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不起最近囉主忙著回顧舊愛Merthur沒時間填坑對不起XDDD
不過可能偶爾會有些Dunkirk小短篇⋯
It's ok to judge me.XD

【TSN/EM】宅宅甜心3 | girl!Mark注意!

Eduardo/girl!Mark
*Mark性轉注意!
*Mark的室友們性轉注意!
*這篇文沒有重點純粹只想描述girl!Mark多可愛,請注意XD

3

Eduardo努力藏著他的秘密直到接近學期末,雖然Christina和Dusty看著他的方式,讓Eduardo覺得自己似乎是個彆腳的隱瞞者,但他相信無論Mark的閨蜜們私底下是怎麼說他對Mark有邪惡的歪念,Mark也沒興趣聽的。

然而Eduardo的“愛情躲貓貓”在寒假來臨的一個禮拜前徹底翻盤。

AEPi在假期前舉辦了派對,Mark被(煩人的)Dusty說服參加,這就意味著Eduardo也會去,並且為了Mark的生命安全著想寸步不離。

自從Mark用她天才的facemash網站得罪了除了Christina和Dusty以外的全校女學生後,她在某個派對上被潑了一桶啤酒,帶冰塊的那種。面無表情的Mark也許看起來真如她所說的那般不在意,但Eduardo氣瘋了。

從此以後他絕對不允許Mark在派對上落單。

「Wardo,不要神經兮兮的,去喝酒。」Mark翻白眼,似乎對他黏在她旁邊一副母雞保護小雞的姿態很不滿。

「我去拿點酒來,妳確定妳沒事?」Mark再次翻白眼。

「Mark,如果有人來找妳麻煩,妳就大叫我─」「Wardo!快去!」Mark受不了地大喊道。

Eduardo匆忙的抓了幾瓶啤酒就回來了,見到Mark完好無損的站在原地鬆了一口氣,不過Mark看起來對他的過度保護很生氣就是了。

這個夜晚意外平靜,他們窩在角落喝完了半打啤酒,沒有人來找Mark的麻煩,Christina和Dusty似乎都各自玩的很盡興,Eduardo突然後知後覺地想到,Mark是不是在氣自己不讓她去派對上找樂子?

「妳平時不參加派對的,今天怎麼想來了?」於是他問。

「為了讓Dusty閉嘴。」她煩躁的大口喝完手上的啤酒「那你呢?你上次才說派對都爛透了。」

「當然是—」為妳而來啊。Eduardo不敢說完,而Mark赤裸裸的瞅著他,就像上次Dusty要他回答Mark可不可愛那時一樣,但是今天稍微有些不同,因為Mark現在看起來像是不給她一個滿意的答案不會善罷干休。

「當然是來找酒喝的。」Eduardo搖晃手中的啤酒罐陪笑。Mark用犀利的眼神將他從頭到腳掃視一遍,然後哼了一聲,一個蹬腳把她黏在牆上的小駝背支撐起來,毫無預警的邁開步伐,作勢要離開這裡。

「嘿,等等,Mark!妳要去哪裡?」Eduardo追了出去,她一直大步走到離派對足夠遠才停下來,少了狂歡的喧囂,校園相當安靜,風聲蕭蕭。

「如果你只是想喝酒在宿舍喝就行了。」她雙手環胸,面無表情「而且今晚的啤酒難喝死了。」

這就是為什麼他們在校外超市買了一箱海尼根後回到他的單人房,雖然Eduardo不明白他們是什麼時候決定在他的房間私會的?但他簡直不能更樂見其成。

半小時後Eduardo開始懷疑他們倆獨處喝酒是否是好主意?Mark開始發酒瘋了。

「我沒醉!」Mark第10次兇巴巴的強調,但她就是醉了,不然怎麼一直往他身上蹭呢?

他們坐在床沿喝掉5罐海尼根,Mark的大腿鍥而不捨地尋找Eduardo的,堅持他們要緊緊貼在一起。Eduardo強忍回應的衝動朝一旁挪了挪,只要他這麼做一次就必須灌下三大口啤酒飲恨,老天啊真是折磨,但他絕對不會借酒裝瘋佔Mark便宜的。

然而只要他一挪開,Mark又會再度貼上來,一來一往Eduardou已經被逼到床頭無處可退了,他哭笑不得的看著臉頰通紅的Mark,他真的好希望可以光明正大的觸碰她,但現在絕對不是告白的好時機——等等,Mark為什麼爬到他膝蓋上!?

看來Mark的耐心已經用盡,她受夠了你追我跑的遊戲,豪邁地一屁股坐在Eduardo大腿上鎮壓他,看他往哪跑?

「Ma-Mark?」Eduardo用力嚥下口水,不自在地扭動,儘量讓他的重要部位離Mark遠點。

「你是不是已經覺得我不可愛了?」她問。他們倚靠的那麼近,Eduardo能感受到她噴灑在自己臉上的呼吸,她的臉龐被紅暈佔據,但是眼神清澈明亮看不出醉意——呃,她剛說了什麼?

「怎麼可能!」Eduardo大叫,接著吶吶地說「妳在我心中一直是最可愛的。」他低下頭,聲線變得微弱幾不可聞。

「那你爲什麼總是逃避回答?」Mark又挪近了一點,胸口幾乎快碰上了,為了得到答案她看起來視死如歸,Eduardo只好霍出去了。

「那是因為我喜歡妳!天啊!Mark,我喜歡妳好嗎?從遇見妳的第一天開始!但我知道妳並不想談戀愛,我知道妳對我沒有別的遐想,我不希望連朋友都當不成—所以我才逃避回答這個問題!」

「你知道?我從沒說過那些話,你是怎麼知道的?」Mark眯起藍色眼睛,不悅地哼聲。

「什麼?」Eduardo看起來完全糊塗了。

Mark吻了他。

說是一個吻,那更像是被一個突然從盒裡跳出來的果凍糊了一嘴濕。

「這是我的初吻。」Mark宣布,看起來有點得意,就像是她搶到了遊戲的致勝先機。

Eduardo當機了一會兒,然後茫然的眨眨眼睛。在確定這不是每週至少一次的濕黏夢境之後,他用指節輕柔但堅定的扣住Mark精緻的下巴,慎重印上一個溫暖、純潔、深情與潮濕並重的親吻,最後他輕輕吸吮Mark的下唇才依依不捨地退開。

「這才是妳的初吻。」他說,帶著靦腆的笑意,Mark不會知道他內心沸騰的快飛天了。

「噢。」Mark整個人暈乎乎的,剛才還很自信的哧笑不見了。不過她隨即像是想起什麼般搖搖頭,甩掉暈眩感,怒視著Eduardo。

「少說話多做事。」她命令道,紅潤的嘴唇又嘟了上來。

Eduardo快被她的可愛給殺死了。他壓下急躁,專心、仔細地親吻Mark,他做夢也沒想到有一天他的渴望能夠成真,現在,溫暖的Mark確實在他懷中,柔順地接納他的舌頭。

「妳不知道我想要這個多久了。」他們一直吻著直到Mark快不能呼吸,Eduardo放開了她在她耳邊喘息。

「我是不知道你這笨蛋為何遲遲不行動,我想你大概對我失去興趣了。」Mark氣息不穩地說。

「什麼?妳都知道!?」Eduardo抓著她的肩讓彼此四目相接,而Mark在他的箝制下聳肩。

「Kris和Dusty都說我們是在約會。」

「⋯我們確實在約會。但我以為妳不知道也沒興趣知道,所以我克制自己不越界。」Eduardo想了想補充道:「我並不介意我們只是朋友。」以防Mark只是被閨蜜的話牽著鼻子走。

「騙子,你介意。」Mark笑了,看得見酒窩的那種笑容。

「好吧,我介意。」Eduardo大笑出聲,低頭再次吻上她的雙唇,這次沒有用上舌頭,只是緩慢溫柔的摩挲四片唇瓣。

他們倒在Eduardo凌亂的床上,沒有擁抱和接吻以外的行動,Eduardo對此已十足滿意。

他抱著Mark發出愉悅的嘆息,他們的體型差就像天生一對般契合彼此。在Mark睡著之後,Eduardo滿足地閉上眼睛。


Eduardo不是被早上太過耀眼的晨光喚醒,而是因為Mark掙脫他的懷抱。

他聽見Mark跌跌撞撞進了洗手間好一陣子都沒出來,他坐起身,開始擔心Mark是否正在承受宿醉之苦,開始擔心Mark昨晚的舉動是不是只是因為喝醉了⋯?

Mark打著哈欠走出洗手間,一隻手慵懶的抓抓側腰,看起來不像剛吐過。

Eduardo還沒來得及弄清楚現在的局勢,Mark已經爬到他大腿上來了,就像昨晚一樣。

「Morning, Wardo.」她咕噥著,睡眼惺忪地湊到Eduardo面前給了他一個吻。

Eduardo感覺像被一個兇狠的果凍砸中,看來Mark並沒有在昨晚的實際操作中掌握接吻技巧。但是沒關係,從現在開始他們有無數的練習機會。思及此,Eduardo迫不及待地回應她一個又長又深情的吻。

「Morning, Mark.」Eduardo親暱的摩挲她的鼻頭,他的笑容耀眼奪目令Mark瞇起眼睛。

她實在不知道Wardo在開心什麼,但他笑起來真好看。Wardo無論什麼表情都很好看。

TBC
(不覺得這裡很適合打上END嗎⋯?)XD

雖然有點像結局,但好想多寫點E/girl!M的交往日常喔(人゚∀゚*)所以⋯應該還有後續啦(溜)

评论 ( 27 )
热度 ( 144 )
  1. 红茶杯与苦咖啡happyouo 转载了此文字

© happyou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