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不起最近囉主忙著回顧舊愛Merthur沒時間填坑對不起XDDD
不過可能偶爾會有些Dunkirk小短篇⋯
It's ok to judge me.XD

【Pinto|RPS】Now That I Know This Is Love 1

【RPS注意!Zachary Quinto/Chris Pine】
#年齡差注意!Zach和Chris相差18歲請注意!
#包養梗//Suger Daddy!Zach
#先結婚後戀愛
#敝人不太會灑狗血,這是個很生活化的包養文XD
#腦洞來源有點長,有興趣請見文末

+++

1.

起初,Chris是在健身房認識Zach的。

老實說他可沒有多餘的零用錢負擔這種高級俱樂部的會員年費,他之所以能在這種地方健身純粹是因為他的大學同學John Cho(一個汽車旅館小開)三分鐘熱度,堅持了一個月就放棄健身,他說健身的辛苦程度“不是人幹的”,他將剩餘的11個月使用權都移轉到Chris身上,只因為John說Chris看起來就是會去健身的類型。

在Chris有幸成為健身俱樂部會員之前他其實不是會上健身房的類型,他第一次來到這裡時還因為誤操作而在跑步機上跌了個狗吃屎,糗的要死。不過這件蠢事卻也促使了他與Zach相識。

Zachary Quinto是一個極有魅力、成熟穩重的紳士,他擁有所有男人都欽羨的深邃五官和精壯身材,髮色烏黑,雙眸是溫暖的巧克力色,手臂上覆蓋著顯眼的毛髮,簡直就是性感的代名詞。

Chris在跑步機上跌倒的時候Zach是第一個前來關懷他的紳士。他幾乎是跑著過來關閉Chris的跑步機,小心翼翼的攙扶Chris。

「你沒事吧?」他擔憂地看著Chris。

而Chris怔怔地盯著這個額頭佈滿薄汗的好心人士—他也太該死的帥了吧—是Chris對Zach的第一印象。

不知怎麼的,在他們交換了名字之後也就順道去喝了一杯咖啡。或者可以說是Zach喝了一杯咖啡,而Chris除了一杯摩卡,還吃了一份牛肉起司可頌和燻雞帕尼尼。

Zach笑了出來。

「幹麻?」Chris咀嚼著。

「沒什麼。就是覺得你很可愛。」Zach優雅的啜飲咖啡。

Chris的腮幫子像花栗鼠一樣塞滿了食物,他用這樣的表情瞪著Zach「一個飢餓的男人並不可愛。」

「對我而言你只算是男孩,一個可愛的男孩。」Zach說。他低沈的嗓音在他的胸中震盪共鳴,像是存在著具體的磁引力,好聽極了。

「我是22歲的成年男子了!」Chris反駁。一般來說他不會對才認識幾小時的人這樣無禮,但穩重的Zach不斷散發著溫和包容的優雅氣質,讓Chris感覺很舒適自在,幾乎忘了他們才剛認識。

「我今年已經40歲了,對我來說你就是個小朋友。」Zach輕笑。

Chris的叉子飛出去掉在地上,他不敢置信地看著Zach「你⋯40歲了?」即便Zach看上去就是一位幹練的熟男Chris也沒想到他竟然已經40歲了!對Chris這種大學正要畢業的年紀來說,40歲的概念就像是⋯一個老頭。

然而Zach不僅英俊非凡,穿著打扮也極有品味,他無疑是Chris所認識的男人中最迷人的一個,卻也是除了他老爸以外最老的一個。

Zach同時還是一位完美的紳士,他非但沒有被Chris瞪大的藍眼珠冒犯,甚至替Chris結了帳,後者由於仍處在震驚之中,回到公寓之後才驚覺自己吃了霸王餐。

為了這件事Chris隔天翹課特別跑了一趟俱樂部,如他所料Zach似乎每天在這個時間上健身房,但Zach不肯收他的錢。

「這沒什麼,就當是交個朋友。」Zach這麼說Chris也不好意思硬塞了,好像自己不想跟對方交朋友一樣。

「那好吧,下次讓我請你。」不曉得是不是Chris眼花了,Zach溫暖的眼睛似乎因為這句話而亮了起來。

從此他們養成離開健身房後一起用餐的習慣,再後來Chris習慣傳簡訊告訴Zach他哪一天會去俱樂部,這樣他們就可以先討論要去哪裡吃飯。

Zach也曾約Chris去看電影、去一些除了健身房之外的地方,都剛好因為Chris的畢業論文被退件重修而沒約成。Chris沒多想一個可以當他叔叔的男人為什麼鍥而不捨地約他出去,甚至覺得有點可惜,和Zach在一起的時光總是特別愉快。

直到Chris畢業前夕,Zach在他們離開健身房之後帶他去一間義大利餐館,Chris喝了一口紅酒,開心的嘆息「我終於可以畢業了,在改了一百次論文之後。」他擠出一個大大的笑容,藍眼睛瞇成了兩條線,露出了可愛的虎牙,突然感覺到Zach握住了他的手。

呃⋯?Chris的心臟猛地劇烈跳動起來,Zach不僅僅是握著他的手,略微粗糙的拇指甚至在他的手背上摩挲。Zach看著他,就像他是一隻可愛動物區的折耳兔,眼神溫柔的能擰出水。

Chris懷疑自己是不是被一口紅酒給灌醉了,總之為了擺脫詭異的氣氛他胡言亂語了起來,而Zach只是笑著看他。

「我在想,我們—」當Zach開口的瞬間,Chris突然明白了。沒等Zach說完,Chris唐突地打斷了他。

「我是直男。」

Zach愣了一下,隨即像是燙到一般抽回手。一瞬間Chris後悔自己那麼說,但他說的是實話,他沒想到Zach把他當成了“對象”,老實說他感到有點受傷,他真的很喜歡Zach這個“朋友”。

「我—抱歉。」Zach安靜地說,不再看著Chris。

他們仍吃完了這頓飯,雖然Chris多次想丟下刀叉落荒而逃,他無法忍受這樣凝重的氣氛,每當他和Zach在一起明明總是充滿歡笑。

謝天謝地,吃完了飯後甜點Chris的手機以末日救星的姿態適時響起,儘管他知道只是遊手好閒的John無聊打來屁話,Chris假藉急事之名衝出餐廳,這次他不想管付帳問題了。

Chris沒有告訴任何人,即便John恰恰好是個gay,Chris也不打算讓他知道這件事。當晚他獨自縮在被窩裡胡思亂想,越發覺得自己對Zach很失禮,他表現的就像個恐同人士!Zach理應得到一個道歉。Chris當了兩個禮拜的縮頭烏龜之後終於去了一趟健身房。

Zach如同往常,同一時間在相同的區域做重訓,看到Chris似乎十分驚訝。Zach接受了Chris的道歉,但眼神飄忽不肯直視Chris的雙眼。

Chris嘆了一口氣,為他們幾個月來的短暫友誼默哀。

不過說到底,Chris終究是個粗神經的直男,畢業後待業中的他除了四處面試以外無事可做,他頻繁上健身房,仍然與Zach打招呼,假裝什麼都沒發生過似的閒聊,但Zach再也不和他出去吃飯了。

Zach明顯的躲避讓Chris很受傷,沒想到Zach的態度會影響自己這麼深。但很快Chris就沒時間哀悼他們的友誼了,他爸爸突然因為急性心肌梗塞入院,在鬼門關前走了一遭幾乎丟掉性命,險在及時就醫挽回了寶貴生命。

Chris全家人都嚇壞了,他們爸爸平時健壯的就像一頭牛一樣,每天準時早起慢跑,週末定期和老朋友去湖邊釣魚。才剛從大學畢業的Chris立即體會到了人生無常,一直以來像一座山一般穩固守護家庭的爸爸突然倒下,這對向來無憂無慮的Chris造成了巨大衝擊,於是陪伴家人成為Chris現在的主要生活,他不去健身房了。

父親康復出院之後,Chris緊接著發現自己面臨了財務困境,他爸爸這一趟“進廠維修之旅”幾乎花掉了他父母大部分的養老積蓄,這意味著Chris必須開始負擔自己的學貸,15萬美元的負債突然壓在他肩上,而他的工作仍然沒有著落。儘管他對自己的名校文憑頗有自信,然而一次次的面試落榜讓他越來越焦急,他開始四處打工,基本上只要時薪高他都願意做,幾個月後他突然發現自己迷失了。

當初那個對未來懷有理想的青年去哪裡了?現在的他連思考“理想”的時間都沒有,然而汲汲營營地奔波忙碌卻也沒有為自己賺進多少錢,可為了這些現金他也沒有空去面試了。即便他獲得了一份體面的工作,每個月的死薪水也無法改善他的生活。

從小生長在優渥的小康環境中,Chris從未煩惱過錢的問題。雙親提供他衣食無憂的生活,讓他接受良好的教育,他們甚至不要Chris畢業後寄錢回家,在父親生病之後還不讓他負擔家用,Chris理應是陷入同樣困境的人們之中最幸福的一個,為什麼他還是這麼疲憊失意?

Chris突然想起幾個月前自己曾在Zach面前笑得多麼燦爛,他幾乎已經想不起來那種快樂又放鬆是什麼感覺了。

他拿出會員卡,發現會員期限就到這個月底。看了看時間,一想到這時Zach可能會在俱樂部,他鬼使神差地走向了曾經熟悉的健身房。

Zach果然在這裡,但他沒有走向Chris。

頓時所有挫敗感集結在一起突襲了Chris,驅使Chris站上跑步機上沒命地跑步,幾乎超出了身體負荷。最後他發現自己抱著馬桶乾嘔不止,而Zach終於來到他身邊。

Zach看見跌跌撞撞的Chris進了洗手間,不放心跟了上來。他找到了明顯身體不適的Chris,急忙為他遞上冰涼的濕毛巾。

經過了這麼多個月,Chris以為Zach早就忘記他了。一想到Zach仍然關心自己,Chris突然莫名其妙地覺得這些日子過得委屈極了。他抓著Zach汗濕的運動服像抓著救命稻草,用力的哭了出來。他的生活天翻地覆之後他一直努力戴著波瀾不驚的面具,現在他不想裝也裝不下去了,只想像個孩子一樣用大哭發洩情緒。

現在他坐在溫暖的咖啡館裡抽鼻子,面前放著一杯熱茶,肩上披著Zach的西裝外套。

「感覺好點了嗎?」Zach問他。

Chris想把整張臉都埋進熱茶裡,為自己當著Zach的面情緒崩潰感到羞恥。不知為何,當Zach坐在他面前,之前的那些煩惱都好像變得微不足道了。Chris想了想,哪個大學畢業生不為了找工作焦頭爛額,哪個大學生沒有學貸煩惱呢?而他卻像個被寵壞的孩子一樣吃不了苦。

「呃—我好多了,抱歉。」Chris小聲地說,喫了一口茶。

「你瘦了不少。」

Zach的嗓音極其平靜,Chris的心臟卻差點跳出胸膛。

「嗯,發生了一些事。」Chris咬住舌頭,他應該打哈哈說些“久沒鍛鍊”的玩笑話,但實情就這麼脫口而出。

Zach看起來有些擔憂「你願意告訴我嗎?」他問。

「真的沒什麼,就是一些⋯長大的煩惱。」Chris說完自己笑了出來,他老是在Zach面前強調自己是個成年男子,現在卻說他在“長大”真是太搞笑了。

「我願意聆聽你的任何煩惱。」Zach的擔憂不減反增。

「真的沒什麼。你最近過得如何?」為了轉移Zach的注意力Chris如是問道。

「我⋯很想念你。」

Chris一怔,發現自己問錯了問題。但他忍不住答道:「我也是。我想你,但是朋友那種的想念。」他注意到Zach的表情產生了柔和的變化,即便他強調“朋友”兩個字他也沒有表現出失望。

「我一直想再次見到你,我有些話想對你說,但等我準備好了你卻再也不來健身房了。」Zach聽上去十分低落,但仍無損他醇厚的好嗓音。

「你為什麼不傳訊息告訴我?你有我的號碼。」Chris覺得那只是Zach的客套話罷了,如果他真的有心想聯絡自己,才不會傻傻的在健身房乾等。

「這些話我必須親自對你說。而且⋯我以為你是因為厭惡我才選擇消失,我不想打擾你。」

Chris瞪大眼睛,感到義憤填膺。

「什麼!?明明就是你先無視我!在我時常上健身房的那段期間明明那麼努力的找你搭話,卻被你冷淡打發,現在還被你指控我厭惡你再先?」Zach畏縮了,Chris感到大快人心,好像他受過的委屈都得到了償還,但隨即又後悔自己再次傷害了Zach。

「我很抱歉。」Zach的嘴巴開了又合,合了又開,最後誠懇的道歉「你說的對,是我的錯。」

「Zach⋯我也—」

「我真心的感到抱歉。」Zach打斷他「如果你願意原諒我,可以聽我說嗎?我想問你一件事。」

「當然,我原諒你了。事實上我從未生過你的氣。」這是實話,Chris只是難過失去了Zach這個朋友,而非對他生氣。

「謝謝你,Chris,你一直都是那麼寬容和善。」Zach笑了笑。Gosh, Chris想念Zach的笑容。

「我希望接下來你能冷靜聽我說,我要問你的事情是相當認真的。」

Chris點頭應允。

「我知道你是直男,我知道你被我之前的示愛嚇到了,雖然你立刻拒絕了我,我發現自己還是想要你。我非常喜歡你,Chris,我是認真的。」

Chris瞪大雙眼,結結巴巴「我也非常喜歡⋯作為朋友的你,但、但我無法回應你的感情⋯」Chris低頭看著茶杯裡靜止的水面,不可否認他有一絲動搖,從未有人對他如此深情。

「我知道。」Zach平靜的說。Chris猛地抬起頭來,這就是再見嗎?

「接下來我要問你的問題,可能會冒犯到你,但請相信我沒有冒犯之意。我希望你能考慮—考慮跟我結婚。」

Chris張大嘴巴,完全無法理解Zach的意思。

「我明白你無法愛我,我也接受,但我希望你能考慮跟我結婚,我會供你一切所需,你能做任何你想做的事情,我不會過問你怎麼花錢,你會是我唯一的遺產繼承人,當我死後你會繼承三千至五千萬美金,我唯一的要求就是請你跟我結婚,留在我身邊。」

什麼?他在說什麼啊?不過問他怎麼花錢?還有什麼死不死的!?他現在最敏感的話題就是死亡!

Chris感到火冒三丈,他相信自己全都表現在漲紅的臉上了!Zach卻依然冷靜。

「你瞧不起我嗎?」Chris冷冷的說「你想要包養比你年輕整整18歲的我直到死亡?這是你們有錢人的芭比娃娃遊戲嗎?」

「你誤會了,Chris。」Zach冷靜自若,彷彿他已經把牌都攤在Chris面前不在乎輸贏了「我知道我的要求會深深冒犯你,但我沒有冒犯的意思。我也曾考慮了非常久⋯久到你決定離開,雖然我早已預料到你不會受錢財誘惑,但除此之外,我沒有其它辦法能讓你留在我身邊。你明說了你是直男,即使我再努力追求你也不會愛上我,但我深受你的吸引,少了你的陪伴我無法快樂,我想要和你一起生活,而我能想到自己身上唯一有可能吸引你的地方只有錢,即便會冒犯你我也想試試看,總比我沒有做出任何努力來的好。」

Zach說到最後看起來幾乎像是在懇求,Chris目瞪口呆。

「另外關於我們相差18歲這件事,對你來說我確實是一個老男人了,但我是真的喜歡你,而不是僅僅看上你的年輕貌美。」Zach小聲的補充「當然你無疑是我見過最英俊的男孩⋯」

Chris聽到了,差點笑出來。他也想念Zach喜歡小聲補充還以為他聽不到的怪癖。

「你不需要立刻回答我,無論你考慮多久我都會等你。」

「我考慮一輩子你也等?」Chris挑釁問道。

Zach挑動了粗粗的濃眉,一臉興味。

「如果你一輩子都在考慮是否跟我結婚,那麼你總有一天會答應的。所以答案是:是的。」Zach拿起帳單準備離開。

「臭屁老頭。」Chris嘟囔著,沒有阻止Zach為他結帳。他都說要包養自己一輩子了,搶付一頓下午茶顯得有點可笑。即便Chris並沒有答應。

「很高興今天終於能見到你。」Zach站到Chris面前「你隨時都可以聯絡我,即便無關婚約都可以打給我,你有我的號碼。」說完便離開了。

留下Chris和他冷掉的茶,還有一件仍披在他身上的Zach的外套。

Chris的頭砸在桌子上發出重重的悶響,他吐出困惑的呻吟,試圖消化Zach帶給他的爆炸訊息。

TBC

+++

腦洞來自一則八卦訪問,一名身份保密的美國年輕男子(直男)坦承自己為了錢嫁給一個50來歲的富翁。

富翁追求男子失敗後提出包養,兩人簽訂了結婚契約,男子在這段婚姻中不僅衣食無虞之外還能獲得富翁的全部遺產。

然而結婚之後這名男子既沒有買藍寶堅尼也沒環遊世界,他頂多買了筆電和新電視打打電動,平時就在家陪丈夫,也跟丈夫出去約會,對他來說吃穿用度有人(丈夫)負責就很足夠,擁有那麼多零用錢大概也只是去酒吧請女生喝酒而已。

訪問者問道:「你就不擔心等你老了富翁會拋棄你找更年輕的男模嗎?」
男子回答:「我不覺得他是這種人,他對我還滿有感情的。」(這句讓我融了)

雖然為了錢結婚是不良示範,但我還是覺得這個故事好可愛喔XD 富翁即使知道年輕直男無法愛他也想要跟他在一起(Awww),然而年輕直男給我的感覺很像只是嘴硬啊XD

後來又看到Zach某次受訪被問“跟年輕男人約會有沒有代溝”(噗) 於是就誕生了這個很不OK的腦洞XD

# 不得不說一下,我超愛年齡差(咳)

评论 ( 18 )
热度 ( 81 )

© happyou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