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不起最近囉主忙著回顧舊愛Merthur沒時間填坑對不起XDDD
不過可能偶爾會有些Dunkirk小短篇⋯
It's ok to judge me.XD

【Spirk|SK】Crazy Stupid Love 4

# Crazy Stupid Love AU
# 這是一個花一整夜時間談情說愛的故事⋯
# 本章含有Chris Pike/George Kirk暗示(只有暗示!)雷者避!


4.

茶葉已老,茶湯已涼。Jim為他們重新砌茶。

這次他們都穿上了衣褲,乾燥且暖融融的。

Jim原本拿出他金黃色的睡衣打算借給Spock,被他搖頭拒絕「瓦肯人不是沒有偏好嗎?」Jim嘟嚷著,認命轉身取了黑色那一套給Spock,而他自己就穿了金色的。

現在他們舒適的坐在沙發上享受熱茶,看著玻璃屋外一度停歇現在卻又開始落下的雨水,Jim突然抖動肩膀笑了起來。

「我是否能夠詢問你為何事發笑?」Spock抬起眉毛。Jim現在萬分確定Spock已經脫離醉巧克力狀態了,顯然他一開始就沒有醉得多嚴重。

「哈哈!因為,你看,我們原本坐在這裡喝茶,聊得還不錯,一眨眼居然就在餐桌和浴室裡胡搞了起來,然後現在又回到這裡聊天,還穿著睡衣,我們好像沒有什麼所謂的“不應期”啊。」Jim笑個不停。

Spock點頭「與你相處十分令人愉悅,我並未感到不自在。」

「真是奇怪。」Jim溫暖的笑道。

舒適的沈默漫延了好一陣子,他們就這麼肩並肩坐著喝茶,出乎意料的是Spock率先打破了寧靜。

「你是否期望我詢問你一些私人問題?」

Jim倒抽一口氣「是我思考得太響了對嗎?」他羞愧的低下頭,面色漲紅「我就是—只是覺得和你聊天挺舒服的,你幾乎算是我第一個最接近於像是朋友的人。」Jim後悔這麼說,即使Spock非常特別,他也不該把一夜對象當朋友,聽起來多可悲啊。

「我亦同樣。」Spock說。Jim放鬆下來。

「你告訴了我你的父親已辭世,你想談論你的母親嗎?」Spock問,他認為這個問題相當私密,而Jim期望他問私密問題。

Jim嘆氣,但隨即露出一個欣慰的微笑「我母親⋯跟我的關係很差,絕大部分是因為我的生日是我父親的忌日,雖然父親的死與我無關,但人類無法獨自吸收情緒,她將對失去父親的怨恨轉嫁到我這來。另一部分是據說我和父親長得如出一轍,我母親看到我這張臉就會想起她失去了什麼,所以她很少正眼看我。」

Spock看起來想說些什麼,然而Jim沒有給他機會,接著說下去。

「但我真的不恨她,我猜我比較恨我的父親,他對我來說如同陌生人,我根本就不認識他,卻把我的人生攪得一團亂。不過我最恨的還是我繼父,一個粗鄙的野人,仗著我母親不喜歡我老是對我拳腳相向。有一天我受夠了,抄起榔頭反抗他,他二話不說把我送到別的星球上去,那年我才13歲,但一想到可以脫離他和媽媽,我差點親吻Frank的臉頰,這就像是我13年份的生日禮物。但後來證實了宇宙中存在的億萬個神祇都不偏愛James T Kirk,我在Tarsus IV上的新生活不到三個月就變成了體驗飢荒,目睹屠殺,竭力躲藏。」

Spock的氣息不穩,聽起來疑似像是倒抽一口氣,但如此不明顯Jim無法肯定。

「Tarsus IV事件中只有9名倖存者。」Spock的表情是瓦肯式的驚愕,即便他看起來不怎麼驚訝,不過以人類的標準來看也算是眉頭深鎖了。

「我就是那9分之1。」Jim很平靜。

「我⋯對你艱難的經歷感到遺憾。」Spock思考了許久,最後模仿Jim安慰他的動作,將手掌覆蓋在對方的手背上。

「我從來沒告訴任何人關於我的過去,我一直在想有一天我會告訴我真正的朋友,如果我交得到的話,畢竟這些惡夢般的經歷無處抒發是有點難熬。雖然我們算不上朋友,至少你不像是同情心氾濫的類型,我想我應該不會造成你的困擾,如果你並不想知道這些我向你道歉。」

「你並未造成我的困擾。我的確想知道關於你的事情,任何方面皆可。」Spock沒有移開手,Jim對他甜甜一笑。

「我從Tarsus IV回到地球後人生總算出現轉機,我的祖父母發現了我的存在以及我的遭遇後收養了我。在這之前我從沒見過他們,原來我父親當初為了娶我母親與雙親斷絕了關係,在我父親因公殉職之後我母親更不可能向他們求助。我那時才知道原來我父親生長在一個富有到誇張的家庭,然而他卻為了追求夢想入伍了星際艦隊,放棄了家族企業,更愛上一個家族不贊同的平民女孩。我的祖父母在我父親死後追悔莫及,當他們得知我的存在就像重新迎回兒子,他們把原本屬於我父親的財產都給了我,甚至更多。然而他們都是大忙人,我很少有機會見到他們,但他們是真的關心我,至少比我媽媽強。」

「你提到了你父親入伍星際艦隊並且因公殉職,我是否能假設你的父親是George Kirk艦長?」

「你果然發現了,一般來說我不會隨意告訴別人我的姓氏,他太出名了。」Jim揮揮手蠻不在乎地說「他們會說“你一定很為你父親感到驕傲!”,事實上我會說“不,他是最失敗的父親。”」

「你父親是一名勇敢而高尚的艦長,他定抱著無法看你長大的遺憾離去,倘若是你也會為自己的孩子做出這樣的犧牲,且你定不希望他如此怨你。」Spock預料Jim會暴跳如雷,自己無疑是往對方的傷口上灑鹽,他並無意欲使Jim沮喪,儘管他只是說出事實。

「Chris跟你說了一模一樣的話,你們星艦軍官果然都一個樣啊。」Jim嘻嘻笑。

Spock感到困惑,Jim非但未受到冒犯反而笑著,不合邏輯。

「Pike上將?」

「是啊!我強烈懷疑Chris暗戀我爸!他一提到他雙眼就開始泛淚光,他不喜歡提我父親的英雄事蹟,老是說我父親是多麼忠誠的好朋友,他有多麼想念他,而且覺得我的未來發展是他的責任什麼的,基本上我確定他是愛上我爸了!你知道,就像石內卜對哈利波特那樣,把守護已逝愛人的小孩當成餘生目標。」

Spock眨了眨眼。

「喔,對,你當然沒看過了。我是在說地球古典兒童文學名著的角色。」Jim生動活潑的說著,轉瞬之間已拋棄了低落的情緒。

「那麼你是如何結識Pike上將的?」

「那個啊,還不是我這張臉跟我爸長得太像了,他在酒吧認出了我,大概是去年的事情。我因為太無聊了成天就窩在酒吧裡,當你手頭上有花不完的信用點又沒有生活目標的時候就只能遊手好閒了。Chris向我提供了星艦學院的入學測驗資格,我窮極無聊差點答應了他,但我並不想替我父親完成他的夢想,我就是不想。」

「我明白了。」Spock頷首「我是否能為自己再沖一杯茶?」他問。

「當然可以。」Jim對他微笑,起身尾隨Spock進入廚房。

這就是Jim想要的,聆聽而不評論。Spock是一個非常好的聽眾。

當他們再次回到沙發上,Jim忍不住問了。

「所以,今晚你是因為受到分手的打擊才來酒吧找我尋求慰藉?」

「否定的。」Spock不假思索「我是⋯我並不理解人類的交往模式,我意欲瞭解。而上一次你提供給我的意見是正確的,我信任你的判斷。」

「我的意見?」Jim滿臉困惑。

「30.1天前你建議我多給Nyota一些關注,Nyota確實比從前愉悅,即便我們的浪漫關係的結束仍舊無法避免,單就建議而論它是有效的。」

Jim直盯著Spock,然後大笑出聲。

Spock顯然對他的反應很是困惑,Jim沒有解釋,而是翻身跨坐在Spock腿上俯身親吻他。

「你真的很可愛。」Jim在吻的間隙這麼說,Spock回吻他,不予置評。

繼續閱讀⋯
(沒有全套唷XD)(手機黨點擊後若網頁空白,請選擇用“瀏覽器打開”)

评论 ( 15 )
热度 ( 43 )

© happyou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