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不起最近囉主忙著回顧舊愛Merthur沒時間填坑對不起XDDD
不過可能偶爾會有些Dunkirk小短篇⋯
It's ok to judge me.XD

【Spirk|SK】Crazy Stupid Love 番外篇

# Crazy Stupid Love AU|番外篇
# 前文可至隨緣閱讀,會比較順暢

+++

Jim正在他家附近的咖啡館完成作業。

他和Spock時常光顧這家店,一來是這裡離他家很近,二來是因為這裡有Spock喜愛的瓦肯甘草茶。

Jim記得Spock說過他媽媽覺得這茶有泥土味,因此雀躍地嘗試了一回。不知道是他的味覺出了問題,還是他吃了太多瓦肯人的口水,Jim覺得瓦肯甘草茶嚐起來很棒。

他特別就茶的味道和Amanda辯論了一番。哦,Amanda是Spock的媽媽,他們在全息通話中見過幾次,Jim超級愛她。

總之,Jim也喜歡瓦肯甘草茶,所以他和Spock大多數的外食時間都在這裡度過。

他和Spock原本在這裡用午餐,但Spock須於下午3點登上USS Enterprise軍艦進行為期三週的委託任務,而在一小時前先行離開了咖啡館。艦長Chris Pike需要Spock的學術專業而徵召他參與短期任務。

Jim原本打算回家,但一想到Spock不在那就失去了動力,於是他拿出PADD完成他下週的戰略課程作業。

沒錯,Jim現在是星艦學院的學員了。自從初次與Spock心靈融合過後,Jim開始對真實的宇宙深空感到好奇及求知慾。最主要的還是他不想再遊手好閒下去,他想成為一個有資格站在Spock身邊的伴侶。儘管Spock明確表明了Jim是他的T'hy'la,任何事情都不會影響Spock對他的看法。

Jim讓Chris替他安排入學測驗,有Pike上將的影響力再加上Jim高的嚇死人的測驗總成績(上一個驚嚇星艦學院的人是Spock),Jim成為星艦學院歷史上第一個插班生。

Chris對Jim的決定感動到不行,就差沒給Spock頒發勳章,感謝他不餘遺力的為星際艦隊吸收人才。然而當Chris發現Jim正在和Spock交往⋯他對Spock的態度180度大轉變,並且他們三人有了以下嚴肅的談話:

「Spock中校,你接近Jim有何目的?」

「Chris!拜託一下好不好,我又不是深閨待嫁的小女兒。」Jim翻白眼。

「你當然不是!你是George的心肝寶貝!他沒能看你長大有多遺憾,我必須確保Spock中校對你沒有其它不良意圖。」

Jim無聲的對Spock說:「我告訴過你了,他愛我爸!」

「Spock中校,如果你以爲親近Jim能使我特別看重你那你就錯—」

「老天啊你在說什麼!Spock才不是這種人!」

「我在問Spock中校,不是問你!」

「Pike上將,我接近Jim僅是由於我受到他的吸引。Jim是一名極有魅力的人類男性,經過相處之後,我發現Jim的內心世界同樣吸引著我,甚至比起賞心悅目的外貌更甚。若非要談論目的,我的目的是在Jim從學院畢業後與他舉行伴侶鏈接儀式。」

「Ohhhhh Spock. Yes, I do.」<3

這番“等她大學畢業後請把女兒嫁給我”的演說讓Jim春風滿面,讓Chris臉超黑。

從此Chris對Spock的要求嚴格到了一個不可思議的境界。然而無論Pike上將要求他做什麼,沒有一樣難得倒瓦肯超人Spock。

有一次Jim和Chris去吃壽司,Jim當時只是閒聊說了幾句:

「瓦肯人不玩玩。」
「瓦肯人不說謊。」
「瓦肯人說到做到。」

這天過後Chris對Spock的態度突然又180度轉了回來,對Spock的態度比從前都要好,並把他當成了有為的好女婿,相當器重他。這也是為什麼三不五時Spock就會被現任企業號艦長Pike上將抓上軍艦出任務。

星艦學院的生活比Jim想像的還要愉快充實。他不僅能一睹Spock教授講課時的英姿風采,還因此交到了第一個朋友Bones。

壞脾氣的醫生正巧在Jim第一次旁聽Spock的課程時坐在他鄰座,見到Jim這個生面孔毫不含蓄的抱怨個沒完,建議Jim退掉這堂“沒有人類能過關的魔鬼課程”。

Jim大笑。從此Bones成為他踏出漂亮玻璃屋交到的第一個朋友,也是他最好的朋友。

當Bones發現“魔鬼教授Spock”是Jim的男朋友,他精彩萬分的表情Jim永生難忘。

當然,身處於星艦學院,怎麼可能躲著Uhura直到畢業呢?

Jim承認一開始他閃躲了Uhura幾次,就算他沒有插足她與Spock之間,也不會有人喜歡前男友的現任,更何況Jim還曾在他們交往期間調戲過—呃,好吧,Uhura和Spock他都調戲過。

直到某一次他在食堂排隊買午餐,而Uhura就排在他的正後方,這下再也躲不掉了。

「James T Kirk.」

「Nyota Uhura.」Jim模仿Uhura高高在上的語氣。

「Spock告訴了你我的名字?」

「呃,是的。」Jim在Uhura犀利的目光下敗陣下來,他差點脫口而出:“明明不是我的錯但是女王請原諒我”。

Jim直到和Uhura談話後才知道她早在與Spock分手的幾天後與他言和,坦承彼此只是不適合。後來她和Spock反而成為不錯的朋友,她早已知曉Jim與Spock的關係。

實際相處過後其實Jim和Uhura挺有話聊,Uhura是個很棒的朋友。後來在某一次全校演講活動中Jim不經意把他工程系的朋友Scotty介紹給Uhura認識,意外促成一段戀曲後,Uhura終於同意讓Jim叫她Nyota。

「我早就叫妳Nyota好幾個月了。」Jim翻白眼。

然後還有Sulu、Chekov、Gaila以及更多人,總之Jim在星艦學院交到了不只一個朋友,在他酷帥狂野的表象下Jim對此非常感動,甚至有些不敢置信。只有Spock知道他膽小怯弱的一面,而Spock真誠地為Jim擁有充實的新生活感到高興。

Jim感覺自己脫胎換骨,不再行屍走肉,他現在是如此的熱愛他的新生活。

感動完了作業還是要做⋯Jim起身去櫃台添茶,他注意到三三兩兩的客人中來了一個瓦肯人,他的眼睛亮了起來。他當然特別偏愛瓦肯人。

這個瓦肯人看起來比Spock還要嚴肅,也比Spock年長,他依然年輕健朗,但以瓦肯人極緩的老化速度看來他應該已經步入瓦肯中年。

Jim倚著櫃檯喝茶,一邊觀察他。店員為對方送餐的時候Jim噴笑了出來,因為,那個瓦肯人點了一杯熱可可!一個來咖啡館買醉的瓦肯人!這也太可愛了!

那個瓦肯人快速喝完了可可後依然面色不改,熱可可對他的效用似乎並不大,他拿起杯子研究,大概在懷疑店員有沒有送錯飲品。Jim終於忍不住哈哈大笑,他帶著自己的茶走向那一桌。

「嗨!我是Jim,我可以坐下嗎?」Jim給對方一個標準的瓦肯舉手禮。每次Spock示範給他看怎麼做時Jim總是沒個正經,因為—Spock的手都伸過來了讓他怎麼正經?但Jim其實是可以完美做出瓦肯舉手禮的。

「請問你意圖為何?」瓦肯人嚴肅地問道。

「就只是想關心你為了什麼煩惱買醉,人類就是雞婆的物種。」Jim聳肩,仍在站一旁等著瓦肯人同意他的加入,他可不想冒險冒犯一個瓦肯人,他見識過瓦肯人的三倍力量真的不是開玩笑的。當然Spock不會傷害他,但從他們的床上運動經驗看來,瓦肯人的力量真是—哇喔。

「你為何知曉可可對瓦肯人的影響力?」瓦肯人的眼神變得更加防備。

「我認識一個瓦肯人,」Jim再次聳肩「我時常做熱可可給他,那有助於他的睡眠,你們瓦肯人就是太緊繃了。」

「一個瓦肯人同意你為他製作可可?」瓦肯人平板的聲音中充滿狐疑。

「肯定的。」Jim壞笑。

「你的加入將是可接受的。」瓦肯人首肯。Jim歡呼著坐了下來。

「我是Jim,James T Kirk,你呢?」

「我是Sarek。」

「你是不是也有人類無法發音的姓氏才不告訴我?」Jim顯得興致勃勃。

「你是如何⋯肯定的。」

「你可以信任我。那麼你在煩惱什麼?我知道你們瓦肯人就愛逞強說什麼:瓦肯人不會煩惱布拉布拉。你們就是會煩惱,現在告訴我。」Jim笑的無害。

Sarek似乎疲於反駁,不打算理會Jim對瓦肯人的個人見解。

「我的妻子於19.8小時前向我提出解除鏈接。」Sarek淡定又鎮靜,不過Jim敢說他的內心正在痛哭流涕,他是瓦肯撲克臉解讀專家好嗎。

「但⋯我以為瓦肯人一旦認定伴侶,終其一生不會解除鏈接。」Jim驚訝極了。

「並無謬誤。然而,我的妻子較其他瓦肯人來得⋯特殊。」她甚至不是瓦肯人。Sarek選擇不提關鍵字眼,他並無意欲與他人共享私人資訊,與此地球人對談已遠超出他預期。

「啊,特殊,當然了!」Jim相當興奮「即使是邏輯瓦肯人也有自己的個性哪。那你是怎麼回答她的?」

「我回覆我的妻子:我明白了。」

Jim哐啷一聲翻倒了手中的空茶杯。

「你、回答、我明白了?就這樣!?」Jim提高分貝,幾乎在大叫。

「肯定的。」

「那你的妻子的反應是?」

「未道別即切斷了全息通話。」

「啊,我想也是,你活該被掛斷。」Jim哼聲「這麼說,她在全息通話中提出離婚,而你這個呆頭鵝就說好,然後她憤怒的掛斷通話。」

Jim等待了一下,見Sarek遲遲沒有反駁相當困惑。

「我以為你會惱怒的辯解自己不是鵝之類的,你熟悉通俗譬喻?」他太習慣Spock和他逗嘴,相較之下Sarek太老成了。

「我與地球人共同工作了40.4年,我熟悉地球人不合邏輯的譬喻修辭。」並且與地球人結合了31.7年。

「那你怎麼不學學我們地球人使用修辭討伴侶歡心呢?」

「你們的修辭使用方式不合邏輯。」

「拜託,老兄!現在不是談邏輯的時候了!你想挽留你的妻子對嗎?那就不該說什麼“我明白了”這種瘋話!她提出離婚是一次試探,試探你是否在乎,而你的“我明白了”恰如其分表達了你的不在乎,聽起來甚至像是你也想解除鏈接一樣。如果她原本還有猶豫,也因你這一句更加確定了。」

「當一方提出解除鏈接,挽留是不合邏輯的。」

「這句話真令人熟悉。」Jim忍不住翻白眼「那是你的邏輯在說話!為什麼不聽聽你的心怎麼說呢?」

Sarek陷入沈默。

「雖然我不能代表你的妻子說話,尤其她還是個瓦肯人。不過我認為她會通過全息通話提出離婚八成是寂寞了在撒嬌,你肯定離開了她很長一段時間,而你不僅沒有承諾你會盡快回家,還在她臉上潑了一桶冷水。」Jim看著Sarek落寞的樣子有點不忍心說下去了,但他希望能激起這個瓦肯人主動的一面,讓他與妻子之間出現轉機。

他知道瓦肯人是宇宙最深情的物種,若Sarek真的與妻子解除鏈接,對彼此的傷害是毀滅性的。

「倘若摒除我的妻子為瓦肯人這一條件,身為一名人類你會如何挽回伴侶?」Sarek在靜默許久後主動提問,Jim的內心正在大聲歡呼,他果然是讓瓦肯人開竅的專家!

「最重要的是你要盡快回家,擁抱她,然後說一些好聽的話。我想你們瓦肯人要說出寶貝甜心是不太可能,你可以說⋯妳是我的T'hy'la。」

Sarek緊盯著Jim,眉毛飛揚「你是從何處得知T'hy'la一詞?」

「我的男朋友都這麼叫我。」Jim聳肩「他是瓦肯人,宇宙獨一無二。」Jim咧開大大的微笑。

「他稱呼你為T'hy'la是否由於你期望聽見情話?」

「不是,自從我們初次心靈融合之後他說我是他的T'hy'la,之後他就時常這麼叫我。我喜歡他這麼叫,每當他說出這個詞的時候都特別溫柔,我相信你同樣能用“T'hy'la”打動你的妻子。」

Sarek的薄唇微啟,瓦肯式的驚駭。

「你是否理解T'hy'la一詞的意義?」

「當然囉!朋友、兄弟、愛人,靈魂伴侶!沒有任何情話會比靈魂伴侶還要動聽了,所以你就該這麼跟妻子說。」

Sarek沈思許久道:「T'hy'la並非是能夠輕易使用的詞彙。」

「好吧,你們瓦肯人就是這樣嚴謹。那就別管T'hy'la了,你就說:妳是我的靈魂伴侶,我不能沒有妳。」

「T'hy'la的特殊性非常珍貴而罕見,近百年未出現在瓦肯史中,倘若你的伴侶確實在心靈融合中發現了你們的特殊鏈接,經由瓦肯長老會鑑定核實後將會是崇高的榮耀象徵。」Sarek正色解釋道。

「你自己的結合才是當務之急,就愛操心族人的事。」Jim碎碎念「我沒見過比瓦肯人還要更愛族人的物種,即使被那些純血小混蛋欺負成那樣,Spock還是一心惦記著他的瓦肯族人。我還以為是他太死腦筋,現在我知道愛國也是你們瓦肯人的特點了。」Jim抱怨道。

「Spock?」Sarek確信自己的瓦肯聽力沒有出錯,他聽見這個地球人說了“Spock”,他兒子的名字。

「Spock是我的男朋友,他是星際艦隊的軍官兼任學院教授。你也許聽過他,他是宇宙唯一的瓦肯-人類混血,獨一無二的存在。」Jim微笑。見Sarek遲遲未給予回應,他警惕起來。

「如果你對混血有意見請三思,我不希望再有瓦肯人不認同我的T'hy'la,Spock是你們的族人,他是瓦肯人,他也會受傷。」Jim的表情像是懇求也像是威嚇,在在顯示出了他對伴侶的關愛。

「我認同。」Sarek在短暫的沈默後簡單答道,Jim露出滿意的笑容。

「讓話題回到你身上吧。在你告訴她你有多在乎她之後,如果能再遞上一束鮮花是在好不過。就我所知,瓦肯氣候難以栽培花朵,我認為這一份禮物再特別不過。在地球,送鮮花是一種求愛的表示。」

「我明白了。」

Jim翻了一個小小的白眼。

「你這句話的意思是敷衍還是真的會去執行?」

「我意欲接受你的建議去挽回我的妻子。」

「太好了!」Jim微笑的弧度佔據了大半張臉,他的笑容彷彿有照耀大地的能力。

「最後,記得告訴你的妻子你愛她,如此一來挽回機率高達98%!」

Sarek面無表情的看著Jim。

「別告訴我瓦肯人不會說愛,我可不會相信。Spock就說過“我愛你”,你也行的,拿出你的決心來!」Jim熱血的喊道。

「你的伴侶曾如此表達?」Sarek問。

「是啊,雖然他不說出口我也能感覺到,但人類就是需要伴侶親口說出來的生物。Spock認為“在不說謊的前提下取悅伴侶是符合邏輯的”,所以你辦得到的,說“我愛妳”超級符合邏輯。」Jim丟給Sarek一個俏皮的眨眼,後者面無表情,Jim認為Sarek是在解析Spock的邏輯正確性,他很有自信Sarek找不到一絲漏洞,Spock的邏輯無懈可擊。

片刻之後Sarek說:「確實符合邏輯。」

Jim歡呼。獲得瓦肯人的認同簡直就像獲得一面星際聯邦奧運金牌。

「祝你好運。」Jim比出大拇指手勢,正準備起身回到自己的桌子時Sarek叫住了他,顯得有些遲疑。

「你的伴侶是否曾向你提出舉行正式鏈接儀式的請求?」

「我沒想到你也關心我的婚姻狀況。」Jim嘻嘻笑「是的,他曾提過,我們的目標是在我從星艦學院畢業後前往瓦肯星舉行鏈接儀式。」之所以稱之為目標是因為Jim總感覺Chris會在第一時間抓他和Spock上艦服役,不留給他們前往瓦肯星舉辦儀式的時間。

Sarek頷首以示瞭解,他從椅子上站起來,身姿筆挺,姿態優雅,讓Jim想起了Spock。瓦肯人的儀態都這麼相像嗎?

「我需要為你今日的幫助道謝,相信我們很快會再見面。生生不息,繁榮昌盛。」Sarek舉起瓦肯舉手禮道別,從容不迫的離開了餐館。

Jim來不及叫住Sarek,那個瓦肯人已如鬼魅般離去。他們沒有留下聯絡方式要怎麼“再見面”啊?

不過瓦肯人不說客套話也不說謊,Jim相信Sarek,他們還會再見面的。

THE END

+1

「結婚31年來他第一次按自己家的門鈴,當我開門後他擁抱我,告訴我他愛我,然後從身後拿出一束玫瑰花,從地球上帶回來的!你不知道我有多驚嚇,我懷疑有人複製了我的丈夫!其實我說要離婚只是逗他呀,他竟然相信了真是太可愛了。我把他給嚇壞了,但總之,他的努力嘗試真的讓我很開心。」Amanda透過全息通話談笑風生,彎彎的眉角顯示著她的愉悅,笑容讓她變得年輕。

現在Jim是她最喜愛的聊天對象,Jim就像是她最疼愛的小兒子般的存在。他們平均每週通話一次,昨天Jim才與她通過話,但今天Amanda忍不住又撥通了一次,鑒於她實在是太興奮了。

Jim眨眨眼睛,總覺得Amanda丈夫的表現聽起來很耳熟,不過討好伴侶的套路差不多就是那樣。

真巧啊,三天前他才建議過一個即將離婚的瓦肯人——

等等,不是吧?

「Amanda,妳的丈夫⋯Spock的爸爸該不會剛好叫做⋯Sarek吧?」

真.THE END


# 由於沒時間發展長篇,於是在番外篇中帶入Sarek爸爸!這樣就能算是完整的Crazy Stupid Love電影AU了哈哈哈!
# 自己寫的很滿足,感謝所有閱讀/給心/給評的太太們!謝謝!

评论 ( 33 )
热度 ( 90 )

© happyou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