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不起最近囉主忙著回顧舊愛Merthur沒時間填坑對不起XDDD
不過可能偶爾會有些Dunkirk小短篇⋯
It's ok to judge me.XD

【Pinto|RPS】Now That I Know This Is Love 4

【RPS注意!Zachary Quinto/Chris Pine】
#年齡差注意!Pinto相差18歲請注意!

4.

隔天早上8:30,Chris已經看到Zach的車停在樓下了,彷彿害怕他會落跑一般,他昨晚的表現確實像是他打算逃跑。Chris因此笑了出來,向來沈穩的Zach慌張起來實在很可愛。

他下樓去敲Zach的車窗,果然逮到他心虛的模樣,Chris大笑起來。

「我們要去哪?先買杯咖啡行嗎?」Chris彎著腰看進車窗,注意到副駕上有一個藍瓶子的紙袋,他歡呼起來「咖啡!我最喜歡藍瓶子的咖啡了!」

他雀躍地跳進車裡,Zach移開紙袋好讓Chris進來。

接過咖啡,Zach還來不及警告便聽見Chris驚呼「好燙!」Zach趕緊接住了咖啡免得Chris失手灑在腿上。

「我請咖啡師做熱一點,我沒想到你會這麼早下樓。」

Chris伸出舌頭散熱,注意到Zach正盯著他的嘴唇尷尬的收回去。

「我起得早,沒睡好,看見你到了就下來了。」

Zach點頭「我們先去吃早餐,你可以再點一杯咖啡。」

「不了,到時候這杯已經涼了。」

結果卻是Chris又點了一杯咖啡。Zach帶他去的餐廳看起來非常高級,一杯咖啡要價20美元。

「他們的咖啡是用什麼做的啊,20美元⋯」Chris目瞪口呆的瞪著菜單。

「你可以喝喝看,喝了就知道了。」Zach聳肩。

衝著這句話Chris點了20美元咖啡,這杯咖啡差點害他把自己的舌頭也吞了,好喝得砸舌「這麼好喝的咖啡肯定不是來自地球!」他說,把冷掉的藍瓶子外帶咖啡拋到九霄雲外。

在Chris吃了一份洋菇蛋捲、鮭魚沙拉、骰子牛排和德國香腸後他終於飽足了。

Zach早已放下刀叉不知看了他有多久,見Chris一臉滿足微笑起來「你都吃到哪裡去了?你總是吃那麼多也沒見你胖起來。」

「我之前沒什麼時間吃飯,」Chris聳肩「每次你來找我的時候我都餓壞了。」

Zach頗嚴厲地看著Chris,Chris聳了聳肩。

「現在我有很多時間吃飯了,我的身材恐怕很快就要走樣了。」Chris佯裝苦惱地說道。

「那麼,你的決定仍然沒有改變嗎?」Zach總算切入正題,看上去不像語氣那般從容。

「我能點水果鬆餅嗎?」Chris舉起手在空中揮舞引起了服務生的注意。

Zach挑起眉毛困惑不解,Chris翻了翻白眼。

「我確定,別再試圖嚇跑我了。你昨天說要給我一個晚上的時間反悔,我可沒說我需要它。」Chris聳肩。

Zach點頭,看起來就像往常一樣沈穩,但Chris發誓他看得出Zach大大鬆了一口氣。

「那接下來我們要做什麼?」Chris吃著剛送上來的水果鬆餅,隨意地問了一句「你想要一個婚禮嗎?」

「取決於你。我不需要一個婚禮,除非你想。」Zach回答道。Chris認為Zach只是不想增加自己逃婚的可能性才這麼說,但他發現自己鬆了口氣。

「我猜我們就跳過婚禮吧。」Chris揮動著手裡的叉子,Zach點頭同意。

「你的家人不會有異議嗎?」Chris問「說起來我們從沒聊過你的家人。」

「我的家人只有我的母親和一個大哥,他們不住在舊金山,我們久久才聯繫一次,他們不會過問我的私生活,畢竟我已經這個歲數了。」

Chris深感慶幸。他還沒準備好面對Zach的家人,哪個母親在聽說自己的兒子準備和一個年輕18歲的男孩結婚會高興?聽起來就像是騙婚斂財,雖然他並非全然為了錢同意這樁婚事,但本質上來說就是這麼回事。

「你告訴你的家人了嗎?」Zach問到重點了,Chris嘆了一口氣。

「還沒,我這幾天就會告訴他們的。」同理可證,他的雙親在聽說他準備和一個比自己年長18歲的男人結婚肯定也不會高興!Chris不知道他該如何向他們開口,他的家人甚至不知道他是gay!因為他確實不是。

Zach看出了他的煩憂但沒有道破。這點Chris很感激,這是他下的決定,就該自己承擔起來。

「我還有一個問題。」Zach說。

「說吧。」還有什麼麻煩事全都一起來壓垮我吧。Chris自暴自棄的想。

「你為什麼同意結婚?我想知道你的理由,你說什麼我都可以接受,錢、房產?我只是想知道是什麼促使你同意。」

這個問題不僅沒有冒犯Chris,反而令他有些感動。對一般人而言同意這樁婚事當然是為了錢,金錢不就是Zach提出的唯一誘因嗎?Zach這麼問代表他認定Chris不是為了錢,肯定有什麼其它理由,而他想知道。

「老實說我不知道。」Chris直言「我猜我只是不想失去你。我不想要你浪費大好時光等我一輩子,如果我不同意我會斷然拒絕你,但如此一來我們就再也不能像現在這樣相處了。我想維持現狀,唯一的方法就是同意了。」Chris的笑容有些無奈,這理由聽起來真是冠冕堂皇,但這是他最真實的想法。

「當然舒適的生活也是優渥的附帶條件,你知道學貸快壓死我了。」Chris補充了一個聽起來更具有說服力的理由。

Zach只是頷首,僅收下Chris的答案,並未加以評論。

+++

接下來的日子過得飛快,失業的Chris舒舒服服睡飽了覺,三天後拿到了婚前協議書。Zach曾提過的“過夜條款”真的寫在協議中,還有Zach的遺產繼承權全數歸屬於他。Chris想告訴Zach他不要遺產(基本上他是想叫Zach不准死掉),但經過深思熟慮過後,為了讓整個“包養婚姻契約”走在正常軌道上,他最好還是接受所有Zach準備要給他的東西。

他打電話告訴Zach他簽好了文件,居然被痛罵了一頓。Zach說他沒看清楚就簽下協議是“把自己給賣了”,問題是這個協議本身就是“賣了他自己”啊,Chris困惑不解。

「你沒必要全盤接受協議內容,任何你有疑問或是不認同的部份都要註記起來和律師討論,擬定好你的協議版本給我的律師,雙方進行協調討論,這樣才能保障你的權益。」Zach告訴他,聽起完全不像是協議的另一方。

「呃,我沒有疑問也沒有不認同的地方。如果非要修改的話你可以取消遺產繼承權這部分嗎?」Chris說。

「只有這一點不可以。」Zach斬釘截鐵。

「那我沒有異議了,就照你的版本吧。」Chris說。

「我不贊同。我會給你一個委託律師,讓他幫你看一遍。」Zach聽起來凶神惡煞。

Chris嘆了口氣,Zach究竟是擔心誰吃虧啊。

最後他們在律師事務所敲定了所有細節,對Chris來說協議基本沒變,他們修改的枝微末節細微到Chris根本找不到差異之處,但Zach看起來挺滿意,那就是Chris想要的一切。

會議途中Chris的手機響起,他的前公司人事部打來質問他為何曠職一週,並要求他立即到公司報到。

「我被Frank革職了妳不知道嗎?」Chris回應道。

「Frank?⋯Frank的位階並沒有權限解除你的職務。」人事部的Claire突然變得結結巴巴,Chris記得她是Dora的好朋友,等會她們有得八卦了。

「是喔。但他就是這麼說的,我已經被開除了。」

「你不能就這樣離開,你必須回辦公室辦理離職手續,你的私人物品也必須清空。」她公事公辦的說。

「離職手續找Frank去辦吧,是他叫我滾蛋的。我的私人物品就只有一個馬克杯和兩支筆,直接丟掉就行。」Chris擅自掛了電話,發現Zach和雙方律師代表都在看著他,赫然發現自己似乎不該在會議上接聽電話。

然而Zach沒有責怪Chris,反而慎重的詢問他是否打算控告Frank。

「有關你的前職務,我本來就打算今天詢問律師,如果你打算提告,你的委託律師Philisha現在就會開始收集資料。」

Chris有些慌亂,之前他說要控告Frank只是嚇唬他,Chris不想再和Frank有任何瓜葛,自從離開公司之後沒有Frank的語言暴力折磨相伴,這一週簡直是他人生中感到最快樂的時光。

「我不打算提告。」Chris不敢看那兩個瞪著他的律師,他們的眼神看起來就像是推銷員在說“你怎能不買我們的產品!”

「就像你說過的,和那種人計較是污辱自己。」

「但他顯然已對你造成了精神傷害。」Zach嚴肅的指出。

「我已經沒事了,Zach。」Chris抬起頭望著Zach深褐色的雙眼,希望他看見自己的決心。為了讓Zach信服,他補充:「真的,只要他離我遠遠的。」

Zach銳利的眼神瞬間柔和下來,他點頭「你再也不會見到他了。」他承諾。

這聽起來像是一個不太妙的諾言,但Chris決定相信Zach的意思只是不再為出版社工作的Chris沒有機會再見到Frank了。

又過了一週,Chris已經把公寓都打掃乾淨,收拾好私人物品準備搬家。Zach原本替他僱用了搬家公司,但他的個人物品真的沒有那麼多,最後Zach決定親自過來接他,帶上Chris所有的行李。

再過一小時Zach就會到了,Chris環顧他的小小公寓難免有些不捨,他在柏克萊大學的四年時光都住在這裡,畢業後也沒有立即離開,唯獨父親住院的那段時間回到了洛杉磯,後來在這找到了出版社的工作也就不打算搬家了。

老實說這個房間對他而言並沒有什麼值得留念的特殊回憶,只是日久難免生情罷了。

他在彈簧床墊上坐了下來深呼吸,總算下定決心通知父母他要結婚了,拖到了最後一刻他不能再逃避了。

Chris撥通了家裡電話,他的母親很快就接了起來,她總是不喜歡讓別人等待。

「嗨,媽。我有事想和你們說,你能開擴音確保爸也聽得見嗎?」

「當然了,Honey。你還好嗎?」他媽媽擔憂地問。

「我很好。只是⋯這件事挺重要的。」

「好的,你爸爸和我都在這裡了,告訴我們吧。」

「我⋯打算⋯我要結婚了。」他的父母雙雙陷入靜默,然後他媽媽雀躍起來。

「你肯定是遇見真愛了!我真想見見能讓你如此年輕就想要許諾終身的女孩。」

「我⋯不。是“他”。我的結婚對象是個男人,他比我年長⋯18歲。」Chris聽見他爸媽倒抽了一口氣,他不確定他們是對“男人”比較驚訝還是“年長18歲”。」

「他已經40歲了!甜心,你確定嗎?」啊,看來他媽媽對於“年長18歲”這一點比較不滿。

「我確定,他是個好人。而且⋯他看起來其實年輕多了,他第一次告訴我他已經40歲的時候我震驚極了,手裡的叉子都飛出去了。」回想起與Zach初見面的那天真的是滿有趣的,Chris輕輕笑了出來。

「噢,那時你們在約會是嗎?」他媽媽愉快的問,不知為何對於“兒子出櫃”適應良好。

「呃,可以這麼說。那算是個約會雖然我最初沒發覺。」

「我從不知道你能接受男人。」他爸爸略帶威嚴的聲音響起,Chris緊張起來,但他知道那只是他的聲音特色,他爸爸實際上是一個非常和藹可親的人。

「我一開始也不知道我能接受男人,我猜只有他,我只想和他在一起,就是⋯自然而然的發生了。一開始他的性別和年紀都令我無法接受,但沒有他在身旁我感覺⋯不快樂,至少無法像和他在一起時那樣快樂。後來他向我求婚,他相當重視我,考慮到他的年紀,他不是那種只想約會交朋友的類型。我考慮了好幾個月直到兩個禮拜前答應了他,因為我想我再也找不到比他還要適合我的人。」

「我明白了。」他爸爸說「我並非質疑你的性向,我只是想知道你打算和他結婚的理由,我已經理解了。」

「呃,這麼說來,你的意思是你們同意?」

「我們不同意的話你就不跟他結婚了嗎?」他媽媽咯咯笑。

「呃⋯好吧,我們還是會結婚。反正我們不打算辦婚禮,所以你們不能用不出席婚禮來威脅我。」

「你們不打算辦婚禮!?」他媽媽尖叫起來「你沒在結婚之前帶未婚夫來拜見我們已經很失禮了,現在還說不辦婚禮!?」

「呃,好吧我會告訴他的,關於拜訪的部份。婚禮已經確定不會舉行,至少近期之內不會,現在我們只想盡快一起生活。」婚禮以後也不會舉行,但Chris為了要逃脫媽媽的逼問開出空頭支票,以後的事情以後再說吧。

媽媽確實放過了他,並且對他婚前沒有與Zach同居感到滿意,甚至稱讚了Zach是個紳士,但她仍然擔憂。

「我不知道,寶貝,你們相差了18歲,我不確定你們是否適合彼此。」

「正是因為沒有比他更適合我的人了,我才要與他結婚。」

通話順利地結束了,最終他的父母都帶著祝福接受了他和Zach的婚事。

Chris把整張通紅的臉蛋埋進膝蓋,蜷縮成一團。他在說服父母的同時彷彿也說服了自己。他原以為自己會對父母撒謊,好讓他和Zach的婚事聽起來更合理,但Chris發覺自己所言都是真的,一切突然變得如此真實,就像他真的和Zach陷入熱戀然後決定閃婚了。

Chris一股作氣同時通知了他的姊姊,和Katie的談話就容易多了,他們從小一起長大就像知己好友一般。

「我就知道!」Katie大叫。

「知道什麼?」

「你是gay!」Katie咯咯笑。

「我才不—算了,我都要和男人結婚了否認也沒意義了,但妳為什麼這麼覺得?」

「褲子穿得那麼緊還愛露小腳踝,我早就懷疑你很久了!」

「⋯⋯」

Katie和他母親一樣對於沒有婚禮感到非常不滿,但她倒是很興奮小弟弟要和老男人結婚,這讓Chris感到一陣惡寒。

Chris決定在Zach抵達之前把行李都搬到樓下去,給自己找點事做就不會胡思亂想了,但當他準備下樓時Zach已經到了,他總是早到。

Zach幫他搬了大部分的東西,Chris跟在後面叨念著他自己來就可以,但在他碎念的期間Zach已經把行李都安置在後車廂了。

「你到底有幾台車啊?」Chris坐進Zach的黑色RANGE ROVER,他曾乘坐過兩台不一樣的車子,還沒看過這一輛。

「三台。」噢,這麼說他集滿了Zach的全車款乘坐紀錄。

「你要這麼多車幹麻?」Chris坐在副駕上四處翻,在置物櫃裡找到一副Ray-Ban太陽眼鏡,他朝Zach晃了晃,等他點頭後掛在自己的鼻樑上。

「只是興趣。你不愛車?」Zach駛離了Chris的舊公寓,Chris甚至忘了看它最後一眼。

「不怎麼感興趣,就是交通工具而已。」Chris聳肩。

「真令人驚訝,幾乎沒有男人不愛車。」Zach抬眉。

「你在影射我的男性激素過少嗎?」Chris丟了幾個眼刀過去。

「不,就只是覺得你很特別。」Zach憋著笑。

「我當然特別了,你告訴過我很多遍。」Chris擅自打開收音機轉到自己常聽的電台,他和Zach的相處模式就是這樣,而Zach對此沒有意見。

Chris喜歡聽50年代的經典老歌,像是Frank Sinatra,曾被Zach取笑比他還像個40歲老頭。

「你知道,現在即便是50歲中年人都不聽復古老歌了。」Zach逗他。

「那你聽什麼?」Chris不悅地問。

「碧昂絲。」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少裝年輕!」

為了證明自己沒有“裝”,Zach切掉了電台將音源轉到CD player,令人熟悉的pop music旋律響起,正是碧昂絲的主打歌之一,Chris捧腹大笑。

「好了,我相信你了!還我音樂,我沒說要讓你聽!」Chris大笑不止,作勢要切回電台頻道,而Zach出手為自己的音樂護航,擋在開關前阻撓Chris。

玩心大起的Chris用雙手剝開Zach,邊笑邊對抗那隻扭動的毛毛手,待他成功切回電台時意識到自己正緊緊捉著Zach的手。Zach順勢回握,使得他們十指交扣牽著手。

Chris的雙頰浮出顯眼的紅暈,他試圖抽離,Zach卻握的更緊。

電台正在播送Chris最喜歡的抒情老歌,顯然在推波助瀾,為已經十足曖昧的氣氛增添更多臉紅心跳的元素。

Chris撇開頭看向窗外,撐著下巴故作輕鬆。他的內心正在尖叫,渴望著跳車,但他最終成功把自己釘在原位。Chris告訴Zach他準備好接受求婚是真心的,他只是還不習慣他們如此—親密,今天之前Zach從未踰矩。

Chris告訴自己,明天他們就會去登記結婚了,他總要試著習慣。

至少,和Zach牽手的感覺還不錯。怎麼說⋯Zach的手非常寬厚溫暖。

TBC

评论 ( 14 )
热度 ( 66 )

© happyou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