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不起最近囉主忙著回顧舊愛Merthur沒時間填坑對不起XDDD
不過可能偶爾會有些Dunkirk小短篇⋯
It's ok to judge me.XD

【Pinto|RPS】Now That I Know This Is Love 3

【RPS注意!Zachary Quinto/Chris Pine】
#年齡差注意!Pinto相差18歲請注意!

3.

Chris終於得到了出版社的聘僱,出版社編輯是他的第一份正式工作,他的柏克萊英文學士文憑總算幫上忙了。Chris主要負責收稿、校對、排版、送樣、校對、送印排程、校對,有時支援翻譯、校對,總之很多很多校對,讓他沒時間沈浸在對Zach的罪惡感之中。

每天好幾萬字的校對搞得他快脫窗,隱形眼鏡甚至曾經過於乾澀而直接掉出來,他不得不戴上近視眼鏡。

他發了一張眼鏡照給Zach,故意擺出傻傻的書呆子表情。

Zach回覆了一張自己戴上眼鏡的照片,簡直就是時尚雜誌上的廣告大片。

『靠,你這不科學的不老妖精,帥到沒天理。』Chris回覆。

偶爾跟Zach傳短信是Chris唯一能夠喘口氣的時間。他的工作量大到不可思議,因為他的組長Frank毫不避諱大方展現他有多討厭Chris,所有他不想做的工作都推給了Chris,那基本上相當於Frank的所有工作。

營運部的八卦女王Dora跑來告訴Chris,她說Frank只是嫉妒他,因為Chris英俊挺拔、年輕有為、聰明高學歷,進入公司的第一天全體女職員都為他瘋狂,反觀Frank是個提早禿頭、乏人問津的討厭鬼。

Chris不斷在心裡複頌著Anton說過的話:『感情是不能勉強的,感情是不能勉強的。』Frank對自己的厭惡是他無法控制的情感,不是Chris的錯。

然而就算Chris成功安慰了自己,他的工作依然不會減少。他每晚加班、假日繼續加班,Zach每一次找他吃飯他都沒有空。

這件事有點滑稽,他怎麼會比一個千萬富翁還忙碌?最搞笑的是他付出了這麼多心力得來的薪資只能剛好餵飽自己。

好吧,又到了挑戰自己的時候。一不順心Chris就不由得開始考慮Zach的永久飯票提案,如果Zach哪天再次問起他的意願,Chris不敢說自己還能堅持說不。

Zach堅持他們今晚務必一起吃晚餐,他懷疑Chris在躲避他。

Chris也因此開始覺得為了該死的禿頭Frank犧牲自己的私人生活甚至讓Zach傷心太不值了,他在電話裡回覆Zach:「好吧。我們可以在我公司附近吃嗎?我還要回來加班。」

「你一整個月都在加班,我認為你至少該休息幾天。」Zach聽起來有點不悅。

「去跟我的老闆說吧!」Chris大喊,近來累積的壓力令他暴躁「等等,別,你千萬別!」Chris赫然想起Zach是那種說到做到的人,也許他真的會找到Chris的老闆,然後讓Chris看起來像個受了委屈跟爸爸告狀的屁孩。

「也許我就該教教你老闆怎麼管理公司才不會造成人才流失。」Chris最近才知道Zach的工作是所謂的天使投資人,他擁有一堆公司的股票和董事席位,也許他確實最了解一間公司的運轉方式,但還是—

「不!謝謝!」Chris大喊「你敢這麼做今晚的飯局就告吹了!那麼,今晚8點,我公司門口,同意嗎?」

「同意,小鬼。」

「閉嘴!」Chris掛了電話,片刻後笑了起來。

Chris原本還以為自己會睡死在晚餐的羅宋湯裡,沒想到晚餐意外的愉快,可能是三個禮拜沒見到Zach他忍不住說個不停。

Zach告訴Chris他上次去西雅圖開會時,咖啡館的店員以為他才30歲,Chris大笑「聽你在吹牛。」Chris不否認Zach看起來一點都不老,但他可不打算告訴Zach。Chris喜歡他試圖逗自己笑的樣子。

然後Chris開始抱怨他的工作,抱怨Frank。他知道這些牢騷對Zach來說就像扮家家酒一般可笑,但Chris再也不想獨自承受壓力了,而Zach沒有打斷他,甚至是十分認真的聆聽著。

「如果你有意願,我可以幫你介紹新工作。」Zach說道。

Chris猛然抬頭,蔚藍的雙眼一瞬間亮了起來,他看起來滿懷希望。但很快黯淡下來,他低下頭。

「我不知道。我不想靠你得到工作,你知道為什麼。」

Zach的雙手覆上了Chris擱置在餐桌上的左手,Chris沒有移開。

「我知道你足夠優秀不需要我的幫助,我也不能左右聘僱結果,我能做的僅是介紹你去面試,你需要靠自己得到一份新工作。你知道我不會做任何讓你感到不舒服的事情。」

「讓我再想想,我好不容易得到了這份工作,我不想搞砸。」

「你不會的。」Zach微笑,輕拍Chris的手背。

他們一起散步走回Chris公司門口,Zach的車停在這附近。他堅持要送Chris回家,要他至少休息一晚,Chris拗不過只好認命上車,反正他的工作橫豎都是做不完了。

「我睡著了?」Chris迷迷糊糊醒來發現自己仍坐在Zach的副駕上,車內吹送著涼爽宜人的空調,真皮座椅寬敞舒適,他幾乎是一滑進椅子裡就睡著了。不過Chris沒有印象他是什麼時候把椅子打平的,身上還蓋著Zach的西裝外套。Zach,肯定都是他做的。

「你睡得很熟。你太疲倦了,適當的休息遠比工作重要,當你累垮了你的公司不會慰問你只會把你換掉。」Zach正在用手機回覆郵件,眼見Chris轉醒立刻放下了手邊事。

「你是對的,可惡的老人經驗談。」Chris伸懶腰的同時打了一個大哈欠「現在幾點了?」他瞥見儀表板上的電子時鐘時猛然坐直,驚訝的大叫。

「凌晨2點多了!你為什麼不叫醒我!?」

「你需要休息,我不想打斷你的睡眠。」Zach說的理所當然。

「但,已經這麼晚了!你該叫醒我的,我也不想打擾你休息。」

「我喜歡和你在一起,你永遠不會打擾我。我白天還有足夠的時間休息,你不用擔心。」

「我猜只有我沒時間休息。」Chris試圖打趣,對上Zach嚴肅又擔憂的目光趕緊轉移話題「你要上來喝點東西再走嗎?」老天啊他又說錯話了,他聽起來就像邀請約會對象更近一步⋯

「不了,你需要休息,回家睡覺去。」Zach推了推Chris趕他下車,好像他是什麼該9點上床睡覺的小男孩一樣。

「再見。」Chris轉頭對Zach吐舌頭,無視Zach無奈搖頭的笑臉。

隔天Chris的辦公室熱烈談論著新八卦,他沒興趣也沒時間加入討論,但是Dora總會告訴他。顯然昨天有什麼人撞見他與Zach共進晚餐後上了他的車,現在辦公室盛傳他是死會的gay,有一個開名車的男朋友。

這次Dora不只是來擴散八卦,更是來質問Chris的性向。以前要是有人質疑Chris的性向他肯定氣急敗壞,他直的幾乎都寫在臉上了好嘛!但自從認識了Zach他調整了自己的心態,急於撇清關係就好像他瞧不起gay似的,他絕不再犯這樣的錯誤。

轉念一想,如果大家都認為他是gay還有了男友,Frank也許就會放下對他的戒心了。於是Chris順水推舟,技巧性地回答Dora:

「噢,妳說他啊,那是Zach。自從我開始工作後他幾乎見不到我,昨天堅持一定要過來一趟和我吃晚餐。」Dora果然如Chris意料中的那樣當作這就是Chris版本的:沒錯我是gay而且那是我黏人的男友!

一個小時以內全公司都知道了。

Frank對他的態度立刻出現轉變,雖然看著他的眼神有些輕蔑,但總算拿回一些本該屬於他的工作了!哈利路亞,Chris心想。

然而事與願違,幾天過後Frank又變回那個欺負菜鳥的混帳東西,甚至變本加厲。自從他“出櫃”以後女性同胞對他的興趣有增無減,就連原本那些因害羞而不敢接近Chris的女職員都靠了過來,每個人都想知道Chris和男友的愛情故事,其中更不乏男性職員,Chris只有變得更加受歡迎,而Frank對他恨之入骨,從原本的冷嘲熱諷升級為公然侮辱,日子一天比一天難過。

至少Chris總算確定Frank就是在針對他,罪證確鑿。

這樣的精神壓力持續了近一個月Chris考慮要舉白旗投降了。今晚他和Zach一起吃飯時顯得魂不守舍,用叉子戳著鴨胸食慾不振。

Zach憂心忡忡,但最近Chris因為一些糟心事脾氣很差,Zach不敢多言就怕誤觸逆鱗。他們保持著沈默步行回到Chris的辦公室門口,幾次下來Chris已經習慣了只要和Zach共進晚餐就不要想加班,今天他更是沒有心情回到那個被稿件堆滿的辦公桌,他順從的站在Zach的車門旁等著他解鎖,半點掙扎都沒有。

「這麼早就準備下班了,看來某人的工作太清閒了。」Frank斜靠在路燈旁抽菸,聲音沁滿毒液,他討人厭的嘴臉化成灰Chris都認得。

翻了翻白眼,這些日子Chris對抗Frank的方式就是裝聾作啞,一但他給予回應,Frank就能進一步回擊,Chris不會給他機會。然而即便如此仍無法阻止Frank持續自由發揮。

「先生,已經不早了,我認為Chris已經付出過多的心力在工作上了。」Zach不用猜也知道這就是Frank,讓Chris有冤無處伸的痛苦根源。

Frank沒理Zach,大喊了起來「看啊,你的男朋友幫你說話呢,是不是你回家告狀,裝可憐乞求他養你?我看你也不適合職場,還是早點回去當小白臉吧。」

類似的侮辱Chris已經聽到耳朵長繭,他早就無感了,但是Zach怒不可竭。

「Chris並不是—」

「Zach,別理他,我們走吧。」

Chris的目中無人讓Frank暴跳起來「你休想無視我!自以為是的雜種,以為有張漂亮臉蛋就了不起了?像你這種人生活多容易啊,一個虛假的笑容就能讓所有人隨你呼來喚去,然後找個有錢的男人當你的侍從。」Frank鄙視的眼神在Zach的深灰色賓利和他們兩人身上流轉,最後鎖定Zach。

「你以為他真的喜歡你?我看你也沒什麼特別,就是有幾個臭錢。搞不好他甚至不愛男人,覬覦你的財產甘願奉獻屁股給你這種只看臉的膚淺同性戀,被他耍的團團轉也不知道,我勸你還是早點拋棄這惡魔,你也只是看上他的年輕肉體罷了,比他漂亮多的是。不過我看也不必,反正你們這些濫交的死玻璃遲早會遭報應—」

「夠了!」Chris衝向Frank,立刻被Zach拉進壞裡制止。

他可以無視Frank對他的抨擊,但他不能這樣說Zach!Chris隱忍了這麼久,緊繃的腦神經都在這一刻斷裂。也許他餐前喝的那些酒也有推波助瀾的作用。

「不准這樣說我丈夫!」Chris怒吼,“丈夫”就這樣脫口而出。Chris只想讓Frank知道Zach是有感情的!才不是他說的什麼膚淺花花公子!

「丈夫?別笑死人了,同性戀結婚—」

「你閉嘴!」Chris尖叫「我聽夠你莫須有的指控了!如果你想被告上法庭我樂意奉陪,我會傳喚全公司出庭作證,你說了哪些不堪入耳的話你心裡有數!」

Frank臉色變得慘綠,同時震驚Chris的反擊,他一直把Chris當成一個不敢吭聲的懦夫。

「你沒有證據,別虛張聲勢了。說到底我還是你的上司!再出言不遜我就炒掉你!」

「出言不遜?」Chris氣得嘴唇發抖,雙眼泛紅,恨不得衝上去掐死Frank,但Zach一直牢牢地抓著他動彈不得。

「無故解僱職員有違勞基法,你還是得走一趟法庭,先生。」Zach平靜地說,他打開車門試圖讓Chris上車,但Chris抵死不從,他的雙眼燃燒著怒火,看上去打算撲上去和Frank同歸於盡。

「哼,他怠慢無能、拖延截稿造成公司損失,我有的是理由解僱他。」Frank洋洋得意的說。

Chris突然變得無比冷靜,眼中跳動的火光歸於平靜。

「好啊,你就解僱我吧。這樣一來我明天就可以跟我的丈夫環遊世界去,而你就繼續奴役下一個倒霉蛋好像你擁有全世界一樣,可悲的爛在這裡直到老死生活也不會有任何改變!」Chris用力的一掌拍在車頂上,快速鑽進副駕裡關上門,徹底將Frank推出他的世界。

+++

Zach的車停駛在Chris的公寓樓下,他們一路無語。

冷靜下來的Chris發現自己不僅擅自假冒Zach的丈夫,甚至暴力捶打了他名貴的賓利車⋯這讓他大氣都不敢吭一聲。反觀Zach則是以為Chris還在氣頭上而不出聲打擾他。

Zach見Chris遲遲不下車,終於打破沈默。

「快回去休息吧,我猜你明天還是打算去上班?」他猶豫了一會兒才伸出手握住Chris的,輕柔的捏了捏安撫他。

「你剛才沒聽到我說嗎?我被解僱了,我不幹了。」一提到Frank,Chris的語氣就好不起來,Zach只當他在說氣話。

「事實上Frank並沒有能力解僱你,他的職權肯定沒有那麼大,他只是想嚇唬你。」

「我不在乎,他有本事說出口就要說到做到。同樣的我也是,我不會再回去了,我決定要跟你結婚。這就是為什麼我告訴Frank你是我的丈夫。」

Zach靜默,遲遲沒有回話,看起來甚至像是不明白Chris說了什麼。

「Zach?」

良久以後Zach終於開口:「Chris⋯我認為你只是在氣頭上做了這個決定,我不希望你後悔。」

「我考慮夠久了,難道你真的打算一直等下去?」Chris不解,他曾想過幾次若他同意Zach的求婚他會有什麼反應,Chris預測了好幾種狀況都不是現在這樣。

「我告訴過你多久我都會等,我唯一慶幸的是你沒有拒我於千里之外。」Zach聽起來仍是那麼的有耐性,Chris反而覺得煩躁。

「我說真的!我同意了!你為什麼不相信我?難道你已經改變主意了!?」Chris質問道。沒想到Zach竟當著他大面笑了出來,好像他是個—正在經歷婚前恐懼症—無理取鬧的未婚妻什麼的。

「你知道我從未改變心意。」Zach笑著說,但隨即變得認真嚴肅「你必須明白,跟我結婚意味著直到我死亡,那會是幾十年的時間,而我要求的是真正的婚姻關係而非假結婚,我們會住在一起,我會牽你的手,我會親吻你,我會⋯帶你上床。你必須想清楚你是否可以接受過這種生活,一但你簽下結婚契約我是不會放你走的。」Zach的語氣十分慎重,Chris感到呼吸困難不是因為他對Zach開出的條件反感害怕,而是對Zach的佔有慾感到有點⋯興奮?他是著了什麼道?

「我明白你是血氣方剛的男人,有正常的慾望,我不會禁止你在外面尋找一夜/情,條件是不要讓我知道。你可以撒謊,謊稱你要回家、去朋友家,只要不讓我知道就好,這一點會寫進條款裡。」

「如果我違反了條款呢?你會怎麼懲罰我?」Chris的呼吸越來越急促,脫口而出的話也跟著失控了。

「Chris!」 Zach倒抽一口氣,拍了一下方向盤「你不能⋯你有意識到自己在跟我調情嗎?」

Chris輕輕點頭「這就是我的決心,我真的準備好要跟你結婚了。」

Zach嘆了一口氣「我給你一個晚上的時間反悔,明天早上9點我會來接你,到時候我們再談。」

Chris正打算反駁的時候被Zach推了一把,就像他每次趕他下車去睡覺那樣。

「去吧,好好睡一覺,今晚你也受夠了。」

Chris在打開車門前想了想,回頭問他:「你為什麼能那麼冷靜?Frank說了那麼多傷人的話。」Zach笑了笑。

「小丑我見多了,不值得我動怒,跟這種人一般見識就是侮辱我自己。但我非常不喜歡他對你的說話方式和態度,你為什麼不早點告訴我?」

「我說了他是個混蛋。」Chris聳肩。

「你沒提過那些不堪入耳的人身攻擊。」

Chris嘆了一口氣「都是一些針對gay的侮辱,我不想讓你知道,那些話⋯我自己甚至說不出口。」

「你為什麼放任他誤會我是你的男友?」

「我以為一旦他認定我愛男人而且死會了就不會把我視為情敵,一開始他確實改變了一點,直到那些想聽“我們的愛情故事”的同事們使我更受矚目,他就變得更可惡了。而且我不想急著撇清自己的性向,總覺得這樣很失禮。你知道,同性戀不是恥辱,我欣賞那些驕傲坦承自己的性向的人。」Chris對Zach微笑。

Zach安靜了一會兒突然說:「我能吻你嗎?」

「什麼!?」Chris驚跳起來撞上背後的車門。

「我想吻你,而且我認為這也是你今晚必須列入評估的事項之一。」Zach緩緩傾身,越來越靠近Chris,他伸出手輕輕扣住了Chris的下巴「如果你連一個吻都不能接受⋯那麼你得好好考慮結婚的事了⋯」他吻上了Chris。

Zach的吻很溫暖,一開始很乾燥,因為持續的啄吻而漸漸變得潮濕。Chris發覺Zach的嘴唇比他吻過的女孩都還要柔軟,舌頭比她們都要靈巧,有一股特別的味道,像是甘醇的酒味,還是一種溫和的辛香料?有時扎到一點點對方的鬍渣感覺很奇怪,但每當Chris想去思考那像是什麼感覺時都被Zach灼熱的鼻息給分了心⋯

他甚至沒發現Zach已經退開了,因為他仍然那麼近,釐米之差就能再次吻上,Zach探究地讀他的表情,然後上前印上一個蜻蜓點水的吻。

當Zach完全退開回到駕駛座上後Chris看見了他玩味的微笑。

「我真心希望今夜過後你不會反悔,因為我並不想在嚐過之後放棄這個。」Zach的手指無意識擦過自己的唇,Chris的心臟差點從喉嚨裡蹦出來,他打開車門落荒而逃,揪著自己的心口衝上樓,如果不揪緊一點,他肯定會死於心跳失速。

TBC

评论 ( 29 )
热度 ( 65 )

© happyou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