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不起最近囉主忙著回顧舊愛Merthur沒時間填坑對不起XDDD
不過可能偶爾會有些Dunkirk小短篇⋯
It's ok to judge me.XD

【Theseus/Newt】可愛的醉鬼

*兄弟組注意;極清水
*讓我們假設Newt從霍格華滋畢業
*原創人物出沒
*又是寫給@果醬凍 的⋯我是否不要再tag她了⋯⋯

+++

作為一個乖寶寶,Newt是不會上酒吧的,然而今天是他從霍格華滋畢業的日子,他那幫從來不聽他意見的損友就這樣把他帶過來。他堅持自己尚未到酒齡而不點酒,但很快意識到那些損友們再一次忽略了他的話,猛往他杯子裡灌奶油啤酒,這就是他喝醉的經過。

在他尚能保持神智清醒的最後一刻,Newt想到的是等他回到家Theseus會有多生氣。

然後他開始傻笑,朋友們目瞪口呆看著平時害羞內向的Newt竟然四處找舞伴,有男有女,他拉著對方的手轉圈轉不停,一邊開心的大笑,整個人都紅潤起來,看起來非常可愛,沒有任何一個人會拒絕他的邀請,甚至他的所有朋友都跟他跳過一輪。接著他開始掠奪別人手上的酒杯,不由分說地喝進肚裡。經過了那些共舞插曲,整個酒吧都人都認識Newt了,沒人與他斤斤計較,甚至主動送上酒飲。

Newt的朋友們大笑成一團,很開心看到他們只關心魔法生物的乖寶寶大解放,看著Newt的一舉一動成為他們此刻最愛的酒吧娛樂節目。

如此可愛的Newt,想當然吸引了許多愛慕者,有些巫師只是微笑關注著他,有些比較大膽的巫師則上前搭訕,但都被Newt一臉困惑不解的天真給擊退了。朋友們大笑,合力將Newt拽回他們身邊免得他真的被什麼人給把走了。

這時酒吧的門猛然敞開,有位穿著漆黑長袍的年輕巫師大步走了進來。整個晚上多少黑袍巫師進進出出,照理來說沒人會特別注意到他,但來人高挑英挺、容貌俊美,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酒吧裡的所有人頓時都在盯著他,而他環視著整個酒吧似乎在找尋什麼,然後他朝吧台的方向快步走去。

「誒誒誒,他一定是在看你。」Tom用手肘推推爛醉的Newt。

「什麼?」目光渙散的Newt看著Tom。

「他絕對是過來搭訕Newt的!」Kelly興奮地說。

「他才剛進來酒吧而已Kelly。」Bob合理認為酒吧裡的所有人都是看到Newt可愛的酒醉表現而向他搭訕,但這個人才剛進們,沒有理由搭訕一個爛醉如泥的雀斑男孩。

才這麼想著,那個俊美的男人就出現在他們面前。

「Newt!你不該來這種地方!」他生氣的說。

原來是Newt認識的人?朋友們交頭接耳。

「Thes...eus?」Newt困難地睜開眼皮看向來人,似乎對於自己還說得出對方的名字感到驕傲,開心地嗤笑起來。

「Thesus!?!?Newt的哥哥!」朋友們大叫起來,當然啦,誰不知道Theseus Scamender。

朋友們頓時有一股想要腳底抹油逃走的衝動,沒有人不知道Newt的哥哥愛弟心切、保護慾過盛,喔對了還有盲目的寵溺,從Newt每個禮拜都會收到他哥哥寄來的信件和包裹就知道,要他們說,就是一個疼到心坎裡。他們可不想讓Theseus知道是他們把Newt灌醉成這個樣子的。

但沒有人移動,大家都想知道Newt如何與哥哥互動,他們三天兩頭就能從Newt口中得知有關於他哥哥的事情,然而他們從來沒見過Scamender兄弟實際相處。

「你怎麼會醉成這樣?」Theseus看似責罵的語句聽起來卻溢滿關心與擔憂,他伸出手扶持搖搖欲墜的Newt。

「因為、畢業⋯」Newt傻笑,差點往後摔倒,他抓緊Theseus的手臂穩住自己,然後又傻笑了起來。

「你說過畢業典禮後你會和朋友聚餐而不是去酒吧。」Theseus把Newt固定在自己胸前,因為一直搖頭晃腦的Newt感覺隨時會吐出來。

「我也不⋯知道⋯」Newt看向朋友們咧開巨大的傻笑。而他的損友們在Theseus嚴厲的目光下拼命搖頭,每個人都不承認這是自己的主意。

Tom作為小團體發號施令的那個人,感覺自己在戰爭英雄Theseus的視線下快要焚燒而亡。

Theseus撇開頭,並沒有責怪這群小毛頭,他的手臂越過Newt的肩膀伸進Newt的臂彎將他支撐起來「我帶你回家。」

「為什麼?」Newt慢吞吞地說「我們還沒有⋯跳舞。」

那群損友目瞪口呆,不知該大笑還是該驚恐。

朋友們看著Newt拉著Theseus走進舞池,大家都很清楚Theseus可以輕易的阻止Newt,拉住他根本不需要戰爭英雄花費兩根手指頭的力氣,然而他卻任由Newt帶領,就好像他反抗不了酒醉的軟綿綿的弟弟。

然後他們真的在舞池裡邁開緩慢的舞步,Newt依舊鍾愛轉圈,抓著Theseus不停繞圈圈,即便他們聽不到Scamender兄弟的談話,也能猜到Theseus肯定希望Newt停下來,晚點他一定會因為這個動作大吐特吐。

一開始Theseus並沒有強制Newt停下,但是當Newt腳步開始虛乏的時候他將Newt用力按進他懷裡,隨著優美的抒情音樂輕輕搖曳。

Newt看起來很享受,把整顆腦袋埋進兄長的懷抱,然後越來越放鬆、越來越放鬆,直到他的雙腿下跌,睡死在Theseus身上。

Theseus毫不遲疑攔腰抱起了Newt,俐落地離開舞池走向酒吧大門,幻影移行,兩人消失在空氣中。

Newt的損友們佇立在原地,看著Newt的哥哥劫走他們的朋友。

「老天啊,Newt是提過他哥哥,但沒提過他那麼帥啊。」Kelly發出夢幻般的嘆息。

「哥哥應該這樣抱弟弟嗎?」Bob皺起眉頭。

「說真的,要不是知道那傢伙是Newt的哥哥,我會說那絕對是他男朋友。」Tom喝了一口酒。

THE END


損友Tom正解:D

评论 ( 9 )
热度 ( 118 )

© happyou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