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不起最近囉主忙著回顧舊愛Merthur沒時間填坑對不起XDDD
不過可能偶爾會有些Dunkirk小短篇⋯
It's ok to judge me.XD

【Pinto|RPS】Now That I Know This Is Love 6

【RPS注意!Zachary Quinto/Chris Pine】
#今天Zach就跟文設一樣40歲了😂Happy Birthday🎂
#40歲是極品熟男不是老人啦😂
#年齡差注意!Pinto相差18歲請注意!

6.

近三個月來Chris過著無所事事的生活。

瑞士蜜月旅行結束回到舊金山之後,Chris絲毫沒有打算找工作的意思,他的新生活節奏變成:每天帶Noah和Skunk去散步,餵牠們吃飯,偶爾為Zach和自己做飯,看很多的書,還有每個月底的週末跟John和Anton去酒吧喝一杯。

John和Anton在上一次聚會中得知Chris與男人閃婚時摔破了酒杯,他們就是這麼驚訝。

了解到Chris的結婚對象正是那個曾被他以直男名義甩掉的健身型男之後,他們了然的拍拍Chris的肩,表示:「很高興你勇於從深櫃中走出來。」

Chris曾考慮告訴他們自己結婚的真實原因,John算是他大學裡最好的朋友,而他也喜歡並信任Anton,但Chris最終沒有說出口。Chris不認為他們的婚姻關係能用三言兩語解釋,於是他決定就讓所有人誤會他確實愛著Zach,John和Anton十分為他感到高興。

不只他的朋友,Chris的家人也相當高興,他們非常喜歡Zach,真是出乎意料。

就在上個月的聖誕假期,Chris帶Zach回他的洛杉磯老家過節。其實不是Chris的主意,而是Chris的媽媽和姊姊不斷催促他帶Zach上門拜訪,在Chris多次裝死後,他媽媽直接打到他們的家用電話,Chris真的很後悔給他媽媽這支電話,顯然他太有自信自己是家裡接電話的那個,或者說他太有自信沒人會打“家用電話”,總之,不幸的是,Zach接起了他媽媽的來電,而他們一致認為聖誕節是Zach拜見岳父岳母的好時機,於是他們終於在結婚兩個月後來到了洛杉磯。

他的家人親眼見到Zach的時候集體靜默了將近一分鐘,Chris知道這是為什麼,他們一定是把Zach想像成一個“一般的中年老頭”,而Zach跟“一般”和“中年老頭”這兩個詞都相差了幾萬里,然後Chris聽到他爸爸說「好吧。」

聖誕夜晚餐還沒開始超過10分鐘,Zach的紳士教養已經擄獲了Pine家全體的芳心。他姊姊Katie用手肘推他,鬼鬼祟祟地說:「現在我知道你為什麼閃婚了,任誰都想立刻嫁給Zach好嗎!」

最卑鄙的是Zach居然給每個人準備了聖誕禮物,他把包裝精美的禮物放在聖誕樹下,然後才回到Chris青春期時期住的房間。Chris的床和他們家的比起來小多了,他們蓋棉被純睡覺,渡過了純潔的一晚,因為Chris警告Zach絕對不可以在他父母家做那種事情。

隔天一早,Chris在聖誕樹下發現了他的禮物,即便沒有署名他也知道是誰準備的,他們家沒有交換禮物的習慣,顯然聖誕樹下的所有禮物盒全都來自Zach。

Chris獲得了一支手錶,可能是因為他曾無數次跟Zach抱怨家裡沒有掛時鐘,他總是不知道時間。即便Zach在客廳掛上了時鐘,Chris還是沒有停止抱怨,因為那麼大一個家他不總是在客廳,他猜手錶就是Zach提出的解決方案。

Chris的家人自然都被Zach的貼心周到取悅了,短短三天的造訪,他們從“你確定這個大你18歲的老男人真的適合你?”變成“Chris是個好孩子就是任性了點請你多多包涵不要嫌棄他”。

到了他們回家的時候Zach已經正式被接納為Pine家的一員,成為Pine夫婦“最愛的兒子”。Chris翻白眼,小聲嘀咕著“不嫌這個兒子太老嗎”。

「真有一套啊你。」Chris嚼著飛往舊金山航班上發的蝴蝶脆餅,斜眼看向Zach。

「難道你不希望你父母對你的“老公”滿意嗎?」Zach抬眉,順手招來空乘員要了一張毯子,並把毯子蓋在Chris的腿上。Chris對Zach無微不至的貼心舉動已經見怪不怪了,當初他可花了不少時間適應。

「他們不滿意我也已經和你結婚了。」Chris聳肩。

「事實是他們很滿意,而你也就不用背負精神壓力了。」Zach的手掌落在Chris手背上輕拍。

事實是,就連Chris本人都對自己的婚姻很滿意。有時候他懷疑自己是不是已經愛上了Zach,因為,Come on,面對如此完美又深情的Zach誰能不動心。

更何況,和Zach經歷了那麼多次香汗淋漓的性|事之後,Chris已經不敢再大聲說自己有多直了。

但是,要他放下自尊心承認自己愛上了Zach並不容易,他們的婚姻關係的基礎建構在利益交換之上,Chris不能自命清高的裝做他們真正相愛。

也許Zach也不是真的愛他,只是想要陪伴罷了。

Chris縮回殼中,躲進他的舒適圈,忽視自己的真實情感,繼續生活。

+++

「我有出版社的朋友正在應徵編輯,你有興趣嗎?」

Chris從書中抬起頭,他斜倚在沙發扶手上,Skunk窩在他的腳邊,而Noah縮在沙發前打盹。每當他看書時狗狗們總愛待在他身旁。

「沒有。」Chris回答Zach,幾乎沒有猶豫。

Zach眉頭輕皺,看起來像是準備對Chris機會教育一番。Chris縮起腿讓位給Zach坐下。

「如果你是擔心在職場上再一次得到不公平待遇—」Zach的手小心翼翼撫上Chris的膝蓋。

「不是這樣的,Zach。」Chris打斷他「我知道自己遊手好閒了很久,我不是害怕進入職場,我只是⋯不確定自己想做什麼。」

Zach看著Chris,那個表情代表著他有無盡的耐心聽他說下去,現在的Chris擅長閱讀Zach的肢體語言。

「我喜歡看書,我喜愛文學,我以為那代表著我想加入出版書本的行列。當我真正接觸出版行業⋯先不管我經歷了什麼,我發現那並不是我想做的事情。我知道對你來說工作就是工作,工作充滿著沒人喜歡的麻煩事但你還是得去做。我只是覺得⋯我還有時間去思考。」

「你當然可以慢慢思考。」Zach溫和的保證「我只是不確定你是真的不想要我幫忙,還是不好意思主動開口。現在我知道答案了。」

Zach站起身準備離開客廳,他看了一眼Noah和Skunk,顯然沒狗想跟上他,他哼了一聲。

Zach消失在樓梯口之前轉回身來「就算你思考了一輩子都只是在沙發上看書我也不會介意。只要你開心。」他微笑著上樓了。

Chris抓起沙發上的抱枕把臉埋進去。可惡的Zach耍什麼帥,沒事害他臉紅心跳個什麼勁。

Zach主動問他工作的事情讓Chris很高興。老實說Zach向他求婚開出的主要條件就是供他衣食無憂,Chris根本就不需要去想什麼工作,但Zach相信Chris不是這種人。

Chris難以控制自己一天比一天更加喜歡Zach。

+++

一週過後John打來向Chris求救,拜託他頂替Anton在咖啡館的排班,因為Anton重感冒病倒了但一時找不到能代班的同事,而待業中的Chris顯然是最佳救火人選。

因緣際會下Chirs開始為那家名叫Puré的咖啡館打工,顯然他們正缺短期工讀,而Chris也認為暫時從事服務業會是一個很好的開始,沒準未來他會想開一間咖啡廳。

尷尬的是,他第一天上班就造成了大轟動,都怪Zach那天早上出門時把最低調的黑色RANGE ROVER開走了,導致Chris被迫把寶藍色的Maserati超跑當作打工的代步車。當他踩著點衝進咖啡館,每個人的視線都在他和對街的超跑之間來回,沒人相信他是來代班打工的。

Chris急於澄清自己不是什麼有錢公子哥,未經大腦就脫口而出:「那不是我的車,我跟我丈夫借的。」

店長Alice瞠大雙眼,然後哈哈大笑道:「越描越黑,但我不在乎,我們很缺人手。」她遞給Chris褐色的工作圍裙,並在Chris代班結束後雇用了他。

Chris為了避免再招人注目,隔天上班就讓Zach載他去,殊不知只是讓自己更惹眼,他被Alice和Anton嘲笑是:“有賓利接送的貴夫工讀生”。是他的錯,在今天之前他都不知道見鬼的賓利竟然比Maserati還要昂貴一倍以上。

好意的Zach建議Chris買一輛能讓他感到自在一些的小型車款,像是Audi或是VOLVO這些比較適合年輕人的廠牌。

但是Chris大聲嚷嚷著反對:「家裡已經有3台車不要再買了!」

Zach覺得自己明明有能力給Chris優渥的物質生活,Chris卻什麼也不想要。他該感到挫敗還是欣慰?

Chris真實不造作的個性在婚前婚後始終如一,這一點確實擄獲了Zach的心,情難自盡地對Chris越來越死心踏地。

他想要獨佔Chris,一想到他曾承諾過Chris可以瞞著自己與他人發生關係就悔不當初。險在Chris的婚後生活很簡單,他絕大多數的時間都和Zach在一起,單獨外出也幾乎都讓Zach接送。現在的Chris只屬於他,但難保哪一天他會突然心血來潮出去獵豔解決生理需求。

而咖啡館那些孜孜不倦的搭訕者都能算是Chris的潛在對象,為了徹底扼殺這個可能性Zach三不五時就坐在Puré咖啡館等Chris下班,以“我是那個圍裙小可愛的丈夫”的姿態坐鎮,親自趕走圍繞在Chris身邊的蒼蠅。

「你都沒有工作要忙嗎?」Chris送上Zach的咖啡,狐疑的看著他,Zach已經連續三天送他上班之後直接待在咖啡館直到他下班。Chris沒覺得困擾,因為他通常都在忙碌,沒有時間分神注意Zach,他困擾的是Anton和Alice的嘲笑和戲弄。

「我在這處理就行。」Zach拿出他的筆電「咖啡館不就是讓自由業者辦公的地方?」

「不,咖啡館是喝咖啡的地方。」Chris沒拿著托盤的那隻手叉著腰「不過既然你點了咖啡,你就能坐在這裡。」Chris忍不住偷笑出聲,他其實覺得Zach挺可愛的,讓他想到Noah和Skunk老愛跟在自己屁股後面的情景。

Chris轉身準備離開,Zach順勢握住了他的手印上一吻。

「嘿,我在上班。」Chris抽回手,滿臉通紅怒瞪著Zach。

「我忘了,習慣性動作。」Zach無辜的聳肩,掛著一個痞痞的笑容。

Chris幾乎是跺著腳回到櫃台,Anton咯咯笑著靠過來。

「他讓我想起一個人,你丈夫跟John很像,成天窩在咖啡館裡裝忙,其實只想多看你幾眼、和你多說幾句話。可惜你們已經結婚了,不然在轉角咖啡館邂逅的愛情故事多浪漫呀。」Anton夢幻地嘆息。

「你只是想炫耀自己的愛情故事吧。」Chris翻白眼,把托盤放回原位「真抱歉我們是在一點也不浪漫只有汗臭味的健身房認識的。而且他也不需要特意待在這裡多看我幾眼、和我多說幾句話,我們已經結婚了。」

「你們的愛情故事才是gay的夢幻指標,健身房邂逅。」Alice插嘴。

「妳又瞭解gay了?」Anton小聲嘟噥著,以Alice絕對聽不到的音量,她畢竟是發薪水的店長。

正好有一位客人走向收銀台,Chris如火箭一般飛速上前招呼,為了中止令人坐立難安的閒聊他總是特別勤快。

「嗨!想來點什麼—Joseph?」Chris驚呼,發現來人是他許久不見的高中同學,笑容點亮了他的臉龐。

「Chris!?我沒想到會在這裡見到你!」Joseph也露出了明亮的大笑容,Chris不懂像Joseph這樣唇紅齒白的英俊少年在他們高中時怎麼會乏人問津?可能是因為他有點宅,老愛搗鼓一些程式語言之類的東西。

他們越過櫃台友好的擁抱了一下,然後Chris翻白眼瞪向Zach「別那樣看我,Zach。他是我久違的高中同學!」

「我只是看你,沒有“那樣”看你。」Zach辯解道,僵硬的轉身埋首於筆電前。

「哈哈,我笑了。」Chris又翻了一個白眼。Joseph滿面困惑。

Chris尷尬的笑了笑,沒想到他和4年沒見的高中同學聊的第一件事就是替自己出櫃⋯

「抱歉,沒什麼。呃⋯那個人—眉毛很兇的傢伙—是我的丈夫,他老愛待在這裡監視我是不是打算出軌。」

「我沒有監視你。」Zach頭也沒回,隔空反駁。

「你的丈夫!!」Joseph大叫,隨即摀住自己的嘴「抱歉,我沒有別的意思,我只是很驚訝你已經結婚了。應該說是非常驚訝。」

「呃⋯說來話長。」

他們沈默了一小會,Chris打賭Joseph的內心一定尖叫著:『我都不知道Chris是GAY!』但很好心的假裝自己沒嚇傻。

「那麼⋯你要喝點什麼嗎?」Chris感謝他的努力,首先發話化解尷尬的場面。

「喔,喔。對!呃,我要一杯卡布奇諾,內用,我約了一位投資人在這裡會面。」Joseph彷彿這才想起來他光顧Puré咖啡館的目的,伸長脖子環顧四週。

「投資人?」Chris有不好的預感「不會剛好是Zach吧?」

「Zach?」

「Zachary Quinto.」

「是的!你怎麼會知道?他是這裡的常客嗎?他告訴我到這來找他別去他的辦公室。」Joseph像是在談論偶像一般流露出崇拜的眼神。

Chris嘆了口氣「他就是我丈夫。」慵懶的朝Zach擺擺手,好像在驅趕惱人的蚊子一般。Joseph目瞪口呆,完全的石化了。

「你的丈夫是Zachary Quinto?你和Zachary Quinto結婚了?那你為什麼在咖啡廳上班?你應該來矽谷創業!你有資金!」Joseph越說越熱血,完全沈浸在他的矽谷夢裡。

「這個嘛⋯我喜歡煮咖啡。」Chris乾笑,不知道該從何說起乾脆敷衍了事。總之他絕對沒興趣創業。

「哇喔,我可以預見你就是下一個在灣區崛起的咖啡品牌!我能幫你設計一套APP點餐系統!你知道——」Joseph開始暢談他的系統規劃,栩栩如生的解說彷彿Chris真的擁有一個咖啡品牌。Chris咯咯笑著,不忍心打斷Joseph,他真是一點也沒變,在他們上高中時很多同學嫌Joseph囉嗦,但Chris一直都很喜歡和Joseph對話,他總是能給人正面能量。

在Joseph滔滔不絕的時候,Anton已經準備好了他的內用卡布奇諾,Chris帶著咖啡和Joseph一起走向Zach的桌子,他在Zach對面放下那杯咖啡。

「這是Joseph,我的高中同學。你應該都聽到了,他有理想、有抱負、也有實力,對我朋友好一點。」他忍住笑意,拍拍Joseph、再捏捏Zach的肩膀離開了。前者早在他被帶到Zach面前時緊張得說不出話,Chris真有點替他擔心,Joseph有那麼多那麼棒的點子,卻在投資人面前失去信心。

不過Chris沒有時間為老同學擔憂了,午餐尖峰時段來臨,咖啡館陷入一天之中最忙碌混亂的時刻,Chris直到他的輪休時間到來才想起Zach和Joseph。

他帶著三份三明治走向Zach的桌子。通常Chris會在他的輪休時間帶著食物和Zach共進午餐,今天他也為Joseph準備了一份。

「我打擾到你們了嗎?」Chris在Zach身旁的空位坐了下來,看著滿桌的文件不知道該把三明治放哪,Zach接過了他手中的碟子。

「我們已經結束了會談,Joseph和我在聊你們的高中生活。」Zach傾身在Chris的嘴角印上一個蜻蜓點水的輕吻,然後退開收拾桌上的文件,將三明治安置在桌子正中央。Chris已經很習慣Zach出其不意的親密接觸,但突然想到Joseph正在看,Chris這才開始感到不自在,面紅耳赤的程度幾乎可以在頭頂上燒開一壺水。

但Joseph很放鬆的對Chris微笑,似乎認為一對已婚伴侶在自己面前交換幾個吻再正常不過。

「Zach問我你在我們高中是不是校園明星,我說當然是了,你可是我們的戲劇社王子!」Joseph大笑。

「我只是剛好演出王子,不是“戲劇社的王子”。」Chris嘆氣,高中的戲劇社經歷堪稱是他的黑歷史,Chris早打定主意這輩子都不會再提起,Joseph哪壺不開提哪壺。

「你謙虛了,王子殿下。我高中生涯極少被女生搭訕的經驗都是為了問我你有沒有女朋友、你喜歡什麼樣的女生、你的電話號碼幾號。」Joseph出賣Chris臉不紅氣不喘,Zach挑高了眉毛。

「你從來沒提過你對演戲有興趣。」Zach急切的問。

「不算有興趣⋯就是⋯」Chris挫敗的低嘆,乾脆全招了「其實我不擅長面對人群,我膽怯又容易緊張,我高中參加戲劇社只是為了克服心理障礙,我當時認為擊敗恐懼的方法就是面對它,所以我上台演戲,而這一段經歷基本上是我的黑歷史。我努力堅持到高中畢業的唯一原因只是為了矯正我⋯害羞的個性。」Chris說到最後頭幾乎快貼上桌面,標準無地自容的模樣,所以他錯過了Zach和Joseph同時目瞪口呆的表情。

「但⋯我們高中時你那麼活躍,我完全看不出來你性格害羞。」Joseph不敢置信的瞪大雙眼。

「這個嘛⋯也許這代表我演技精湛。」Chris整張臉都紅了,羞怯之情表露無遺。

Zach一直保持著沈默,若有所思的看著Chris。Chris驚慌失措。

「我在你面前說的每句話從來都不是演戲!」他心急如焚地解釋,擔心Zach因此誤會。這一切聽起來似乎有那麼點像是他為了釣到Zach這個金龜婿而精心佈置了一齣欲拒還迎的好戲!

「什麼?我沒這麼想。」Zach好笑的看著他「我只是好奇,既然你成功克服了人群和怯場,為什麼不繼續演戲?」

Chris放鬆下來哈哈大笑。

「為什麼不繼續演戲?我能去哪裡演戲?好萊塢嗎?這怎麼可能嘛!哈哈!」

「為什麼不可能?」Zach雙眉緊鎖,就好像他真的很不解。

「噢,親愛的。」自從他們結婚之後,每當Chris想翻Zach白眼的時候都會叫他“親愛的”表示嘲諷。Zach自己也不知道他喜不喜歡聽到Chris叫他“親愛的”,雖然愛稱很動聽,但通常代表Chris正在心裡罵他是腦殘。

「你們倆真是閃的沒天理啊。」完全被遺忘的Joseph在座位上嘆息。

TBC

這一章完全是為了滿足我個人對Coffee Shop AU的偏愛😆

评论 ( 24 )
热度 ( 92 )

© happyouo | Powered by LOFTER