少看著它,Alex會想起曾有過這麼一段真誠純粹的往事,挺適合放入儲思盆保存,支撐他渡過沒有未來的生活。


「我們可以試試這個。」Tommy打斷了Alex的思緒,他的視線聚焦在書本上,專心研究不熟悉的文字沒有費心去看Alex。


「顯現心中所想,烙下心之所向。」Tommy咕噥著「這是古代如尼文,我只能翻譯少部分,至少它看起來沒有危險性。」Tommy指著某一段文字「這裡說明如果咒語未生效,心靈記號將不會顯示出來,就這樣。」


Alex懷疑聰明王Tommy是真的沒概念還是裝傻?如果這個咒語以古代如尼文被記載下來,說明它不僅很古老,可能還很強大,姑且不談危險性,它恐怕無法輕易被招喚,並不是他對Tommy的施咒能力沒信心,就只是⋯確實沒有他強。


「那就來試試吧。」又不是說Alex在意結果如何,Tommy為了他去做這件事才是意義所在。


書中記載的咒語並不困難,但在執行之前Tommy還是謹慎的查閱了幾本書,確保發音正確無誤。魔杖輕觸Alex的肌膚,Tommy盡可能咬字清晰誦出咒語,一開始什麼也沒發生,兩人面面相覷覺得這一切很滑稽大笑起來。隨即一陣輕風划過,細小的金粉從魔杖尖端湧出,跟隨著風向起舞,成群結隊在圖書館上空逗留,彷彿小精靈一聲令下,大量金色粉末忽地像是降雪一般圍繞著Alex和Tommy,緩緩飄落在他們身上,盡數消失在肌膚之下。


Alex和Tommy看著金色粉末進入肌膚屏息以待,什麼也沒有發生,什麼也沒有浮現。


Alex捲起袖子和褲管察看,把頭探進衣領確認,最後扭頭摸索自己的背部「我感覺沒什麼不同。」Alex說。


即使Tommy早已預測到這個看似古老的咒語不會輕易聽命於己,眼看著被順利招喚的魔法絲毫沒有起作用仍掩不住有些沮喪。


悻悻然離開圖書館,Alex堅持要陪Tommy走回雷文克勞塔樓,即使那些會移動的頑皮樓梯不停把他送回原地,整整三趟,就連Tommy都忍不住笑出來了。


「我告訴過你了,它們恨我。」Alex撅嘴,雙手枕著後腦勺,大搖大擺的走向雷文克勞交誼廳入口,當門環問Tommy:「前方有三條道路分別佈滿荊棘、沼澤和岩漿,哪一條道路是你該走的路?」Alex搶答:「梅林才知道!」想當然,大門無動於衷。


Tommy接著答:「我選擇的道路就是我該走的路。」交誼廳大門自動敞開。


「這傢伙就不能問點具體的問題嗎?」Alex埋怨道。


Tommy笑而不語,道了聲晚安走向敞開的大門。


「Tommy。」


Tommy停下腳步,轉身看見一個裹足不前的Alex,在前進與後退之間舉棋不定,伸長脖子一進一退,眼神閃爍,看起來就像笨拙得可愛的拜月獸,Tommy不知該皺眉還是大笑。


Alex終於下定決心,快步走向Tommy直到距離過於靠近,一個急促而短暫的吻拂過Tommy的雙唇。


Tommy看上去並不是很驚訝,反倒是Alex的反應比較激烈,他像個偷到糖果的小孩轉身就跑。Tommy愣怔地看著Alex消失在階梯口,不一會兒又突然衝回來,奮不顧身地抓住Tommy的袍子拉向自己,兩雙唇瓣再度貼合,這次扎實的多。


「抱歉⋯」Alex退開一些又立刻貼上去「我情不自禁⋯」在此之前他們都沒有吻過任何人,即使胡亂啃咬談不上是最棒的吻,Tommy依然感覺自己的膝蓋快要融化了。


Alex好幾次試圖抽身都宣告失敗,Tommy非但沒有責怪他,反而伸展手指陷入Alex的髮絲之中,肢體語言無聲勝有聲。


儘管Alex嚮往的魔法紋身無疾而終,但是他們之間才剛開始。


TBC


#本章為重新編輯版本
#話說這章原本被屏只好放外連,但我實在好奇這麼純情到底哪裡被屏XD於是一段一段po出來測試看看XD 很高興我還真找到了~終於可以PO全文了好感動😭

评论 ( 29 )
热度 ( 47 )

© happyou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