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不起最近囉主忙著回顧舊愛Merthur沒時間填坑對不起XDDD
不過可能偶爾會有些Dunkirk小短篇⋯
It's ok to judge me.XD

【Spirk|SK】Crazy Stupid Love 1

# 基本上這是電影“Crazy Stupid Love” 的AU,沒看過不影響。僅採用雅各x娜娜故事線,原打算帶入Sarek爸爸(超適合!),但沒空寫那麼長直接放棄(哈)
# 代入CSL電影設定,Jim是個遊手好閒的有錢公子哥,後文會有合理的解釋。
# 一言以蔽之就是一個“一/夜/情尋獲真愛”的故事。
# U姐不是炮灰而是無辜的助攻XD


1.
Uhura愛上了Spock。而她最近越來越肯定這是一樁悲劇。

在她愛上Spock之前已為自己做了充足的心理建設,關於與瓦肯人交往意味著妳的男友不會明白什麼叫做體貼,什麼叫做風趣,什麼叫做浪漫。

她真的做好了心理準備才對Spock展開追求,儘管一開始Spock對於她的舉動很是困惑,但她終究拔得頭籌,成為星艦學院史上第一名擄獲瓦肯教授之心的人。

Uhura承認,這樣的稱號恰如其分滿足了她的虛榮心,當時她認為自己是全宇宙最幸福的女人了。然而,實際與Spock交往後⋯她的那些充足心理準備屁用都沒有,因為顯然,Spock不僅不明白女孩心目中的理想情人要素,他甚至根本不明白什麼是男女交往!!

這5個月來Spock甚至都沒有牽過她的手!

Uhura從未感到如此挫敗,但Spock依然是她的理想伴侶,如此成熟睿智、穩重高貴,沒有任何地球人能在他這樣的年紀爬到中校軍銜,Spock就是資優的代名詞,而Uhura想要這樣的伴侶,所以她第71次告訴自己:Spock只是需要時間。

今天Uhura志得意滿,顯然她和Spock正在取得一些進展,她成功說服Spock週五晚上與她一起前往遠離學院的一間高級復古酒吧。酒吧仿造21世紀,吧檯內有酒保調製真正的酒飲,並非複製品,昏暗的空間充滿慵懶情調,店內流淌著20世紀末的地球爵士樂,這裡是一個很棒的約會地點,然而幸運女神似乎就是不願站在Uhura這邊,今晚酒吧充滿了人潮,它應該要有的優雅情調被吵雜的聊天聲破壞殆盡,他們只剩下吧檯位置能夠安頓,與坐在隔壁的陌生人僅一臂之距,Uhura能感覺到Spock的強烈不自在,他看起來像是隨時準備奪門而出,他留下來的唯一理由可能是為了尊重他的女友吧。Uhura竟為了這樣的可能性而感到喜悅,她什麼時候落得如此卑微⋯

而這就是為什麼Uhura沒有趕跑眼前這名搭訕者,除了她實在太無聊了之外(沒錯Spock根本不與她說話,因為這裡太吵,交談是不合邏輯的,所以他們僅是喝酒),她真的很想看看Spock的反應,她渴望激起Spock的嫉妒心,所以她放任這個金髮碧眼的帥哥買酒給她。

對方從酒保手中接過一杯粉紅色的調酒推到Uhura面前,隨性揮了揮手,原本坐在Uhura隔壁的陌生人就識相的離開了,他一屁股坐在Uhura身旁,彷彿他擁有這間酒吧。

「嗨,我是Jim!我有這個榮幸知道妳的名字嗎?」搭訕者咧開一個大大的微笑,唇紅齒白,臉蛋漂亮,還有一雙蔚藍的大眼睛,以隨便哪個宇宙物種的審美觀來看,這名男子都算是英俊非凡。但Uhura就是討厭這種類型,以為他們可以用一張臉皮闖天下,從她的現任男友(Spock)身上就能看出,Jim是她感興趣的對立面。

但她需要利用Jim。

「Uhura。」她說。

「只是Uhura?」他挑眉,眉心皺在一起卻無損他的皮相,甚至更加賞心悅目。

「Uhura是我的姓氏。」

「那麼妳的名字是?」

「我不會告訴你。」Jim只是一個用來激怒Spock的陌生人,沒必要知道她的名字。

「哇喔,我喜歡妳。」Jim嘻皮笑臉地說。

即便Jim與她聊了10分多鐘,甚至又說了一次“我喜歡妳”,Spock依舊毫無反應,他卓越的瓦肯聽力不可能漏聽,Uhura嘆了口氣,偏頭觀察Spock的表情。如果他那雙稍微偏離正軌的眉毛能算是洩露情緒的話,那麼他頂多只是感到些微好奇。

她不玩了。

「以防你沒注意到,」Uhura用力瞪著Jim,恨不得把整晚的惱怒都發洩在他身上「我是跟男朋友一起來的!」她精緻的尖下巴用力努向Spock,而Jim瞪大雙眼,雙唇微啟,看起來真心實意的受到了驚嚇。

「喔老天,我很抱歉,我沒注意到—」Uhura懶得聽他解釋,她並不意外Jim沒注意到Spock,因為他確實就只是坐在那裡,像個萍水相逢的陌生人一樣!

「我需要去一趟洗手間。」她頭也不回的離開座位,她現在既不想和Jim說話,也不想面對Spock!

+++

Jim看著Uhura走遠,然後如閃電一般快速遞補了Uhura的座位,天知道當他看到Uhura的男友時只想興奮大叫『瓦肯人!我從沒見過瓦肯人!!』當然啦,他忍住了,他又不是真的蠢。

「嘿!老兄!你是瓦肯人!」不過當Uhura離席後他就可以這麼做了!Jim的藍眼睛緊盯著Spock的尖耳朵,是真正的尖耳朵!真是太他媽的酷了!

「肯定的。」Spock面無表情。

「噢老天!你說了“肯定的”!」Jim咯咯笑得不能自己。

「我確實說了“肯定的”,我是否能詢問你認為有趣的原因?」

「人們常說“對”、“是的”,但沒人會說“肯定的”,這就像是你把論文用語拿來用在生活會話上了。」Jim哧哧笑著,將下巴撐在手背上,慵懶的倚靠著吧檯,舉手投足散發著誘惑的魅力,儘管他只是在回答一個問題。

「我明白了。」

「是你喜歡這麼說話,還是你們瓦肯人都這麼說話?」

「我對於說話方式沒有喜好,若以瓦肯語對照聯邦通用語,那麼“肯定的”將最貼近於瓦肯語中的“Yes”。」

「那麼就是你們瓦肯人都喜歡這麼說話了!」Jim下定論。

「瓦肯人不會“喜歡”,偏好是不合邏輯的。」

「出現了!」Jim快樂的大笑「不合邏輯!我就知道你們瓦肯人最愛說“不合邏輯”!」

Jim笑個不停,Spock放棄說明。

「嘿,剛才很抱歉,我不是有意打擾你女友。雖然我確實到處搭訕陌生人,但我從來不對有伴的下手,我只是沒注意到—嘿老兄,你真的需要多給你女友一些關注好嗎。」Jim從不多管閒事,但他想起Uhura惱怒又疲憊的離席,忍不住想給這個被動瓦肯人一些建議。

「請闡述。」Spock挑眉,Jim想那應該是他感到困惑的表情。

「我從酒吧的另一邊看見Uhura對著酒杯發呆了好一陣子,我以為她是一個人,所以我就走過來想和她聊聊。」Jim阻止了Spock正準備說出口的“她並非獨處”。「我根本沒有發現你們倆是一對,你們沒有對話,沒有互動,你就像一個剛好坐在她旁邊的客人,我自然將Uhura當成一個落單的寂寞女子。」他想了想,補充道:

「Well,要是我先看見了你的尖耳朵,肯定就不會選她了。」Jim淘氣地眨眨眼睛。

Spock選擇無視Jim的弦外之音,他向來不擅長解讀人類的譬喻邏輯。

「我並沒有意識到自己讓Nyota感到孤單。」Spock全盤審視自己今晚的表現,依舊沒有發現不尋常之處。

「噗!你的神經真是不可思議的粗。」Jim大笑,轉動手中的酒杯喝了一口。

「你的說法極度不合邏輯,瓦肯人的精神世界是人類無法想像的纖細複雜而龐大,我們的神經不可能粗。」Spock嚴厲指正,顯然受到極大的冒犯。

「哈哈哈哈哈哈!」Jim彎下腰捧腹大笑,他下意識將手肘擱在Spock的肩膀上尋求支撐,沒有注意到瓦肯人的身體瞬間僵硬。

「噢天啊,你是我見過最風趣的傢伙了,我愛死瓦肯人了。」Jim伸出食指抹去他眼角的淚水,另一隻手仍擱置在Spock的肩上不肯離開。

「我知道了,」Jim站起身俯視著Spock,伸展著手指撫上瓦肯人寬闊的肩膀,這次他感受到了手下明顯變得緊繃的瓦肯肌膚,他輕笑「你的神經並不粗,你只是對自己的女朋友沒有慾望罷了。」

Jim伸出了另外一隻手,鬆散地摟抱著Spock的脖頸,他越靠越近,直到把自己安置在Spock的雙腿間,從某些刁鑽角度來看,Jim就像坐在Spock的大腿上。

Spock沒有察覺到自己屏住了呼吸。

「你想知道“渴望”是什麼感覺嗎?」Jim勾著Spock的脖子將他拉近「也許我能讓你感受—」

下個瞬間,一股蠻力將Jim掀翻在地。

「離他遠一點!」Uhura怒吼。

見鬼的,Jim完全忘了她。

Jim舉起雙手,宇宙通用的投降姿態「抱歉,我不是有意—」一個酒杯砸了過來,在他身邊粉碎。

「去你的不是有意!你這個濫交的雜種,我告訴過你他是我的男朋友!」Uhura幾乎在尖叫,Jim不怪她,他自知理虧。

前一刻Jim才告訴Spock他不對“有伴的人出手”,下一刻他竟然打算親吻Spock。

當他與Spock的琥珀眸子四目相對的時候什麼都忘了。就像世界只剩下他們兩人。

+++

Uhura原本以為自己在酒吧情緒失控之後,她與Spock也會就此結束。出乎意料的是,Spock反而積極起來。

Spock當時可是嚴厲的要求她道歉來著。他的原話是:『無憑無據指控他人為“濫交的雜種”是不恰當的行為。』

無憑無據!?如果她沒有即時出現,那個男人早就吻上Spock了!難道他坐在Spock的大腿上不是證據之一?

礙於Uhura確實對這個名叫Jim的傢伙造成了肉體上的實質傷害,她失手砸碎的玻璃杯在他的漂亮臉蛋上劃開了一道血口子,迫於無奈,她遵從了Spock向Jim道歉,儘管她的內心大喊著『去死!』。

Uhura怒氣沖沖地離開了酒吧,打斷Jim“抱歉不是有意跳到妳男友身上”的演說,意外發現Spock追了出來,儘管Spock看起來甚至不明白自己的行為意義何在。

Uhura不難發現是那個Jim建議他這麼做的。一股強烈的怒火衝上腦門,一個陌生人對Spock產生的影響力竟比自己還大得多,Uhura突然感到無比挫敗和無盡疲憊。

但這可是Spock啊。她還能要求什麼?Spock追著她離開酒吧已經是這5個月來他做過最體貼的事情了。

當晚Spock送她回學院宿舍的路上,他們都沒有再提起酒吧的事。

那夜過後,他們的會面頻率反而比往常頻繁,對於一般地球情侶來說,Spock與她之間可能還是略顯疏遠,但Uhura認為比起之前那連朋友都算不上的5個月交往,現在一週共進兩頓晚飯已經最接近於瓦肯人的熱戀狀態了吧。

緊接著地球的西洋情人節來臨,Uhura對於這個屬於情侶的特殊節日不抱任何期待,然而Spock卻推翻了她的悲觀預想,竟然邀請她今晚一起共進晚餐,在情人節的晚上!

Uhura雀躍不已,即便她知道Spock不明白人類在節日送禮的風俗,她仍然想要這麼做。當天下午她特別去了一趟商場為Spock準備一份情人節禮物。

直到這時,Uhura才發覺自己有多麼不了解Spock,也許Spock不會“喜歡”什麼,但她甚至不知道Spock“需要”什麼,就如同Spock不了解她一樣。

最終,她選擇了情人節的代表性禮物—巧克力禮盒。

這是錯誤的第一步。

當她在搖曳著燭光的餐桌上將包裝精美的巧克力禮盒送給Spock時,後者明顯露出的不解神色是這些日子以來Uhura看過Spock的情緒最外顯的一次。

「請問妳是出於何目的贈予我巧克力?」Spock沒有立刻收下。

「目的?沒有什麼目的,就是一份情人節禮物。今天是地球情人節呀,Spock。」Uhura耐著性子解釋,這幾個月來她的耐心已經被Spock折磨的所剩無幾了。

「地球情人節?妳應當知曉瓦肯人不慶祝節日。」

「你的意思是,今晚並不是一個情人節約會?」Uhura不敢置信,瞠目結舌地瞪著Spock。

「今晚是一個約會。我們已經4.2天沒有聯繫,我相信今晚正是我們應當見面的日子。」Spock背挺得筆直,面對Uhura越來越難看的神色不為所動。

「你知道嗎,Spock,」Uhura將擱在大腿上的餐巾用力丟在桌上「這一個月來我以為你正在努力改變,到頭來你依然是那個沒有感情的冷血瓦肯人!」

她憤怒地從椅子上跳起來,粗暴地收拾她的隨身物品。

「我知道你不理解地球人的交往模式,我自認自己已經極盡寬容你的缺陷,」Spock突然僵硬了一下,看起來有些不自在,正處於情緒暴風中的Uhura沒有注意到Spock的反應,只想把隱忍了將近半年的委屈一口氣傾吐出來。

「但你不僅不理解人類對感情的需求,甚至不想去理解,你根本就沒有努力!我受夠了!」Uhura抓著外套和手提包頭也不回的離開了,把巧克力禮盒和Spock一起拋下。

+++

Spock不明白Nyota為何對於一個地球節日擁有如此劇烈的反應,基本上Spock不明白Nyota的所有反應,對他來說都是不合邏輯的。

這次沒有藍眼睛的建議,Spock並沒有起身追上她。

Spock不知道那個人的名字,29.6天前在酒吧遇見的那個陌生人,他的一對藍眸令Spock印象深刻,Spock便擅自稱呼那名人類男性為“藍眼睛”。

儘管不合邏輯,那天離開酒吧之後Spock採納了藍眼睛的建議—“多給Nyota一些關注”。

他將原本平均7.6天見面一次的頻率縮短至3.7天。無論他們身處何地,Spock盡力與Nyota保持交談或互動。

在Spock看來不明所以的細微改變,明顯使得Nyota雀躍起來。證據闡明,藍眼睛的理論並無謬誤。

然而他終究無法改變這段關係的僵局。

Spock認為自己已經做了他所能做的一切努力,他並非不想理解人類對感情的需求,他只是無法理解。就像人類無法理解瓦肯人通過心靈融合來選擇精神契合度高的人做為伴侶,人類不這麼做。反之亦然,瓦肯人也不以人類的方式處理浪漫關係。

Spock在答應與Nyota展開一段浪漫關係之前曾考慮過與她淺層精神融合,鑑定她的精神是否與自己契合再深入交往是符合邏輯的,然而他的人類母親阻止了他,告訴他:「這對人類是一種冒犯。」他聽取母親的建議,選擇尊重。

如果他能尊重人類的風俗,為什麼人類不能尊重他的?

假設不合邏輯。木已成舟。

而Spock不合邏輯的感受到情緒波動。他感到⋯受傷。

+++

Jim今晚依舊窩在這間酒吧。他幾乎每個晚上都窩在這裡,所有酒吧員工都認識他了,有時候店裡人手不足時他甚至會主動幫忙,因為他太無聊了。

15歲以前他會說,他的人生真操他媽的精彩,雖然是悲慘壯烈的那種精彩。然後當他從那個被夷平的破爛星球Tarsus IV生還回到地球之後,他的人生無聊透頂了。

當然不是說他還想再去一個即將毀滅的星球玩真槍實彈的生存遊戲,但現在的生活就是—一帆風順(又名無聊)。

泡酒吧至少能找到一些樂子,Jim每個晚上都和來自不同星球的男男女女談天,雖然通常都是一些沒有營養的乏味內容,但至少有機會遇見“情投意合”的對象,晚上就能做些有趣的事了。好吧,不一定“有趣”,但至少能說是不無聊。

這一整個月他遇過最有趣的事恐怕只有那個瓦肯人了,只可惜Jim沒有機會偷走他。如果那個瓦肯人沒有女朋友他肯定不會輕易讓他離開。

但是Jim奇異的感到鬆了一口氣,那個瓦肯人不像是會玩玩的類型,他並不想渴望一個沒有意願觸碰他的人,他更不想被拒絕。而他有女朋友的事實把Jim的嘗試扼殺在搖籃中,這算是最好的結局。

不過Jim偶爾無聊時還是會想起那個瓦肯人,畢竟他是那個讓Jim大笑出聲的人,他已經不知道多久沒有這樣發自內心的大笑過了。

也許他該回家,今天是情人節,他可不打算在這樣的日子裡尋求虛偽的安慰,更不要提酒吧今晚全都是出雙入對的情侶。

不,不是全部。門口出現了一個落單的身影,那個瓦肯人。

他的一襲黑色大衣被屋外的大雨浸濕,他可笑的瀏海也被雨水打濕了,凌亂地貼在額頭上,那令他的眼神變得有些侵略性,而那對懾人的眼神正直勾勾的盯著Jim。

他什麼時候站在那裡的?他看起來真完美。Jim感到頭昏目眩。

他們鎖定彼此的目光好一陣子,突然,瓦肯人邁開長腿朝Jim走來,他的步伐疾進,視線仍然糾纏著,直到—

瓦肯人親吻了他。

狠狠地、用力地親吻他。

他臉上冰冷的雨水變得灼熱滾燙,他緊繃的瓦肯嘴唇變得柔軟濕潤,Jim感覺自己嚐到了不顧一切。但事實是他什麼也沒有感覺到,因為他太過於震驚了。

直到瓦肯人放開他的嘴唇,Jim才發現自己不知何時整個人都被對方抱離了地。他被輕巧地放回地面上,像一個該死的地球老電影的女主角。

「你記得我嗎?」Spock問Jim。

他們的距離如此靠近,Jim甚至感受到了瓦肯人溫熱的鼻息。

「當然⋯記得。」Jim被對方專注的棕色眸子看得渾身顫慄。

「你在29.7天前提出的邀約還有效嗎?」

「⋯什麼?」

「29.7天前你在這裡詢問我是否想瞭解渴望的感覺,你的邀約是否仍存在效力?」

「什麼⋯當然有效!」Jim盡最大努力不讓自己立刻跳到瓦肯人身上。

「很好。」Spock再次吻上了“藍眼睛”,這次簡短的多,然後拉著他離開了酒吧。

TBC

Crazy Stupid Love裡面的雅各(Ryan Gosling)和娜娜(Emma Stone)真的是超級可愛啊❤❤❤
推薦給沒看過這部電影的人(d゚ω゚d)

评论 ( 15 )
热度 ( 69 )

© happyou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