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不起最近囉主忙著回顧舊愛Merthur沒時間填坑對不起XDDD
不過可能偶爾會有些Dunkirk小短篇⋯
It's ok to judge me.XD

【Spirk|SK】Crazy Stupid Love 2

# Crazy Stupid Love AU
# 這是一個花一整夜時間談情說愛的故事⋯

2.

「嘿,等等!」Jim在大雨中被Spock拉著走了一整條街,現在他也渾身濕透了。

聞言,Spock停下腳步佇立在雨中,放開了Jim將雙手背在身後,那讓他看起來莊嚴不可侵犯。

「你是否意欲收回你的邀約?」Spock莊重地問道。

「什麼?當然不!我想問你打算去哪裡?我的地方肯定比你近的多,跟我來吧?」Jim指著另一個方向。

Spock本打算告訴藍眼睛他的教員宿舍並不遠,隨即想到讓一個陌生人在教員宿舍過夜是不妥當的,於是順從了人類的建議。

Spock跟在對方身後,保持沈默,不再牽手。人類似乎不欣賞氣氛的轉變,率先打破沈默。

「嘿,你剛才的氣勢去哪了?」他輕笑,放慢腳步與Spock肩並肩。雨水劃過他深邃的輪廓,匯聚在他勾起的唇角,那些水珠在他的臉上短暫停留後滴滴答答地往下掉,重新與大雨融為一體。

「我不明白氣勢為何物,並且我並不擁有它。」人類哈哈大笑,Spock想起他們第一次見面時這個人類也是這樣笑著,與其說他感到被冒犯,不如說他感到好奇。每當他質疑地球人使用聯邦標準語的方式,Nyota總表現出無奈或不耐煩,她從未像藍眼睛這樣大笑過。

「我是Jim. James T Kirk, 你呢?」

「Spock.」

「只是Spock?」Jim對這個場景感到熟悉,他一個月前搭訕Uhura時也問過一模一樣的問題,這逗樂了Jim,他咯咯笑起來。

「S'chn T'gai Spock. 人類的聲帶難以準確發音我的姓氏讀音,通常我會選擇告知他人我的名字,避免造成人類的困擾。」

「S'chn T'gai Spock?哇喔!酷斃了!聽起來就像是瓦肯調查局的特務代號!」Jim興奮的說。Spock注意到Jim不標準的瓦肯語發音聽起來不合邏輯的可愛。

「瓦肯沒有調查局,我也並非一名特—」

Jim突然傾身親吻Spock,變相堵住了他的嘴。Spock能感覺到Jim嘴唇的形狀,他在笑。

「你是我見過最有趣的傢伙了。」Jim笑著說,再次靠近吸吮Spock的雙唇。

他們兩人都嚐到了雨水的味道,Jim不得不推開Spock。

「來吧,我們得快點到我那去避雨。」Jim重新牽起Spock的手,Spock感覺到一股溫暖的情感從對方的掌心湧來,參或著雀躍、欣喜和滿足。

Jim是他見過情感最豐沛的個體。

+++

Jim的豪宅是他的泡妞利器。任何人發現他住在一棟附帶花園和游泳池的透明玻璃屋都會迫不急待跳上他的king size大床。

他很少帶人回家,過往經驗告訴他這只會讓事情變得複雜,他還沒準備好被誰套牢。

Jim再一次為Spock打破原則,他自己也不明白為什麼,可能是Spock渾身散發著與生俱來的貴氣,他肯定不會因為Jim擁有一棟與年齡身份不符合的豪宅而另眼相看吧。又或許他希望Spock對他另眼相看?

Spock對此的反應確實有別於一般人的興致勃勃,他安靜地站在落地玻璃窗前看著投影著光暈的游泳池「這是一處十分舒適的住宅,你是否為擁有者?」他平淡地問。可能是因為他是瓦肯人,瓦肯人不興致勃勃。

「嗯—對,是的,很高興你喜歡這裡。」瓦肯人不說謊的體質是不是也包含讓身邊的人無法說謊?Jim發現自己將從未告訴過任何人的隱私說了出來「這是我爸遺留下來的房產之一。他在我出生那天過世了。」

Spock的表情有一絲動搖,如果不是Jim全神貫注地看著Spock肯定不會發現。

「吾與汝同悲。」

「你們瓦肯人真是文鄒鄒的。」Jim笑了笑「把你的大衣給我吧,我幫你拿去烘乾。」Jim遞上一條乾燥柔軟的毛巾,Spock用來擦乾他的頭髮,與此同時Jim也弄乾了自己,然後為Spock送上一杯他在廚房吧台調製好的Brandy Fix。

「Oh Fuck.」Jim差點摔了手中的酒杯「你是星艦學院的教官!」他瞪大雙眼,現在才發現Spock褪下大衣後的黑色星艦教官制服,星艦徽章在昏黃的燈光下閃閃發亮。

「是的。我是一名星艦學院的教授,是否對你造成困擾?」Spock這時才意識到Jim有可能是星艦學院的學員。

「不,我只是⋯哈,慶幸自己拒絕了Chris的入學推薦,要不你現在可能會是我的導師,你今天就不會在這裡,那就太可惜了。」

「Chris?」Spock在腦中搜尋所有星艦學院的職員,結果令他有些驚訝「你是指Pike上將?」

「是啊,你認識他?」

「肯定的,他是我所接觸過的長官之中最優秀的將領。你出於何故拒絕了Pike上將的入學推薦?我相信他看中的人肯定具有相應於他期待的才能,你不加入星際艦隊是不合邏輯的。」

「嘿!你今晚可不是來為星艦學院招生的,Spock。」Jim咯咯笑著走向Spock,將手中的酒杯遞給他。

「你是正確的。」Spock接過酒杯,一口氣喝乾了Brandy Fix。Jim瞪著他,受到了驚嚇。在他震驚於Spock將烈酒當水喝的同時,他自己的那一杯也被Spock奪走了,同樣在幾秒內被Spock喝空。

「味道尚可接受。」Spock說。

「靠。」Jim幾乎是嚇壞了。

「酒精成分對於瓦肯人而言沒有影響人類那般的效果。」Jim的震驚太過強烈以至於Spock都感受到了。

「你是說瓦肯人對酒精免疫?」Jim看上去有些歇斯底里。

「這個說法是可以接受的。」

「你們瓦肯人簡直就是作弊的種族。」Jim搖搖頭,拿走Spock手上的兩個空酒杯「如果我想要灌醉你,該弄點什麼喝的給你?薑汁?」Jim問。

Spock思考了一下是否該告訴Jim,瓦肯人不會談論自身的生理缺點。

「巧克力。」Spock脫口而出。

「認真的?」Jim感覺今晚的Spock每分每秒都在給他驚喜。

「肯定的。」

Jim大笑著走進廚房。

繼續閱讀⋯
(沒開車但我有預感會被屏😂繼續閱讀請點擊👆🏻)(圖點不開請見評論)

评论 ( 30 )
热度 ( 55 )

© happyou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