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不起最近囉主忙著回顧舊愛Merthur沒時間填坑對不起XDDD
不過可能偶爾會有些Dunkirk小短篇⋯
It's ok to judge me.XD

【TSN/ME】Kisses #16|維密天使!Wardo性轉AU

忙到魂不附體了但今天是Jesse生日爬也要爬來更新~
更完之後廢柴我又要神隱了請見諒😂

*Wardo性轉注意!

*Wardo是Victoria's Secret Model AU設定注意!

*是一篇淋蜜糖不用錢的男女戀愛文注意!

*15章開始有生子設定請注意!


Kisses前文(含本章更新)點這裡
 (手機黨點擊後若網頁空白,請選擇用“瀏覽器打開”) 



#16

Eduarda餓了。 

她和Mark聊過之後沒有再下樓。她的胃這陣子變得很奇怪,時常食慾不振,然而突然餓起來胃酸就會狠狠灼燒她的胃袋,若不趕緊找點東西吃只會越來越難受。 
 
她下樓找食物的時候Mark已經睡著了,Eduarda輕手輕腳地離開房間,意外發現廚房的燈光還未滅。 
 
「Karen?」Mark的媽媽正在廚房收拾剩餘的晚餐,可能是她準備的太豐盛了,餘下的料理很多,Eduarda感到非常愧疚「真的很抱歉,我毀了今晚的聚會。」她走上前幫忙。 
 
Karen見到Eduarda相當開心,她拍開Eduarda的手「別再道歉了親愛的!妳沒做錯任何事,快去坐下,我來收拾就好,妳餓了對不對?」 
 
Eduarda紅著臉點頭。 
 
「妳有特別想吃什麼嗎?這種時候總會突然偏好某種食物。」Karen愉快的說,讓Eduarda感到很安心。Mark的家人沒有一絲猶豫就欣然的接受了她懷孕的消息,而且是歡欣鼓舞的為他們感到高興。她不敢想像她家人的反應。 
 
「只要是熱食都可以。」一想到生冷食物的口感她就喪失了口慾「還有不要魚類⋯」她低下頭想起剛才聞到魚腥味的過激表現,感到異常羞澀。 
 
Karen用溫暖的笑容代替回應。她熱了番茄海鮮濃湯,並把湯裡豐富的海鮮料都撈出來,只留下幾隻去殼鮮蝦,加入一些大蒜奶油讓口感溫潤一些,同時烤了薄麵包切片搭配濃湯。 
 
濃湯十分溫暖,雖是用海鮮熬煮出來的卻沒有Eduarda害怕的腥味,酥脆的麵包片佐微酸的紅醬汁讓她食慾大增,她安靜的吃完這週以來最完整的一餐,在這之前她幾乎沒什麼胃口。 
 
「還要一些嗎?」Eduarda搖搖頭,謝絕了Karen,她感覺整個人都溫暖了起來,但她已經非常飽足了。 
 
「感覺好多了嗎?」Karen在她對面的位置坐下來,Eduarda不確定問的是她的胃還是她的心情? 
 
Eduarda含蓄的點頭回應,事實上兩者都好多了。 

「當年我懷著Mark的時候什麼都想吃,隨時都很餓,無論是什麼食物都不會令我反胃,還以為我會生出個小胖子,結果Mark從小到大都不愛吃,全家就他一個人是瘦竹竿身材。」Karen提起自己的孩子,表情溫和又柔軟。 
 
Eduarda很感謝Karen的體貼,她盡說些懷著Mark的趣事讓她打起精神。聽一聽確實讓Eduarda有些開始期待肚子裡的小生命的成長過程。 
 
「懷孕雖然很辛苦,但是非常值得,妳漸漸就能感受到了。」Karen握住Eduarda擱置在餐桌上的手,乾燥的掌心讓Eduarda感覺溫暖又安心。 
 
「也許妳不相信,但我保證Mark會是稱職的爸爸。雖然他看起來不是那麼可靠,但他對於愛上的人事物是非常專注有耐心的。如果說他心愛的物是電腦,事是facebook,那麼人就是妳了,現在還多了你們的寶寶。」Karen輕拍Eduarda的手背。 

「我一直都認為Mark很可靠,也不懷疑他會是最棒的爸爸,我並不是因為不相信他而慌張,我只是—還沒有準備好成為一名母親。甚至連我自己的父母都尚未認同我,我不認為自己夠格當媽媽。」Eduarda為Mark高興,他擁有義無返顧支持他、無條件信任他的雙親,反觀她連自己都無法信任自己,Karen一席話雖然溫暖了她,卻也令她感到鼻酸和殘缺。 
 
「妳必須認同自己,親愛的,妳必須相信自己。我確信妳為了這個孩子可以付出一切,怎麼不夠格成為他的母親呢?」Karen柔聲說道。她的本意並不是想給Eduarda施加壓力,但Eduarda的淚水已經開始在眼眶打轉了。 
 
「我能理解妳害怕面對自己的父母,但我也能看出妳想要保護孩子的堅決,擁有這樣的勇氣妳難道還不相信自己會是孩子最棒的母親?」 
 
Eduarda的眼淚潰堤了,哭得比剛發現懷孕那時還兇猛。相較於之前的擔憂,她現在反而感到踏實許多。 

Karen見Eduarda被自已弄哭慌了手腳,沒辦法繼續維持長輩的穩重,她匆匆抓來一盒面紙,慌忙的擦去Eduarda的淚水。 
 
「親愛的!Mark看見會殺了我的!」Karen東張西望,祈禱不會有任何人在這時候下樓來。Eduarda含著淚水笑了起來,她認為Karen真的非常可愛,她希望自己能夠成為像她這樣的母親。 
 
「抱歉,我想這算是喜極而泣吧。」她和Karen四目相接同時笑了出來。 

「謝謝妳,Karen。」 
 
「很高興妳相通了,親愛的。」 
 
+++ 

Eduarda和Karen道過晚安後回到Mark的房間,意外地在房門外遇見Mark。 
 
「Mark?你醒了?」 

「我正要下樓找妳。」他說,表情有些緊張像是害怕Eduarda有可能趁夜離開他。 
 
「我下樓吃了點東西,你餓了嗎?」Eduarda上前輕輕抱住Mark,她竊笑的樣子看起來像是已猜到了Mark的胡思亂想。 
 
Mark搖搖頭「不餓。妳該睡了,跟我回房。」 
 
Eduarda笑了出來「從你口中聽見“妳該睡了”有點奇妙,你今天搶了多少我的台詞?」 

「顯然我也懂得如何照顧妳,今後妳會更常聽見我這麼說。」Mark乖戾地說。 
 
「好的,Marda。」Warda親吻Mark的臉頰,帶笑的眼睛仿佛閃爍著星光。 
 
+++ 
 
隔天一早他們驅車前往半小時車程的醫院,婦產科醫師是Karen的舊識,他見到Mark展現出見到老友小兒子的熱情,並不因為他們是名人而另眼相看,這讓Eduarda感覺很舒服,不再那麼緊張。更令人心安的是老醫師固然親切,仍不失專業的主動簽署保密合約。 
 
在真正躺下來照超音波之前,Eduarda已經做了一系列基礎檢查,聽醫師愉快飛揚的語調,她的身體狀況似乎很不錯,Mark放寬心了一些。 

「寶寶順利著床,目前已經六週了,看起來很健康唷!」當醫師笑咪咪的恭喜他們的時候移動著手裡的超音波探頭,Eduarda和Mark只在螢幕上看到一顆黃豆般大小的點點,什麼也看不出來。 
 
醫師動作俐落的替那顆黃豆丈量尺寸,甚至指出他的心臟位置。 
 
「他現在非常小,大概只有0.5公分,但是已經可以聽見他的心跳聲囉!」醫師無預警地將寶寶的心跳聲播放出來,讓Eduarda和Mark非常震驚。 
 
他還那麼小,甚至連一顆黃豆的大小都不到,已經擁有一顆健康跳動的小小心臟。 
 
Edurada感到眼眶發熱。 
 
一直到離開醫院,他們兩人都十分安靜。Mark依照醫師建議的清單買了瓶瓶罐罐的營養補給品,這些保健藥品以往都是Warda逼迫他吃,現在他們的角色將要對調了。 
 
回到Mark的房間,Eduarda看起來仍然沒有想談話的意願,親眼見到確實存在於腹中的寶寶後她受到極大的衝擊。Mark讓Warda坐在柔軟的床上,學她時常安撫自己那樣親吻她的髮旋。 

「他才這麼點大。」她說,用食指與大姆指捏出0.5公分,Eduarda瞪著自己的手指一臉驚奇。 
 
「他才剛成形。」Mark點頭,承認自己和她一樣不敢置信。 
 
「我還感覺不到他,如果他發生了什麼事該怎麼辦?」Eduarda雙手撫上她的腹部,突然全身僵硬一動也不敢動。 

「他就在這裡,不會有事的。」Mark將他的手覆在Warda之上,與她的手指糾纏,安撫微微顫抖的她。 
 
昨晚還無法接受懷孕事實的的Warda,在今早看過寶寶後突然演變成強烈的保護慾,Mark在擔憂Warda情緒波動的同時也感到鬆了一口氣。現在他們倆是同樣期待著孩子的到來。 

Karen準備的晚餐就像昨天那樣豐盛,宛如補償昨晚沒能順利進行的“Eduarda歡迎晚會”。並且沒有魚類料理。 
 
Eduarda吃了不少,雖然Karen什麼都沒說但Eduarda知道她肯定精心為自己的口味調整了所有料理方式,現在她知道Mark沈默的體貼特質遺傳自誰了。 

餐桌上的氣氛比昨晚還要熱鬧,Zuckerberg一家興奮的想知道Eduarda的檢查結果,Mark的姊姊們今天下午甚至已經迫不及待地去買了嬰兒玩具,Mark討厭那隻塑料長頸鹿發出的聲音,他堅決拒收,Eduarda對他皺眉然後感激地收下他姊姊給的禮物,一大袋,Mark不想知道裡面還有什麼來自外星的商品。 
 
接下來一整個禮拜他們都待在Mark的老家,頭幾天Mark的姊姊們都在家時Eduarda幾乎都和她們待在一起,聊天嘻笑,有時竊竊私語不曉得在說什麼秘密。雖然Mark不怎麼喜歡Warda被搶走的感覺,但她看起來開心放鬆多了。 
 
被冷落的Mark因此有很多時間可以遠端處理Facebook事務,以及深入思考他和Eduarda的下一步。首先他認命的主動聯繫Facebook公關發言人 AKA Facebook老媽子—Chris。 
 
Mark Zuckerberg
有件事你必須知道。 
 
Mark完全不擔心在網上談論自己的隱私,第一他使用的溝通管道是Facebook私信,除了與會人員以外沒有人能看到;第二他本人就是Facebook的門神,bitch,想竊取Facebook的資料下輩子再來挑戰吧。 
 
Chris Hughes
我相當震驚你正準備主動知會我。 

Chris已經知道了,肯定是Warda。Mark最初的預感沒有錯,Warda和Chris認識之後處得非常好,Warda與任何人都能好好相處,但Chris顯然是她最為重視的知己好友,他們時常談心,某些Mark幫不上忙的煩惱Warda總是找Chris說。Chris早在第一時間掌握現況Mark毫不意外。 
 
Mark Zuckerberg 
我們需要不少保密協議書。 
 
Chris Hughes
哈,早已準備好,超出你們需要的數量。 

Mark正準備關掉對話視窗,當他認為對話告一段落可是不會和對方噓寒問暖說掰掰的。這時視窗再度閃爍起來。 
 
Chris Hughes
恭喜你求婚成功。 
以及,恭喜你準備當爸爸了。 
認識你這麼久,我從不認為自己有機會對你說這兩句話。 
簡直不敢相信。 
 
Mark Zuckerberg
那麼恭喜你有機會說了。 

「Mark?」Eduarda打開房門探頭進來,Mark關掉對話視窗。 
 
「我要和Randi她們去購物中心,你來嗎?」她的臉頰紅撲撲的,像是在girls talk的過程中笑了許久。 
 
「我打賭她們沒約我。」Eduarda咯咯笑。 

「我約你了。」她大大的微笑令Mark難以拒絕「而且我想她們不會介意有自願服務的司機。」Mark埋怨呻吟,但認命的離開椅子。他完全不信任他姊姊們的開車技術,他得保護Warda。 
 
Mark還以為她們拖Warda來商場是為了繼續採購根本還用不到的寶寶用品,沒想到她們的目的是各大國際精品名牌櫃位,而Eduarda是她們請來的時尚大師,她熟知大部份新品的設計概念,甚至分享了一些設計師的背景故事。 

有時尚名模作陪,她們三人買的不亦樂乎,Eduarda也會適時提供內行人意見,好比說Donna想要一個Mulberry包,就要選他們家最具代表性的經典款Bayswater系列。而Arielle則是很喜歡Warda來家裡做客帶著的Prada Saffiano Bag,也在Eduarda的建議下選了一個焦糖色的。 
 
Mark很無聊。他唯一能做的就是黏在Warda屁股後面像個人型立牌跟著她四處移動,攬著她的腰際深怕她一個沒走穩摔著了。雖然Warda在得知懷孕後便馬上換上了平底鞋,Mark還是不放心,全然忘了Eduarda是能夠踩著三吋高跟鞋優雅又穩健走台步的資深名模。 

才說到平底鞋,Randi就指著Eduarda腳上的鞋子興趣盎然,也想要一雙,於是她們又去了Tory Burch試穿了半小時,Mark坐在貴賓專用沙發上差點等到睡著。除了Tiffany以外他不知道任何時尚品牌,當然也沒興趣涉略這方面的知識,不過在她們試穿五顏六色的平底鞋時Mark想起他們家的鞋櫃,Warda的鞋子是自己的20倍之多,但裡面幾乎沒有什麼平底的款式! 
 
Warda總是穿高跟鞋,也許有些沒那麼高,但對Mark來說3公分以上就是高跟鞋,而Warda現在的狀況不允許穿這些凶器! 
 
所以他走上前去告訴Warda她該把地上散落著的這幾雙都買下來,Eduarda似乎看透了Mark的想法,微笑著同意。 
 
Mark刷卡後才發現這麼多鞋子之中還有他姊姊們的,她們得逞地狂笑,Eduarda則是內疚參雜憋笑,似乎有些抱歉沒有提醒Mark踩入姊姊們的陷阱,但又覺得很搞笑。 
 
Mark邊翻白眼邊聳肩,認命提起兩個巨大的紙袋。 

然後他們又去了Salvatore Ferragamo和TOD'S,因為Mark問Warda哪裡還有她喜歡的平底鞋。結果最後Eduarda的戰利品比誰都多,原本她只是陪姊姊們出門走走的。 
 
Mark意外的也買了一雙鞋,來自Warda的強迫推銷。在她試穿TOD'S Gommino鞋款的時候,Warda給他一雙自己腳上的同款男鞋「穿穿看,TOD'S的鞋子很舒服的,我想你不會排斥與我穿情侶鞋吧?」她說。 
 
仗著這句話Mark既試穿了也買了,儘管他知道閒著沒事幹的媒體會殘忍嘲笑他的穿搭(跟Warda在一起久了他居然學會說穿搭了),但他媽媽耳提面命多次要他百分百服從老婆,不准唱反調,否則懷孕引起的賀爾蒙激素一旦劇烈變化,將會影響母體與胎兒的安全。Mark覺得他媽媽絕對是誇大了,不過他心底是贊同的,百分百服從Warda對她現在是最好的,買雙鞋子有什麼難,現在Warda要他去改頭換面成為一位龐德紳士都可以。 
 
幸好Warda的訴求不過只是要他穿一雙舒適又無害的TOD'S豆豆鞋。 

+++ 
 
Eduarda每天都會按時服用針對孕期的保健營養品,完全不需要Mark擔心(那當然),然而她的嘔吐頻率上升,胃口也不見好轉,這讓Mark在第三天又帶Warda去了一趟醫院。 

醫生愛莫能助的表示這是孕期的常見症狀,在懷孕的過程中是無法被治癒的。往好的方面想至少嘔吐只是暫時的,當胎兒進入穩定週數後不適症狀會減緩許多。 
 
這完全沒有安慰到Mark,Warda現在才懷孕不滿7週,還要等多久時間才會進入穩定週數?在這之前她和寶寶都會因為熱量攝取不足又嘔吐不止而營養失調! 
 
醫師建議Eduarda服用維他命B6,能有效減緩作嘔症狀,然而可能產生嗜睡的副作用。 
 
Mark買了最貴的高單維他命B6,確實起了效果,也許是太過立竿見影,嗜睡副作用在Warda身上展露無疑,她服用之後總是在昏睡,整個人病懨懨的,Mark懷疑B6的效果就是讓她熟睡便不會吐了? 
 
「Mark?」每當Eduarda從昏睡中轉醒,迷迷糊糊叫他名字的時候Mark總是感到很心疼。Warda就像是生了重病般臥病在床,沒有平日的活力和笑容,臉色蒼白渾身無力。 
 
「嘿,妳醒了。想吃點東西嗎?」Mark立刻上前攙扶她起身。 
 
Eduarda搖搖頭,猶豫了一陣隨即又點點頭「不想吃,但必須吃一點,寶寶會餓。」雖然Eduarda會自己照顧自己,不需要Mark操心,但每天看著她為了寶寶勉強下嚥,隨後又全數吐掉,他心裡真的很難受,卻沒有任何辦法。 
 
他們原定兩天後回加州,然而顧及Warda的身體狀況,必須儘量減少遠途行程。他們決定在回加州前順道前往邁阿密拜訪Eduarda的雙親,減少兩地往返所帶來的疲憊及不適。 
 
Mark看得出Eduarda渴望逃避她的父母,尤其是在她生理及心理狀況都不穩定的時候。但這一天總是會來的,對Mark來說越早越好。Mark一直都很想告訴他們:無論你們怎麼看待自己的女兒,對我來說她都是最完美的。

TBC

评论 ( 42 )
热度 ( 132 )

© happyou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