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不起最近囉主忙著回顧舊愛Merthur沒時間填坑對不起XDDD
不過可能偶爾會有些Dunkirk小短篇⋯
It's ok to judge me.XD

【TSN/EM】宅宅甜心1 | girl!Mark注意!

Eduardo/girl!Mark
*Mark性轉注意!
*Mark的室友們性轉注意XD

金髮女孩Jesse P圖實在太可愛了⋯
而且被V太太寫的女友Mark萌翻了⋯
所以忍不住淌渾水XD

1.

大學新鮮人最關心的不是課業學分,是求偶學分!就算是全美最高學府的哈佛生也逃脫不了賀爾蒙的掌控。

Eduardo曾以為他不會是那一般大學生,就是那種,你懂,四處Party四處把妹發情的膚淺傢伙,畢竟他有來自家族期盼的壓力。但是,當他在努力擠身鳳凰會一員的途中,總難免會參加一些派對活動,你知道,社交才是成功的途徑。當他在某個派對上被名叫Christy的超辣亞裔女孩推進洗手間給他來了一次口交服務後,他發覺自己回不去了。

Eduardo Saverin再也不能假裝自己和他的Parda套裝一樣正派,他不過是普通大學新鮮人罷了。

他發誓自己相當潔身自愛,絕對不搞一夜情,所以他試著和Christy約會。事實證明這女人完全是瘋子!有了血一般的教訓,Eduardo再也不敢隨意和女性搭話了,尤其是在無限供應酒精的派對上。

直到他遇見了Mark。

Marcella Zuckerberg是她的全名,Eduardo第一次見到她,是在他大學二年級開學回到學校的第一場派對上。

Eduardo從未參加過如此擁擠的派對,因為這場派對的大門為哈佛新生而開,充斥著剛進入哈佛的稚嫩新學子,吸引了龐大好奇的人潮前來認識新面孔。

Mark在人群中顯得嬌小瘦弱,但Eduardo第一眼就看見了她。她頂著一頭亂糟糟而且沒有光澤的金髮,在昏暗的燈光下臉色相當不好看,如果Eduardo沒看錯,她肯定是在翻白眼,似乎對於派對不只沒有興趣,還相當厭惡,Eduardo對她的好感莫名又增加了一些。

說也奇怪,她不是一般男性喜愛的那種身材火辣、精心打扮的類型,但Eduardo的眼睛卻離不開她微微駝背的小側影,直到她的兩個朋友從人群中帶走她,他不得不中斷對不知名學妹的小小迷戀。

雖然Eduardo為了沒能認識她而感到惋惜,但通常他在派對上結識的女孩都會導向悲劇收場,另一方面來說這是最好的結局。

一個月後他在校園中遇見了她,Eduardo沒有第一時間認出她來,是因為她穿著一件肥大的灰色帽衫,完全淹沒了她嬌小的身形,短褲下卻暴露著她纖細宛如鳥肢的雙腿,遠看像是頭重腳輕的卡通人物。一開始Eduardo只是覺得有趣才開始觀察她,仔細一看居然是她—!

她的金髮看起來和那天不一樣,在陽光下閃耀多了,及肩的髮尾打著俏皮的捲子,但是整顆頭毛毛躁躁的疏於打理。

Eduardo鬼使神差地跟了上去,她在圖書館找了一個座位,拿出包裡的筆電,戴上耳機,目中無人的霹哩啪啦飛速打起字來。Eduardo確信這個發射著“生人勿近”訊息的冷漠女孩100%沒發現自己被跟蹤了,所以他心安理得的在她旁邊的位置坐下,拿出自己的經濟學作業。

Eduardo不斷嘗試想與這個女孩搭話,苦於找不到機會,她就像連線打遊戲的瘋狂宅男一樣目不轉睛盯著螢幕敲打鍵盤。他偷偷望了她的筆電好幾次,密密麻麻的程式語言佔滿整個螢幕,他就更不敢冒昧打擾她了,顯然她在辦正事不是打遊戲。

嘆了口氣,Eduardo決定認真寫自己的作業,也許他們的緣份就是在圖書館並排坐上一下午吧。

顯然他有些“太認真”對待他的經濟學作業了,當他發現隔壁女孩摘掉耳機敲他的肩膀時,不曉得已經過了多久,從她不耐煩的神情看來他肯定讓她等了很久。

「呃⋯嗨?」Eduardo不知道該說什麼,他還沒反應過來她居然主動搭訕他!?

「我要做一個排名網站,但我需要有效率的計算公式,我看你算數了一整個下午也許你懂公式?」她語速飛快地說。Eduardo對於她注意到自己而感到有些飄飄然。

「我懂一些公式。也許妳能解釋一下妳的網站將如何運作,好讓我能給妳一些公式建議?」

然後她開始滔滔不絕說起她的網站規劃,彷彿Eduardo是她認識很久的朋友而不是陌生人。她的語氣充滿自信及興奮,讓她的整張小臉都明亮了起來,Eduardo注意到她的眼睛是玻璃珠般透明的藍色,她的膚色比他認識的所有人都要白皙,她比他認識的所有人都要聰明。

Eduardo為她所傾倒。他這時候還不知道她的名字呢。

他給了她一個合適的公式,並擔保這是能讓她的想法運行的最順利的一個。

「這是你自己設計的公式?」她問。

「嗯?是的。」Eduardo突然感覺自己有些踰矩,親自設計公式什麼的聽起來有些親密。

「謝了。」她微笑,而Eduardo看到了她的兩個酒窩,那一刻他確定自己墜入了愛的河流。

「Eduardo,」他趕緊補上遲來的自我介紹「Eduardo Saverin。很高興認識妳。」

「Okay, 謝了Wardo,我是Mark。其實是Marcella Zuckerberg,但是如果你叫我Marcella我是不會理你的,所以,就是Mark。」她連環珠炮說了一大串,Eduardo不知道自己該為他得到了獨一無二的暱稱而開心,還是為了得到她的名字而開心,這會兒他有些過載了。

「Okay, Mark.」他選擇後者,也許前者的“Wardo”只是幻聽?

「我該走了,室友找我。」下一刻她飛快的整理好電腦包,作勢要離開。

「事實上,我也要走了,如果妳不介意一起走一段路?」

Mark懷疑地看著滿桌的計算紙狼藉,Eduardo撲騰過去胡亂收拾,一股腦塞進自己包裡,她聳肩。

「好啊。」

他們聊的很愉快,至少Eduardo是這麼認為的。Mark的談吐和舉止都相當男孩子氣,她的興趣和專長是coding,一般來說這普遍不是女孩子感興趣的項目。她也討厭洋裝、高跟鞋、化妝品,她只穿舒適又寬鬆的衣服和拖鞋,她甚至還說到她爸爸威脅她不留長髮就不准她來念哈佛,不然她從小到大都是一頭捲捲的短髮,被誤認為男生或蕾絲邊都是家常便飯。

然而Eduardo不這麼想,Mark非常可愛,尤其是當她站在自己身邊時,她的頭頂甚至無法超過他的肩膀,這讓他胸中有股莫名的膨脹感,想要把她整個人圈在懷裡。

當然,這只是他的妄想,現實中的他只是在Kirkland大門與她揮手道別。至少現在他知道她的名字,也知道上哪找她了,如果他有足夠勇氣來拜訪她的話。


Eduardo沒有想到,這一拜訪居然就只是幾個小時以後的事。

晚上他在完成經濟學作業的時候門外一陣騷動,看來他們整棟單人宿舍的所有居民都跑到了交誼廳和走廊上,興奮的叫囂著什麼,當樓下23房的Ken告訴Eduardo他們在玩一個排名哈佛女孩的網站時,他有不好的預感。

「Mark?Mark!」他知道接近凌晨時分這樣敲打女生宿舍的門是非常不禮貌的事情,更別提他剛剛在樓下還欺騙了一位學姊,說他來接高燒的女友去急診才混了進來,並且抓住另一位學妹供出Marcella Zuckerberg的房號。這一晚他不曉得觸犯了多少條校規,但他真的必須見Mark一面。

開門的人是臉上有少許雀斑的紅髮女孩,她瞇起眼睛審視著他「你找Mark?」Eduardo急忙點頭之後意外看到紅髮女孩的神色大亮,她開始尖叫:

「Marcella Zuckerberg!妳的白馬王子上門找妳了!妳什麼時候交了迪士尼王子男友的!?我的天!妳怎麼可以不告訴我和Christina!」

「閉嘴!Dusty!!」Eduardo聽見房內傳來Mark壞脾氣的怒吼,但不見人影,他比劃著手勢,詢問紅髮女孩Dusty他是否可以進去?

「喔喔喔,當然了,王子陛下,誠摯的歡迎您。」她大開房門,誇張的鞠躬恭請Eduardo進門,讓人有點毛骨悚然。

「Mark。」他筆直的朝Mark的房間走去,他遠遠就看到她縮在房門口的電腦桌前。

「喔,嗨,Wardo。」她見到Eduardo出現在她房間似乎一點也不驚訝,就好像Eduardo本來就知道她住哪一房,甚至可以自由進出Kirkland一樣。Eduardo知道她只是太專注於眼前的豐功偉業而忘了其他瑣事而已。奇怪,他怎麼會知道?但他就是知道。

「妳今天提到的網站,該不會就是現在這個整個哈佛都在玩的排名女孩網站?」

「沒錯!」她露出了酒窩「你也玩了?」

「呃不,沒有。天哪,Mark,妳有可能會被開除的!」Eduardo道出了來此地的目的。今天下午當她告訴他這個酷計畫的時候,他真的沒想到公式會用在排名他們學校的所有“女孩”身上!這不僅侵犯了隱私權還有性別歧視的疑慮。等等,Mark本身就是女孩啊!

「他說的沒錯,Mark,妳這白癡。」坐在床鋪上的女孩說話了,Eduardo原本沒有注意到她,她有一頭俐落閃耀的金色短髮,光從坐姿來看就能肯定她擁有模特兒般的長腿和身材,一臉酷勁。

面對一人以上的指責,Mark只是聳肩「Alice Cooper is a bitch.」

「Mark!我說過我們是和平分手!」酷女孩說。

「騙子!妳明明就哭著回來說她劈腿!」紅髮女孩插嘴。

「Yes. She is a bitch. 而且Dusty愛死這網站了。」Mark說。

「我上了排行榜Top 10!!」紅髮女孩尖叫。

「只是因為妳奶大。」酷女孩冷淡的說。

「——呃、不好意思打擾一下⋯」Eduardo頭痛的說。

所以,這整件事的起因來自為閨蜜復仇的決心。Christina Huhges是公開出櫃的蕾絲邊,而她的前女友Alice Cooper的劈腿行為惹惱了Mark,她有了一個羞辱她和小三的天才主意,就是可愛的排名網站,只不過—

「我不敢相信妳居然拖一個陌生人下水!妳就這樣要到一個排名公式!?你知不知道這個公式可以值多少錢?你就這樣給了她?」Christina像媽媽審問是哥哥的錯還是妹妹的錯一樣對他們倆比手畫腳,Mark和Eduardo對看一眼後點點頭。

Christina和Dusty同時犀利的看向他們,表情瞬間釋然。

「原來是這樣⋯」「難怪他⋯」她們把頭湊在一起吱吱喳喳,Eduardo感到坐立難安。

而Mark早就把她的視線和注意力都轉回筆電上了,完全不在狀況內,或者說她沒興趣加入她們竊竊私語的鬼話。

「Shit!」Mark大叫。

「不許說髒話Mark!」Christina皺眉。

「校園網絡崩潰了。」Mark說。

「Shit.」Christina說。


TBC

评论 ( 27 )
热度 ( 173 )
  1. 红茶杯与苦咖啡happyouo 转载了此文字
    好想看性转文(恶趣味)我得提高自己的繁体字阅读能力了😿😥

© happyou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